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禁慾妙法

【梁特述職】 長檯事件證特首僅是領導人下屬│隋定嶔

2015-12-24 19:35
字體: A A A

作為香港首長的梁振英到中國北京述職,先後在與該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和主席習近平會面期間,被安排坐在長檯旁邊,自然令大家聯繫到2年前在印尼峇里APEC會議期間,與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會面期間被指遭到菲方矮化的「長梳化事件」。但今次「長檯事件」的憲制意義,絕不止限於矮化這麼簡單。

事實上,假設中新社的引述屬實的話,中國國務院港澳辦已經「畫公仔畫出腸」,今次的安排就是要「更好地體現……(從北京觀點出發的)中央和特區關係」。

今次「長檯事件」,意義有二:

其一,座位安排確定特區行政長官的憲制地位為「領導人」之下屬,由「中央」派駐當地,不是由「在當地通過選舉……產生」、有其自身授權(mandate)的公職人員;

其二,特區的自治程度,較諸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內的省、「直轄市」、自治區,都要低。

關於上述的第一點,必須要問的問題是,全世界的文明國度,有否任何國家政府首長與地方或自治屬土首長的關係被定義為上級與下屬的關係,並且須透過會面時的座位安排去形象化地說明?

舉例,英國首相與蘇格蘭首席大臣又或者大倫敦市長會面、日本首相與東京都知事或沖繩縣知事會面、美國總統與華盛頓市長或波多黎各總督會面,會否有這種長檯?他們之間的關係,又會否被定義為上級與下屬的關係?這些地方或自治屬土首長的mandate,究竟又是來自他們的「上級」,還是選民?

再講,過往港督彭定康到英國倫敦述職,亦無出現過這種分座長檯主席位和側面的畫面。

目前香港(和澳門)行政長官雖仍非開放全民普選,但起碼,在過去幾屆選舉中,都在形式上讓到他們看似是得到當地的授權。但隨着今次述職的新安排,即使未來有否普選,再說行政長官的權力來源來自特區當地,已肯定難以再令人相信。

而其實,《基本法》有以下的這些條文。

《基本法》第42(3)條訂明(粗體和下間線為本文所加,下同):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依照本法的規定對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

第64條更一開始就已指出: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必須遵守法律, 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負責……

如果說須「規範化」行政長官到中國北京述職的安排,那麼,既然行政長官根據《基本法》既須向中央人民政府負責,又須向香港特別行政區和立法負責,自然引伸到的問題就是:行政長官須否同樣向立法會乃至是全港所有永久性居民述職?

實情卻正好相反。今年3月,當有立法會議員要求公開梁振英去年12月到北京提交的「述職報告」時,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卻予以拒絕。

至於第二點,特區較諸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省、直轄市、「自治區」的定位,則須先搞清楚在該國國內何謂「述職」。

翻查中國國內媒體的報道,當地有官員向同級的人大述職,又或人大向下一級人大(或其常委會)或選民述職的做法。

這亦正說明,這些官員的權力來源,來自同級的人大,而人大的授權,則來自下一級的人大又或選民。

由此路進,特區行政長官僅被「規範化」向「領導人」述職,就已經說明,特區的自治程度,不及「人民共和國」的省、直轄市、「自治區」。

香港(和澳門)行政長官到北京述職,本來可說是港督到倫敦(或澳督到葡萄牙里斯本)述職的做法之延續。可是,港督為英國殖民地部(1960年代中後期併入外交及聯邦事務部)公務員,澳督則是里斯本所派,述職(duty visit)屬順理成章的工作安排。惟「在當地選舉……產生」的行政長官仍須「述職」,更須以下屬身份「面聖」,特區在北京眼中的實質地位,可想而知……   .   .  . ..

(撰文:隋定嶔)(原圖:政府新聞處) 

 

分類:|發表於2015年12月24日 下午7:35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羅致光解述職座位安排貼近左報口徑 續損民主黨形象情何以堪?│廣雅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