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木木網誌│醫生菜館

港獨要靠聯合國?倡議「受聯合國認可的獨立主權國家」所謂何事?│隋定嶔

2016-4-16 19:12
字體: A A A

香港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學苑》早前出版《香港青年時代宣言》,其中題為〈我們的二零四七〉一文提到,文章作者自稱的「我們」有三點訴求。而其一,就是「香港成為受聯合國認可的獨立主權國家」(另外兩點分別為「建立民主政府」和「全民制訂香港憲法」)。

及至「香港民族黨」宣告成立,官方批評「港獨」的「聲浪」更進一步。港澳辦、中聯辦、特區行政長官、特區律政司司長,都已發聲。

《學苑》〈我們的二零四七〉文中第一點「成為受聯合國認可的獨立主權國家」,已被簡單歸類為「港獨」。但「港獨」就是「港獨」,「受聯合國認可的」和「獨立」、「主權」有何謂意思?一個地方,無論是哪個地方,是香港還是哪裏,要獨立,為何不是說「成為國家」就夠?為什麼要加上這些形容詞組?

究竟什麼是「受聯合國認可的」?什麼是「獨立」、「主權」?

這些,文中都沒有詳細解釋。

無論從通識,還是從論述角度,其實都有必要把「受聯合國認可的獨立主權國家」說清楚。

而稍有留意國際消息的讀者,相信都會聯想到科索沃、巴勒斯坦、梵蒂岡/教廷等一堆名詞。

聯合國會籍在近年已被通認為某地是否公認為國家的準則。但其實,聯合國在二戰終戰後成立之時,創會成員並非全都是已獨立的國家:蘇聯的加盟共和國烏克蘭和白俄羅斯皆為創會成員,兩國其實卻要到1991年蘇聯解體時才獨立成國;至於菲律賓和印度,在1945年都尚未獨立,但亦是創會成員。

此外,紐西蘭在1945年其實仍未通過採納《1931年西敏寺法》(Statute of Westminster 1931),憲制上仍未算是已脫離英國。

反過來說,並非所有公認為國的地方都是聯合國會員國。例如,瑞士遲至2002年才成為會員國。東西德、南北韓,亦是分別到1973年和1991年才加入。全球最小國家梵蒂岡則至今都沒有入會。

由此可見,聯合國會籍雖是界定某地是否國家的一個重要參考,但卻不是決定性的因素,而且不能把有聯合國會籍等同為就是獲公認為國家、無會籍等同作不是國家。

事實上,瑞士在成為聯合國會員國之前,已是聯合國觀察員,而且亦有參與聯合國旗下多個專門機構。至於巴勒斯坦,雖然並未入聯,但自2012年起已獲聯合國承認為「非會員觀察員國」(non-member observer state)。教廷則在1964年已取得這個身份。西德、摩納哥、南韓等「入聯」前都曾是「非會員觀察員國」。

至於科索沃,則由於有不少國家不承認其國家身份,故此至今都未在聯合國有任何席位。

之不過,該國已加入會籍不限於主權國家的國際奧委會(IOC)和國際貨幣基金(IMF)。2010年設於海牙的國際法庭(ICJ)的顧問意見(advisory opinion)更確認科索沃的單方面獨立宣言並無違反國際法。

總而言之,科索沃雖未在聯合國有任何身份,其獨立卻並未被聯合國旗下的司法仲裁機構海牙國際法庭所否定。(這是否算是「受聯合國認可」,大家大可自行解讀。)

說到底,所謂「受聯合國認可」,其實並無實際意思。

同樣,「獨立」、「主權」,都沒有具體定義。

近幾十年間,一般認為,可以自行跟其他國家建立外交關係,得到其他國家承認的,就是「獨立」,就是擁有「主權」。

但實情卻是,何謂「獨立」、「主權」,漸見模糊:不少「高度自治」的地方(包括香港)都會自行處理某些對外事務,甚至簽訂雙邊或多邊條約,加入國際組織。同一時間,又有一些名義上的「主權國」,實質上是受到其他國家保護,代辦一部份外交事務,例如列支敦士登、不丹。

