汲水門事件│三跑必然好過兩跑?空域不足條數又點計?│李文傑

汲水門事件│赤鱲角連接路延誤賴司法覆核 梁特涉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隋定嶔

2015-10-28 00:08
字體: A A A

行政長官梁振英,在行政會議今早(10月27日)開會前,主動向傳媒談及上星期五汲水門事件。《852郵報》已曾指出,梁振英涉嫌隱瞞屯門赤鱲角連接路之延誤。梁振英稱,連接路因為港珠澳大橋的司法覆核而延遲一年,否則連接路「就唔需要3年後至通車,就可以兩年後通車」。

簡單計算一下,梁振英的說法,就是指司法覆核使到連接路的通車日期,由2017年,延誤至2018。

不過,今次的試圖澄清(正確來說,是找藉口去掩飾他之前的隱瞞),可能性有兩個:一、再一次洩露他根本不熟書,二、有意誤導公衆。

正如《852郵報》先前的分析已經提到,2011年11月,當日是署理運房局局長的邱誠武,在立法會席上回答民建聯張學明的口頭質詢時稱,連接路北段「因受港珠澳大橋環境評估報告司法覆核事件影響」,須推遲至2017年通車,「延後差不多1年」。

即使只有小學生加減數程度的都知道,邱誠武當日的說法,意思就是連接路的通車日期,是由2016年推遲到2017年,不是由2017年推遲到2018年。(假設以今年2015年為定點計算,則是完工通車日由1年後推遲到兩年後,而不是梁振英所稱得兩年後推遲到3年後。)

事實上,正如先前的文章已提到,據2013年5月當局提交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的文件, 已無再提及預先預計的2017年的完工日期,說法已改為「2018年年底或之前完成」,又稱「由於海底隧道工程極為複雜,需較長時間進行」(註:連接路包括長約5公里、跨越龍鼓水道的海底隧道,及一段高架橋)。

總而言之,梁振英的目的如果就是要說明,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之所以延誤就是因為港珠澳大橋的司法覆核的話,他就有可能是涉嫌對公衆作出實質上虛假及/或誤導的陳述,觸犯普通法中公職人員行為不當的罪行。

再說,任何司法覆核都需要法庭批出許可,無理、無厘頭的司法覆核申請,法庭根本不會受理,而如果司法覆核涉及法援,法援署以及法庭亦會考慮司法覆核的理據。雖然港珠澳大橋的司法覆核敗訴,但既然法庭同意審理,就足已證明做法合理合法,梁振英的說法並未能夠排除帶有不尊重以至藐視法庭之意。

梁振英今早在記者會上,除指摘基建工程因為司法覆核而延遲之外,亦提及到連接路是一條相當長的隧道,造價不菲,但已隻字不提連接路的總長度或其海底隧道或海上高架橋部分分別的長度。他在汲水門躉船撞橋事件後翌日中午,曾把連接路包括隧道和高架橋兩部份的總長度9.1公里,當作隧道的長度。  .   .  . ..

(撰文:隋定嶔)(原圖:政府新聞處影片截圖)

分類:|發表於2015年10月28日 上午12:08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日記|特首,fb是必要任人留言及是必要回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