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關怎過?】亞視新主續避談會否今發薪 新聞部醞釀集體即時辭職│丘偉華

陳鑑林准高鐵撥款打尖涉越權 財會倘照審勢招法律爭議│隋定嶔

2016-2-5 00:02
字體: A A A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今日(2月5日)審議港深廣高鐵香港段超支的追加撥款申請。由於財會主席、保險界獨立議員陳健波本星期一表示,因自己身兼保險公司之受薪顧問,為免被質疑有利益衝突之嫌疑,引起不必要疑慮,他將不會主持與高鐵撥款有關的會議,改由財會副主席、民建聯陳鑑林主持。問題卻在於,陳鑑林除將在今午主持會議之外,過去幾天更已先後以其「代主席」的權力,豁免政府撥款申請提交財會所需的6整天通知期,又決定會在本月20日(年十三)加會。

而其實,陳鑑林是否擁有如此權力本是疑問。

高鐵的興建,以至後來的超支,都備受嚴重爭議,而銅鑼灣書店事件亦令公衆更質疑「一地兩檢」的後果,令反對更為升溫。土地正義聯盟等團體已在社交網站發起今午在立法會集會,明言「一地兩檢寸步不讓」。

在此大前提下,今午財會已肯定會抗議聲中,開展審批高鐵超支的撥款申請。《852郵報》翻查過《立法會議事規則》和《財務委員會會議程序》,卻有理據顯示財會根本不可以開展審批高鐵超支撥款申請。

有議員回覆《852郵報》查詢時更表明,一方面會向立會秘書處查詢,另方面亦會在今天財會會上向陳鑑林提出質疑。

總而言之,就是此項撥款申請能否今天就開始審議,實屬疑問。

而一切疑問,都緣自陳健波和陳鑑林二人。

將時間推前至剛過去的星期三(2月3日)。因應高鐵超支所需的追加撥款申請,到當天仍未能獲財會轄下的工務小組委員會完成審議,運房局局長張炳良以急需撥款為由,宣布會把申請繞過工務小組委員會,直接提交財會。由於陳健波已在週初宣布「避席」,陳鑑林便以「代主席」的身份,豁免政府6整天(six clear days)的通知期,令到高鐵撥款可「打尖」在今午於財會審議,又決定本月稍後時間加會。

根據《立法會議事規則》和《財會會議程序》,主席主持會議、豁免政府當局的通知期,以及決定何時開會,屬三項不同的權力,由不同條文規定。當中,就只得主持會議列明可由財會副主席代行;至於上述的另外兩項權力,則並無任何關於可交由副主席代行的提述。

《財會會議程序》第13段的內容如下(此段是有關於主持會議的權力):

委員會會議由委員會主席主持,倘他未能出席,則由副主席主持。若在指定的開會時間過後15分鐘內,他們仍未到達會場,或他們已通知秘書不會出席會議,則與會的委員須互選一人主持會議。如主席決定其本人未能在討論某一事項時主持會議,或委員會決定他不能負責這項工作,則副主席須就該事項主持會議。如上述兩人均決定未能主持會議,或委員會決定他們不能負責該項工作,則與會的委員須互選一人,在討論該事項時主持會議。 (下間線和粗體為本文所加,下同。)

第21段內容如下(須註意,此段是關於通知期的條文,當中並無如上引的第13段般,有關於副主席的提述):

作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根據《基本法》第六十二(六)條委派的官員的財政司司長、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常任秘書長(庫務)或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副秘書長(庫務),或任何委員,可就擬列入財務委員會會議議程內的事項,向秘書作出預告[議事規則第9(2)條]。有關議程項目的預告應在有關的委員會會議擧行最少6整天前送達秘書,但如主席另有指示,可給予較短時間的預告。惟委員就根據《公共財政條例》(第2章)作出決定的事宜而動議的議案,其預告時間不得少於2整天。擬提出的議案應以書面形式提交。

第10段則有以下內容(此段規定由主席召開會議,同樣無提及過副主席):

委員會須在主席決定的日期、時間(包括立法會在一屆會期結束而下一屆會期未開始前的休會期內)及地點擧行會議[議事規則第71(6)條]。在每屆會期開始時,秘書須就委員會在會期內的暫定會議日期,徵求主席同意,然後將會議日期告知委員及政府當局。主席可決定召開特別會議處理緊急事宜

第11段則為第10段的延伸,同樣無提及過副主席:

秘書須在會議日期最少5整天³前,將會議的書面預告發給各委員,但主席可視個別情況指示給予較短時間的預告(議事規則第71(6)條)。委員會會議須公開擧行,但主席按照委員會的任何決定命令不公開擧行者除外[議事規則第71(7)條]。任何文件如列入議程以供討論但又未能在有關會議中審議完畢,會在下次會議繼續審議,或按主席決定召開特別會議繼續審議。

必須搞清楚的是,陳健波並無辭去財會主席一職,只是「避席」,陳鑑林只是以副主席身份代行主席的權力。再說,立會亦無副主席自動「繼位」為主席的條款。陳鑑林由始至終都是副主席,不是主席。

總結而言,就是《立法會議事規則》和《財會會議程序》由行文到用詞,都清楚區分哪些權力屬副主席可以在主席缺席之時行使,哪些權力則只限於主席。

由此路進,陳鑑林近日先豁免當局通知期,繼而再決定加會,只會令環繞高鐵的爭議「火上加油」。 

會計界議員、公專聯梁繼昌曾任財會轄下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副主席。他接受《852郵報》查詢時引述自己當副主席期間的經驗指出,如果當時的主席葉劉淑儀未能主持會議,會同時通知他和秘書處,他主持會議之時可完全行使主席的權力,但只限主持會議的時候。如果政府在會議期間要求調動議程或加會,他作為代主席是可以作決定,但在「會與會之間」的時間提出的話,則應繼續小組委員會主席處理,「我唔覺得我可以行使主席嘅權力」,除非主席當時不在香港。

對於今次陳鑑林在「會與會之間」已行使主持的權力,梁繼昌質疑是否代表陳健波凍結了自己作為主席的權力,還是陳鑑林都同樣有權行使該權力,他表明,今日會向立法會秘書處查詢,亦會在財會會議上質詢陳鑑林。

財會主席、副主席都出任過的民主黨主席劉慧卿則表示,她在位時未遇過有關的情況,但認為陳健波已把主席的權力交給陳鑑林行使,則所有和高鐵相關的事宜都由陳鑑林負責,形容做法「唔係咁唔合理」。   .   .  . ..

(撰文:隋定嶔、皇甫清)(原圖:蘋果日報)

分類:|發表於2016年2月5日 上午12:02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英研究指女性被媒體「邊緣化」 女專家意見鮮有被引用│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