此外,帛琉、馬紹爾羣島、密克羅尼西亞聯邦與美國有《自由聯合協定》(Compact of Free Association),美國與這些國家有特殊的經濟和防務關係。另一組例子是紐西蘭與科克羣島、紐埃。

這些都是「獨立」、「主權」模糊,難談得上可以百份百絕對完整的例子。

還有,歐盟運作多年,不少原屬「獨立」「主權」國家的權力,都已由成員國轉授到歐盟。歐盟成員國是否仍保留絕對完整的「獨立」、「主權」,亦成疑問。

總之,「獨立」、「主權」,都已經不是絕對的事。

那麼,「成為受聯合國認可獨立 主權國家」,究竟所謂何事?

不。知。道。

木。宰。羊。

「香港衆志」成立,開宗明義把自決公投列為目標之一。

但他們卻沒有交代,他們會支持公投之中的哪一(或哪些)選項。

其他正在檢視以至修改他們「中國政策」或「大中華政策」的黨派,由民主黨到社民連,到新同盟,乃至到毋須面對「修章」這個問題的公民黨、工黨,將如何界定何謂「港獨」,都是未知之數。即使民主黨內有聲音同意無法把「港獨」這個選項排除,大家亦未知道所謂「港獨」所指的其實是何物。

那麼,什麼是「港獨」?

上文提到科索沃的案例。

事實上,只要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一日還控制着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位,任何國家,無論有何「獨立」、如何行使「主權」,只要得不到中華人民共和國認可,都不可能加入聯合國成為會員,因為任何加入聯合國的提案,都只會被安理會否決,因此亦無法提交聯合國大會表決,遑論通過。

由此路進,香港即使「獨立」,都無法成為聯合國會員,從某些意義上無可能成為「受聯合國認可」的國家。是否「獨立」,是否能夠行使「主權」,亦沒有什麼標準去斷定「是」或「不是」。

在此前提下,香港頂多亦只能達到科索沃目前的狀態(卻其實,香港已是IOC和IMF成員多年,此外還能夠參加足球世界盃。從這個角度,則早已達到科索沃的階段,甚至超越科索沃)。

從「科索沃案例」再退一級,要是「香港國」無法取得任何國家承認,結果就只會成為另一個索馬里蘭(Somaliland):對某個地域實行管治,卻同時要面對着邊界糾紛。外交方面雖能與主要大國保持某種形式的接觸,卻根本不獲承認為國。

要像巴勒斯坦般成為「非會員觀察員國」,則基本上是沒有可能達到的事。

至於上述瑞士、西德等「入聯」前的狀態,更很可能是「不可能的任務」。

當然,到目前為止,大家至今都沒有認真討論過所謂自決公投的各個選項,以至各選項的實際意思。但正因如此,「港獨」一詞,暫且就只得作為「戰靶」的存在價值。

以「一人政黨」姿態出現的「香港民族黨」,令到「港獨」議題迅速成為北京和特區官方的「戰靶」。關於「港獨」的討論,在主流媒體中就只得「違憲」、「違反《基本法》」此一極端。

《學苑》文章提出「受聯合國認可的獨立主權國家」未嘗不可,但卻只是另一極端,沒有多少深化討論的價值。

就現階段而言,提出要讓香港成為「受聯合國認可的獨立主權國家」,實在不知該如何去談起。

在言論自由、學術自由、思想自由的大原則和核心價值之下,「港獨」(又或任何形式的制度)當然可以討論,而且值得探討。但首先,大家必須「熟書」,必須清楚地歸納出一些選項,必須仔細地理解各個選項的實際意義。「受聯合國認可的獨立主權國家」這種口號,既無必要,亦難作討論基礎。  .   .  . ..

(撰文:隋定嶔)(原圖:網絡圖片/Reddit/Yuuji Izumo’s WordPress,攝於2012年7月。)

分類:|發表於2016年4月16日 下午7:12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曾鈺成否認借王安石暗批梁特 隨後即講政府推卸責任難解決問題│甘樂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