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歲女男友家起口角 鐵餅砸窗跳樓死亡

港大風波蔓延法庭傳媒 入稟程序不妥立壞先例│隋定嶔

2015-11-3 06:48
字體: A A A

香港大學上星期五(10月30日)取得法庭臨時禁制令到昨日(11月2日)再入稟申請正式禁制令,無論校方如何「澄清」其本意、如何「闡述」其立場,新聞和資訊自由受妨礙、公衆知情權、公衆利益受損,皆成事實。而其實,港大今次取得禁制令的做法,甚為不妥,立下極壞先例。
   

、即將在本星期五(11月6日)卸任校委會主席的梁智鴻已承認,申請臨時禁制令(性質屬「ex parte」,即是說法庭只聽取港大一方的申請,並無答辯人或其代表參與聆訊,而且並非公開進行)是其決定,未經校委會討論,惟港大是公立院校,校委會主席能否自行決定動用校方資源作訴訟?

、校委會雖為港大的最高決策機構,但校政卻是以校長為首的大學管理人員的職權和責任範圍,是次入稟須否校長及其他高層參與?入稟的誓章由教務長韋永庚作出,而入稟後,傳訊及公共事務處須為其發放新聞稿,那麼教務長和傳訊及公共事務處是從屬於校長和其他校政高層,還是從屬於校委會?

、傳訊及公共事務處星期五深夜發放關於臨時禁制令的新聞稿,按此推斷禁制令應為下午較後時間以至黃昏時段取得。校方卻僅發出新聞稿,且只引述禁制令部份內容,並無同時發放禁制令全文,在法律程序上洽當乃至穩妥的做法?(再說,傳訊及公共事務處是否知悉禁制令之全部內容?)

、禁制令除把播出會議錄音的商台(香港商業廣播有限公司)列為答辯人外,還包括曾取得以及出版保密資訊的「不知名人士」,做法與過往美孚地盤、佔領中環(匯豐總行)、以及佔旺之類的禁制令類似,但上述禁制令尚可以張貼方式送達,港大今次有否採取任何方法去履行送達禁制令的責任? .

The Person or Persons Unknown who has or have appropriated, obtained and/or offered or intend to offer for sale and/or publication the confidential information in respect of the meetings of the Council of the Plaintiff

、就如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在星期日(11月1日)晚提出之質疑,新聞稿「不幸地」(unfortunately)對禁制令中關於公共領域(public domain)的豁免條文隻字不提,對傳媒機構以至到已透過各種不同傳媒和渠道轉發遭禁制資訊的公衆人士,有否構成誤導?

、法庭頒布的禁制令雖有公共領域豁免,但卻同時把因違反該禁制令或違反保密或私隱之故而成為公共領域的情況,列為不包括在豁免範圍內,最終哪些資訊可以繼續在香港境內傳播,哪些則不獲豁免遭到禁制,並不清晰,校方作為入稟一方有責任向法庭以及公衆釐清。

、港大有機密外洩並非第一次。去年11月,《文匯報》就曾率先披露校委會正考慮委任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為副校長。今年9月,校長馬斐森向路透社指出其電郵曾遭駭客入侵,部份內容被親北京媒體報道。港大以至梁智鴻有責任向公衆闡明報警及入稟的標準,以及校方就公衆利益和知情權之立場。
   

今次副校任命風波,影響之所及,早已不再限於港大,而且影響之層面愈來愈廣,亦已不止於院校自主、學術自由。行將離任的梁智鴻臨走之前,將火燃向法庭、燃向傳媒行業。事到如今,港人還有什麼理由,以為校委會推翻校方物色程序阻止陳文敏成為副校長一事事不關己,毋須關心?   .   .  . ..

(撰文:隋定嶔)(原圖:港大主樓)

分類:|發表於2015年11月3日 上午6:48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日記|借史學宗師最後寄語  向馮敬恩及一眾青春無敵者致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