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中被揭官網偷刪六七暴動史 警方料周五還原兼加料│皇甫清

婚姻法歧視同志早過時 入境主任覆核勢開缺口│隋定嶔

2015-12-29 00:07
字體: A A A

一名去年已在紐西蘭註冊結婚的高級入境事務主任,因為其配偶與其同性,遭公務員事務局拒絕其更改婚姻狀況的申請,向稅務局申請合併評稅亦不獲接納,向平機會及申訴專員公署求助不果,於是入稟高等法院原訟庭申請司法覆核,指控當局歧視,違反《人權法》和《基本法》。

從入稟人的角度,又或者出保障人權方面出發,最理想的結果是法庭裁定現行與婚姻相關的法律條文違憲。而次一步,則是港府仍可繼續把在港舉辦的婚禮限於異性婚姻,惟仍須承認在其他司法區締結的同性婚姻。

而再次一步的可能性,則是在海外註冊的同性配偶可以合併評稅,但未必能夠同時享有異性配偶目前所擁有的全部法律權利。

更次一步,就是一切原封不動,維持不變。

當然,實際結果還須視乎判辭的各樣細節而定。

古法年代久遠無平權概念

首先,先簡述一下相關的法律框架及其背景。

香港現行的《婚姻條例》源自1875年定例局(立法局前稱)通過的法例。至於《婚姻訴訟條例》和《已婚者地位條例》,則分別在1967年和1971年制訂。當時全球並無任何司法區為同性配偶註冊結婚或承認他們的婚姻關係,而香港的《人權法》,亦要到1991年始出現,男性同性性行為亦在該年非刑事化。

環顧全球,首個確認同性婚姻的司法區為荷蘭,要到2001年開始生效。而丹麥則在1989年確立註冊伴侶制度,註冊者權利與婚姻幾乎完全相同。

由此可見,香港現行關於婚姻的法例,其實在最初訂立的時候,其實並無考慮非異性婚姻的可能性。

現行的《婚姻條例》當中,並無將在釋義中婚姻定義為一男一女的結合,但內裏所載的就在登記官或婚姻監禮人的標準宣述中,將婚姻形容為「在法律上是一男一女自願終身結合」,婚姻雙方的宣誓詞亦用上「男方」、「女方」、「妻子」、「丈夫」等字眼。

另外,該條例第40條則在「基督教婚禮或相等的世俗婚禮」定義中提到婚姻是「一男一女自願終身結合」。

至於《婚姻訴訟條例》的釋義,則有以下條文(惟須注意英文版本的條文中「monogamous」一詞並無指名該關係屬異性還是同性):

“一夫一妻制婚姻”(monogamous marriage) 指下列婚姻─

(b) 如屬在香港以外地方締結的婚姻,則指按照舉行婚禮的地方當時施行的法律舉行婚禮或締結的婚姻,且該婚姻獲該法律承認為不容他人介入的一男一女自願終身結合;

而《已婚者地位條例》第2條則提到:

……“婚姻”(marriage) 指─

(d) 在香港以外,按照當地當時施行的法律而舉行婚禮或締結的婚姻。

表面而言,上述的兩部條例對「婚姻」一詞的定義已非完全一致。而前者的意思,若撇除立法當年社會對婚姻必然是異性婚姻的假定,其實就是婚姻是限於兩人的結合,而非三人或三人以上的結合,將三人或三人以上的結合排除在「monogamous marriage」的意義之外。

稅例與婚例用詞明顯有別

至於最初制定於1947年的《稅務條例》,卻並無引用上述婚姻相關法例,而是對「婚姻」另作定義。在《稅務條例》現行的釋義中,相關的條文如下:

婚姻 (marriage) 指─

(b) 在香港以外任何地方由兩個有行為能力結婚的人按照當地法律而締結的婚姻,不論該婚姻是否獲香港法律承認,

但如該婚姻有潛在可能並且實際上是多配偶制婚姻,則婚姻一詞不包括一名男子與其正妻以外的其他妻子之間的婚姻;而結婚 (married) 一詞須據此解釋;

(粗體和下間線為本文所加)

判決未必觸及在港結婚權

有以上的背景資料,就可以探討一下今次的案件將可造成什麼效果。

由於《基本法》和《人權法》對各方面的人權的保障,現行的婚姻相關法例有可能因為此案而被法庭裁定為違憲、對不同性傾向人士造成歧視。

之不過,由於此案的申請人去年已經在紐西蘭結婚,所尋求的是當局承認他們的婚姻,並不是尋求法庭裁定他有權跟其配偶在港結婚,因此法官亦有可能僅就與海外婚姻有關的條文作出裁決,裁定港府須承認在海外合法締結的婚姻,而不去觸及在同性有否權利在港結婚的問題。

另外,因為《稅務條例》對「婚姻」一詞有其本身定義,且該定義所用的字眼為「兩個有行為能力結婚的人」,完全沒有觸及到該兩人的性別須否相異的問題,法庭亦有可能裁定海外合法婚姻者無論是否獲婚姻相關法例所承認,都有權合併報稅。

惟若然裁決真的如此,則對毋須報稅的人士(例如全職學生、退休人士)而言毫無實質意言。

此外,即使申請人勝訴,政府當局仍有可能上訴到高院上訴庭以至終審法院。

港府若無其事態度必受挫

無論如何,目前港府對其他司法區存在合法同性婚姻如同「無視」的處理態度本身已衍生不少問題。例如,已在海外結婚的同性人士若申報自己「未婚」會有欺詐之嫌,申報為「已婚」則會遭否定或拒予承認。此外,他們亦無法行使異性配偶共同申請房屋、居留、無意識時決定是否施手術等方面的同樣權利。

就算法庭最終只裁定港府須承認海外註冊的同性婚姻,甚或裁決的效果只限於《稅務條例》,其效果都至少等於在港府現行「無視」的做法之中,打開一大缺口,現行的過時古法亦難再維持不變。   .   .  . ..

(撰文:隋定嶔)(原圖:蘋果日報)

分類:|發表於2015年12月29日 上午12:07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清水寺現「中国心」假冒繪馬 另類「到此一遊」兼宣示主權?│廣雅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