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東補選】梁天琦北區支持度大幅領先 或涉兩大因素│廣雅仁

國際抗爭史說明:勇武還須論述 否則難逃沒落│隋定嶔

2016-2-27 00:28
字體: A A A

雖然旺角事件事發只過大半個月,2016年農曆年初一晚,卻幾乎肯定會成為香港歷史上的一個分水嶺 ── 在香港境內,首次出現打着不滿特區政府旗號的暴力事件。環顧世界,在近代史上,因備受壓迫而採取暴力手段抵抗的組織確實不少,卻不代表訴諸「勇武」就會得到世人的同情、支持,乃至認同和肯定。

要取得認同和肯定,就自然離不開論述。

然而,觀乎過去兩、三年的所謂「本土」思潮,除充斥着排外、歧視、「本土優先」之外,暫且仍未見有成熟到足以成為論述的趨向。

在香港的討論中,最「就手」的莫過於引用孫中山和他創立的興中會、同盟會,以及當年的多次起義為例證,試圖說明武力並非必然的事。惟環球的經驗卻證明,事情絕不是這麼簡單。

過去幾十年,世界不同地方出現過不少以地域、種族、文化身份為基礎的抗爭。當中有些爭取主權獨立、有些接受自治;有些限於肢體衝突、有些訴諸恐怖主義或軍事行動;有些單以血統和出身去凝聚、有些則講求文化和價值認同……而共通點都是,若無法得到世人認同、肯定,就只會沒落。

這些例子,計有巴斯克的ETA(全名Euskadi Ta Askatasuna)、北愛爾蘭的Provisional IRA(愛爾蘭共和軍)、斯里蘭卡北部和東部泰米爾人聚居地的LTTE(香港華文傳媒稱之為猛虎游擊隊)、東帝汶的FReTiLIn等不同組織、巴勒斯坦的PLO(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巴解)等等。

除此以外,其時稱為「東巴基斯坦」的孟加拉,在Awami League贏得選舉後被巴基斯坦鎮壓以至實行種族滅絕,在1971年戰爭後獨立,亦是例子之一。

另外,當然還有一些沒有暴力或武裝抗爭,但卻在民主選舉中取得地方執政權的蘇格蘭、加泰隆尼亞和魁北克政黨。(此中,蘇格蘭的SNP[蘇格蘭國族黨]甚至有少數族裔黨員當選成為議員,大可歸類為香港的所謂「本土派」口中那種大談大愛、包容,支持吸納新移民的「[死]左膠」。)

在上述的例子中,巴斯克ETA和泰米爾LTTE都已經成為歷史。前者在2010年最後一次宣布停火,並在2011年宣布停止其武裝活動,到2012年更有說他們已準備解散。而後者雖曾在根據地宣布立國,國號為Tamil Eelam,惟一直不獲國際承認,2009年被斯里蘭卡政府軍擊敗後,只殘存在於海外泰米爾人之間。

而曾在香港華文媒體中不時出現的愛爾蘭共和軍,則在1998年支持北愛問題的和約《貝爾法斯特協議》(又名Good Friday Agreement、《受難節協議》),並在2005年在國際監察下解除武裝。不過,與巴斯克ETA、泰米爾LTTE不同的是,IRA透過新芬黨參與北愛聯合政府,該黨的Martin McGuinness現為北愛副首席大臣。

衆多例子中,東帝汶爭取獨立的過程雖充滿暴力,以今天的標準甚至涉及恐怖主義,但卻得到世界的認同,1999年印尼血腥鎮壓後,多國派出維持和平部隊軍事介入,再由聯合國成立臨時政府,2002年獨立,曾經是FReTiLIn領袖之一的古斯芒為首任總統,隨後又出任總理長達7年半。

而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雖曾被列為恐怖組織,以消滅以色列讓巴人立國為目標,後來亦承認以色列有權存在。領袖阿拉法1994年與以國總理拉賓、外長佩雷斯取得諾貝爾和平獎,至少顯示巴解(尤其是阿拉法的法塔赫派系)已得到國際社會接受。

孟加拉解放戰爭則是在鄰國印度軍事介入和支持之下達成,獨立翌年已獲大多數聯合國會員國承認,申請加入聯合國亦只因北京行使否決權,所以才要到3年後的1975年始成事。戰爭期間,披頭四成員佐治夏利遜聯同音樂人Ravi Shankar在紐約舉辦「The Concert for Bangladesh」籌款予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從上述各例子可見,若然無法取得世人的認同、肯定,根本不可能成事,甚或只得沒落、消失一途。而要取得認同和肯定,就不可能沒有論述。香港今後會如何發展,應採取什麼路線和手段,以至到應以鞏固自治還是再進一步為目標,現時當然無從預知。但無論如何,論述都必然比起動更重要。   .   .  . ..

(撰文:隋定嶔)(原圖:蘋果日報)

分類:|發表於2016年2月27日 上午12:28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傷心後遺症:窮到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