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港大】《明報》:化學系講座教授論文遭前同事投訴 校方調查揭3處「不準確」 涉事研究數據早突「消失」│丘偉華

高鐵司法覆核案 考驗法院會否介入議會匡正憲制秩序│隋定嶔

2016-3-14 23:58
字體: A A A

港深廣高鐵超支的撥款申請,在一片胡鬧之中,憑藉代為主持會議的立法會財會副主席、民建聯陳鑑林的「感覺」,宣告「通過」。在通過之前,已經有議員質疑陳鑑林的做法有違《財會會議程序》,涉嫌越權,考慮司法覆核。到撥款「通過」,司法覆核更已成為泛民之共識。

而其實,這次司法覆核,並不單是為阻截動用鉅額公帑,去興建全世界單位成本數一數二最昂貴的假「高鐵」而提出。今次司法覆核,更是為釐清法院就立會不正當行徑(irregularities)去仲裁的權限,而必須提出。

尤其是這些不正當行徑愈見頻繁,法院仲裁的角色就更形重要。

過往特區法院緊跟英式議會至上(parliamentary supremacy)的原則,甚至將該原則奉為普通法的一部份,因而連番拒絕裁決涉及立會或立會主席的所為是否合憲合法的問題。此外,亦由於法院認為立會主席主持會議的權力直接源自《基本法》,因此拒絕裁定主席有否違反立會《議事規則》的問題。

及至2015年,議員黃毓民在無法律代表的情況下,就時任財會主席吳亮星在財會審議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撥款期間「剪布」,提呈司法覆核。

雖然財會主席的權限並非來自《基本法》,但在黃毓民訴吳亮星等的一案中,高等法院原訟庭法官區慶祥仍根據先前關於立會主席權限的案例,裁定財會主席亦有權力控制會議的進程,包括何時終結辯論,法庭不會介入此權如何行使,故此拒絕批出司法覆核的許可。

今年1月,高院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則以申請人未有在限期前就原訟庭拒絕批出許可一事上訴,以及其論點沒有可能會達至勝訴,故此駁回其上訴申請。

總括而言,根據香港現存的案例,法庭仍然是不會介入去仲裁立會(包括立會主席、財會主席)行使其權限的過程之中是否合憲合法和合乎《議事規則》/《財會程序》的問題。所以,今次就着高鐵超支撥款一事的新一輪覆核,尚有促使法庭釐清其權限和憲制角色,以至到香港的憲制秩序之節骨眼。

第一,香港並非如英國般,奉行議會至上的憲制秩序(constitutional order)。九七前以《英皇制誥》和《皇室訓令》為規範,九七後則有《基本法》作框架。早在1970年樞密院審理麗的訴律政司(Rediffusion v Attorney General of Hong Kong)一案中,就已裁定法庭只在絕無僅有的情况下行使權力, 介入議會程序。

第二,議會至上雖為英國憲制秩序的基本原則之一,但大部份普通法司法區都沒有沿用,事關大部份普通法司法區都採用成文憲法,又或有相當大比重的成文成份,與英國的非成文憲法(uncodified constitution)明顯有別。

日前法政匯思召集人之一任建峰曾撰文提到「香港法院是小對大錯」,指出英國國會至少下議院所有議席是經過民主選舉產生,所以「法院不太過問議會內的事是對的」。但其實,在普通法世界之中,跟英國同樣民主、甚至比英國更民主的司法區,不少都沒有沿用英國議會至上的制度。

今次高鐵的司法覆核,一方面是為阻止庫房繼續因為高鐵而流血不止,但更重要的,是要法庭確認他們的確有權限,可在必要時,就議會是否合憲合法合規去裁決,匡正憲制秩序。

無論從《基本法》權力分立(separation of powers)這個制度設計的本意出發,還是考慮到立法會在真‧普選落實前和落實後都能夠繼續發揮監督、制衡行政當局的憲制職能,法庭確立本身的權限,都是百利而無一害。

當然,經過過去幾年間的多宗案例,就連筆者都沒有信心,香港那些以英式訓練為主,甚至較少觸及憲制秩序相關案件的法官,會肯去接受英國以外的普通法世界所通行的另一種同樣講求權力分立、但容許法庭介入的憲制秩序。再者,可以預期,此案即使有勝算,亦難望會在終審法院之前出現。

(撰文:隋定嶔)(原圖:Wikipedia,原著者「Alanmak」按GFDL 1.2和CC BY-SA 3.0條款分享)   .   .  . ..

分類:|發表於2016年3月14日 下午11:58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姚啟榮網誌│禁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