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左轉右仲要停車添,究竟你想去邊呀?│銀水│的士大哥

方保僑:尼日利亞令我條道德底線守得更穩│方浩文

2016-7-16 11:31
字體: A A A

時下年輕人愛畢業後去旅行,或工作了一段時間後,到外國工作假期一段時間,讓自己見識世面開眼界。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既無「grad trip」,亦無「working holiday」,但在非洲前後工幹一個月的日子裡,已給他上了重要的一課。

手動升降機

1990年的方保僑剛從理工學院(現稱理工大學)畢業踏入職場,第一份工做了三個月不夠就離開,第二份工是貿易公司小職員,公司專賣玻璃、吊扇及電筒等貨品到尼日利亞的舊首都、經濟大城市拉哥斯(Lagos)。這間小小貿易公司,不計方保僑只有三名成員,辦公室位於中環舊萬宜大廈,「升降機仲要搵手開,有個阿伯喺度拉開度閘」。或是小公司反而有更多機會,才工作了兩三個月,老闆就帶了他去尼日利亞兩星期處理貨物。

「老細叫我去非洲嘅主要原因係我識英文,而佢唔識,某程度上我只係翻譯」。這次公幹為方保僑人生第一次出國,他和家人對有機會遠行都很驚喜:家人很驚,他很喜。方保僑還記得,去尼日利亞前要打防疫針同食藥,預防黃熱病、瘧疾及霍亂,他當年貪方便,到公司同層的一間診所打針就算,「早排搵返張針卡,原來同我打針嗰個係勞永樂(去年病故的香港醫學會前會長)。」

方保僑和老闆要到尼日利亞處理貨物,皆因當年和非洲國家做買賣,不是單純的貨銀兩訖,「原來唔可以就咁運貨去非洲,要先到船公司驗貨,提咗正式嘅收據後,才可入錢到戶口,再轉返畀公司」,拿不到驗貨證書的話,貨品會一直被扣在尼國海關。

WhatsApp-Image-20160715
方保僑按:1990年理工畢業

生鏽的M16

90年代的非洲戰亂頻繁,尼日利亞都一樣,甫抵尼國機場就已教方保僑眼界大開,「有軍警拎住M16自動步槍喺度巡,但又支支生晒鏽,好似會走火咁」。「尼日利亞係一個幾亂嘅國家,幾年轉一次政府,前任政府刮乾國庫後走佬,走之前放火燒會計部。喺嗰度成日見到唔知邊度著火,啲人估就應該係有人走佬」。

國家動盪,基建也好不了那裡去,「當年非洲國家畀外國嘅印象就係買嘢只畀一半錢,無論係電話系統定起公路,尾數一定收唔到,所以佢哋買啲嘢好靚,酒店同辦公室電話用西門子,但打唔到出去。我打返香港,試足成日都打唔到,好彩或者試到一次,但打到都試過冇聲。啲路又係,散晒冇維修,簡單嚟講就係有錢買嘢冇錢維修。」

方保僑首次非洲之旅只是和老闆到處奔走做翻譯,兩星期模模糊糊就過去,約三個月後他又要去尼日利亞兩週,今次更只有自己一人,真正的經歷亦在這裡開始。

在尼日利亞處理貨物的步驟如下,先到驗貨的船公司,請對方寫信證明自己是貨主,「帶晒公司信紙,公司印,自己簽晒文件」。然後拿著船公司的單據去銀行,證明自己是貨主,這樣才可贖貨,之後再到碼頭提貨,送到客戶手中。方保僑一人當然提不了這麼多貨,於是會用200港元包起的士一日,及另僱六名苦力送貨。這過程看似輕鬆容易,但由驗貨到提貨、送貨至最終收錢,當中的文件往來及貨物交收都要花兩星期。

當年尼日利亞很多事物都和香港有很大出入,包括貨幣及生活水平,「非洲啲嘢好平,坐的士好平,200蚊包一架的士一日;尼日利亞係產油國,一缸油都只要20港幣。」尼國當年最大幣值為20元,故當地客戶付貨款,「幾萬蚊係用旅行袋袋住啲銀紙」。其實這一袋鈔票方保僑都帶不回香港,因為當地有外匯管制,帶不了太多貨幣出境,而且尼日利亞貨幣在香港又沒人要,於是買方建議到香港再付款,「當然會食你差價。」

dg
方保僑按:去大學迎新營,都唔記得當時做緊乜

尼日利亞名產

在尼日利亞講錢,就不得不提該國「特產」:偽鈔。「尼日利亞好多假錢,以前同而家都係,香港好多假錢而家都係嗰度嚟,你整得出嘅都有,港幣、英鎊、歐羅、法郎、瑞士法郎,乜嘢假錢都有,仲有假本票假信貸狀,你拎住去銀行包你收唔到錢,真係乜嘢都有得假。」

