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算案】曾俊華揚言要轉吸「高消費遊客」 黨報報道月初才變相有保留│范中流

【預算案】社會學之父否定「暴亂」 曾俊華反智定性「旺角事件」│游清源

2016-2-24 18:12
字體: A A A

為了政治正確,美國名校雙碩士曾俊華都免不了反智(anti–intellectual),將「旺角事件」定性為「大規模的暴亂」(large-scale riot),以至罔顧邏輯矛盾、思路紊亂。

事實是,被譽為「21世紀社會學之父」的哥倫比亞大學社會科學教授堤利(Charles Tilly)早已指出,他不會採用「暴亂」(riot)這一術語,理由是此乃「政治判斷」,而根據他提出的分析模型,「旺角事件」應該屬於協同程度和短期傷害程度都是中低度的「分散性攻擊」(scattered attacks)。

正如對應「沙士」,「旺角事件」也須認清「病源」,才能「對症下藥」,才算具備科學精神。可惜,香港當權班子都是一丘之貉,就連本來鶴立雞群的曾俊華也不幸落得雞立鳩群……

 

曾俊華在2016-17年度《財政預算案》第5段提到「旺角事件」,赫然自暴一個邏輯謬誤和一個定義偏頗,作為哈佛公共行政碩士和麻省理工語言學碩士,實在說不過去。

曾俊華一方面指「旺角事件」是由「一小撮失去理智的人」「引發」的,另一方面卻又指此乃「大規模的暴亂」。問題是,既然只是一小撮人失去理智,又怎會引發大規模的暴亂呢?反過來說,如果大規模的暴亂意味很多人都失去理智,又談何只是一小撮人失去理智呢?這,若非曾俊華刻意避而不談,就是他未明「經紀」(broker)在催化群眾暴力程度上的作用。

更嚴重的是曾俊華也一般見識,都把「旺角事件」定性為「暴亂」。

根據已故社會學巨擘、「抗爭性政治」(contentious politics)權威堤利(1929-2008)在2003年出版的《集體暴力的政治》(The Politics of Collective Violence)一書的說法:

「出於不同的原因,在暴力類型中,我已經忽略了被廣泛使用的『暴亂』(riot)這一術語。因為它體現了一種政治判斷而不是分析特性。」

換言之,「暴亂」是一個當權者貼在抗爭者身上的「政治標籤」,有礙學術分析。堤利更不忘揭穿政府和監控者的「動機」:

「政府和監控者將他們不同意的傷害活動貼上暴亂標籤,但是,他們將自己同意的活動貼上示威、抗議、抵制或報復這樣一些術語。」

簡言之,當權者輕易控制到的群眾行動就叫「示威」,難以控制到的就叫「暴亂」。

堤利更以圖表形式展示「人類暴力類型」,其中協同程度和短期傷害程度最高的是「暴力儀式」(violent rituals;例如公開執行死刑),次高的是「協同破壞」(coordinated destruction;例如種族屠殺)。依此分析模型,「旺角事件」應該屬於協同程度和短期傷害程度都是中低度的「分散性攻擊」(其他同類例子包括消極怠工、對象徵性目標或場所進行秘密攻擊、攻擊政府機構、縱火)。

必須指出,堤利強調,「全面的暴力強度出現在制度轉型階段」。由此路進,香港難有寧日。

(撰文:游清源)

(原圖取自:youtube、蘋果日報)

分類:|發表於2016年2月24日 下午6:12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法政匯思網誌│法政匯思就有關近期對司法機構不當抨擊之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