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7年】馬英九卸任總統後 續發長篇感言

Sony Chan:1996年,從前極美的一個香港│方浩文

2016-6-4 11:00
字體: A A A

會看法國電視節目的香港人不會太多,不過去年十月香港網民卻爭相轉載一段法國電視節目的片段,只見一班老外在一名香港人帶領下,高呼「盡情擔遮扑振英」。這句歌詞確是領唱的Sony Chan(陳茗倫)之真心想法,而歌詞另一句「從前極美的一個香港」,也是她的真實經歷。

法國啲老師好衰,會折磨你

21歲的Sony Chan和家人住在鄰近德國的斯特拉斯堡,是建築系的三年級學生,但她當時的最大心願其實是當明星。「我由細到大都想做明星,讀完中學之後同屋企人講,想返香港選新秀,我父母就直情當冇聽到咁,叫我讀大學,話阿貓阿狗都讀大學,咁我就去讀,報咗好幾間大學。」雖則乖乖讀大學,但Sony當時的明星夢仍未幻滅,「諗住讀完之後返香港試鏡、跟住畀人發掘,然後做巨星咁樣。」

不過讀建築系其實都是沒選擇之下的選擇,「本身我鍾意藝術、設計同畫畫嗰啲,點知冇一間學校肯收我,淨係得呢間收我讀建築,加上爸爸以前喺香港做則樓,感覺上對建築唔係太陌生,又可以畫畫。」

以為感覺上不太陌生,或會有把握一點,但理想和現實往往有很大出入。「其實都唔係好明,唯有上堂搏命抄notes同問同學,希望合格就可以。我嗰時唔係讀得特別好又唔係特別差,總之年年都pass。」

對Sony而言,建築系之難,難在她根本沒興趣!「因為冇興趣吖嘛,個心都去咗做明星咯,點會讀得容易吖!同埋建築要讀好多嘢,例如少少法律、數學、物理、少少心理學、少少空間心理學,好多古靈精怪嘢,我冇一科精,總之合格就得。」

課程艱深外,嚴格得過火的老師亦是另一個使Sony讀書感吃力的原因,「法國啲老師好衰,會折磨你,例如你有一科叻嘅,佢會話你成套嘢唔掂,要嚟過,甚至全班都唔合格。我諗佢哋嘅教育方法係,要打爛你所有認為OK嘅嘢再嚟過,對自己嘅要求要高啲,變咗我本身畫畫好叻,但又畀我唔合格,所以冇一科有把握。」

百變梅艷芳

課業上喘不過氣來,但Sony還是找到讓自己釋放的空間,「我嗰時係活喺自己嘅世界度,會『呀,突然用百變嘅形象返學先』咁樣,於是星期一著到全身紅色,星期二著蛇皮,星期三我又著睡衣返學。我好癲,當時發夢想入娛樂圈,但冇呢啲機會,咁咪搵啲途徑發洩自己嘅潛能,喺學校都當自己係明星咁,係百變梅艷芳。」

星期一至五要貢獻給吃力的大學學習,週末Sony就會留給家人,但星期日晚又要準備明天的課堂,遇上要製作建築模型則更是「搞你成個禮拜唔使瞓,啲模型要好精細;我嗰啲核突到不得了,好似細佬仔玩泥沙咁,但都要交差。」Sony以三個字來總結自己21歲的求學時光:「悶到爆!」

1

「1996年嗰個香港好好玩,好美好嘅。」

不過,回到香港,卻是截然不同的風景。21歲那年的暑假,Sony回了香港,「有咁耐得咁耐,成三個月」。她當時約隔年回香港一次,探望住在老人院的外公,每日與他吃午飯,再陪他聊天一會,之後就開始到處逛。

「我嗰陣喺閒日非繁忙時間坐地鐵,係冇人嘅,行銅鑼灣祟光都冇乜人,行PP(太古廣場)係可以好清閒慢慢行,嗰啲sales又好有耐性招待你,所以我好鍾意喺香港行街。」可以清閒地逛街之餘,舊時香港吸引到Sony日日「巡舖」的,還有各式各樣的小店,「尖沙嘴百利商場以前全部都係細嘅舖頭,都係香港自己牌子入貨,細細間細細間,我差不多可以喺度打發成個下晝」。銅鑼灣又是她另一個「蒲點」,「三越百貨隔離有一座大廈,又係全部都係舖頭仔」。

香港琳瑯滿目的時裝和精品令Sony目不瑕給,但她最珍視的,其實是與小店售貨員結下一段又一段永固的友誼。

「唔買嘢齋同啲售貨員傾一餐又得,真係好開心,例如我一個月可能只係買咗一件嘢,但同啲售貨員做咗朋友,而家仲有保持聯絡。最記得有間美容院,又係同店員做咗好朋友,佢甚至話冇嘢做可以上嚟坐,下晝四五點買埋魚蛋請我食,所以我嗰時好鍾意香港,次次返香港都好開心,好有人情味。」

「我17歲嗰陣已經自己一個人返香港過暑假,啲售貨員朋友已經出咗身,好多都係大我7、8年,甚至10年,所以佢哋會照顧我。返親嚟香港就有個感覺係,好多哥哥姐姐照顧我,帶我去威去食嘢,甚至落的士高;可以識好多人,對我嗰個年紀嚟講已經好開心,好多姿多采。」

「1996年嗰個香港好好玩,好美好嘅。」

2

21歲的老華僑

香港這種令Sony回味至今的美好和人情味,就算不是只此一家,最少她在法國都找不到。「法國啲店員同香港係兩回事,我喺法國唔買嘢,已經對我冇咁印象深刻啦,同埋個關係真係一個售貨員同一個客,唔會講其他嘢。」他們最多只會見Sony穿衣風格算大膽,於是攀談幾句,但都僅此而已。

香港小店的售貨員與Sony無所不談,因為當時不太多人移居法國,結果情況就有如老華僑回鄉見親戚,售貨員朋友老是抓著她談法蘭西的風情畫,甚至「遊法攻略」,基本上有無盡話題。不過在法國卻是另一回事,「啲售貨員唔會問香港有咩嘢,嗰陣大陸冇錢,啲法國人都睇唔起你哋啲亞洲人,唔會特別招呼你。同埋我同哥哥本身法文流利,佢哋當你係本地人,唔會問咁多嘢。就算佢哋知道我哋係香港嚟,通常大部分都係哦一聲就算,因為都唔知香港係咩,有啲去過嘅咪傾多兩句,講吓九七咁囉。」

耷低頭節哀順便啦

忘了交代一點,Sony Chan在1975年出身,21歲時正值1996年。遇上法國人問香港的九七大關,她怎樣回應?

「咪話就嚟九七囉,而家仲係英國殖民地,我自己都烏吓烏吓,答唔到自己。我通常會話而家係英國殖民地,但出年就會變返做大陸喇,最衰就係咁,如果唔係就好好喇,通常都咁答。」如此空泛,對方不會再追問嗎?「都唔使再解釋啦,大陸個名咁響!唔使問都知啦,仲要係講當年,今時今日唔敢包啦,當年英國同中國使乜揀啫,一聽就明,已經耷低頭好似節哀順便咁啦!」

3

(撰文:方浩文)(圖片來源:YouTube截圖及受訪者提供)

分類:|發表於2016年6月4日 上午11:00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超級巨無霸│沈西城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