這些尼國「特產」,更會「輸出海外」,「試過有尼日利亞客人嚟香港,拎住30張100元美鈔買貨,老闆事前已叮囑唔好自行收錢,要帶到銀行處理。我第一間帶佢哋去嘅係已倒閉嘅國際商業銀行,人哋一見到即刻唔收,問都廢事問。第二間係東亞,出納員好有經驗,一摸都知係假銀紙,當年美金唔係靠紅外線,而係靠銀紙上嘅磁石紙粉,驗鈔機彈銀紙出嚟就代表係假鈔。批百元美鈔大都過到驗鈔機,但出納員都睇得出係假鈔,唔肯收。最後引到十幾個經理出嚟逐張銀紙睇,發現有真有假,終歸都唔收。最後去到匯豐總行,出納員話如果驗到啲錢係真,我就同你收,但如果驗到係假就要報警喎。個客一聽到就話『唔好喇,走喇』;你話死唔死!」「尼日利亞啲錢假到,我老闆喺當地拎張百元美鈔畀個幾歲大嘅細路,叫佢買條煙返嚟,個細路都話唔要!」

尼日利亞假錢多,騙徒都特別多。大家現時偶爾或仍會收到來自該國的電郵,來信者自稱某將軍,「喺軍隊有個戶口有兩億,要借你個戶口提錢。佢會要求你匯錢,或最簡單就只係叫你寄公司信紙信頭畀佢,有時會叫你簽埋名,事成會畀返幾萬美金你,好似中六合彩咁。」方保僑解釋這騙局的運作,「我問過當地人,佢哋話個將軍係真有其人,好似香港有李嘉誠,但李嘉誠會唔會出呢啲信吖?咁點解佢哋要出呢啲信呢?係因為要拎啲信紙去呃當地人或者呃銀行,甚至夾埋銀行經理呃銀行。」

環球英語大全

很多人都說,到陌生的國度走一走,即使時間不太長,都會令人眼界大開,從而成長起來,這絕對恰好用來總括方保僑當年在尼日利亞共一個月的工幹。他最基本的得著,就是會聽不同口音的英文,因為尼日利亞的主要語言是法語,國民的英語就有濃烈的口音,方保僑當年和當地人溝通,自然要花上很大精力聆聽,但亦練就他往後聽世界各地不同口音的英語,都沒甚難度的功力。

聽懂英語算基本,更重要的是,非洲之旅令方保僑發現,人的底線原來可以拉得很低。

dfg
方保僑按:學科聯會搞歌唱比賽,我係會長,要上台表演,好似唱緊《霧之戀》。

低一點的底線

「尼日利亞生活水準好差,啲水好污糟,一定唔敢飲,沖涼啲水係黃色,沖完都仲覺得污糟。五星級酒店都係咁,地毯發晒霉,試過有次瞓覺,明明開咗分體式冷氣都好熱,經過好多晚,終於發現係部機太凍結晒冰,啲喉管多塵又塞晒,結果冷氣唔郁,要熄咗佢,畀啲冰溶咗先,再開返先會郁。」他在尼國前後一個月,只會光顧中餐館,因為「街邊啲食物係你見到唔會食,啲人捧住一桶嘢,撈上嚟好似餿水咁,你係唔會食嘅」,而且口味也不合外來客,「有一次食黑椒牛扒飯,黑椒半吋厚,同牛扒一樣。熱嘅地方要食辣嘢排汗,你好難食得慣。」

尼日利亞更經典的是,「有一次去銀行前到附近嘅中餐館食晏,銀行發生爆炸,街上嘅警察用皮鞭趕人走,好似馴獸師咁。翌日再去銀行,個天花冧晒落嚟,上到去office啲玻璃又爆晒,向經理問個究竟,對方就輕描淡寫話『昨日有人整中央冷氣,中央冷氣爆炸,即場炸死咗兩個技工,爆炸又谷晒啲壓力出嚟,震碎晒啲玻璃,我震到頭都痛埋,就返咗屋企瞓覺。』而家講返好好笑,但實質係好危險,嗰啲地方就係咁樣。」

「非洲嘅經驗係好寶貴嘅,對我好大衝擊。我當時啱啱畢業出嚟做嘢,發現世界原來唔係咁簡單,人嘅生活可以係好差,第時人哋叫你去做嘢,都會覺得唔係好難啫,對任何事感覺都唔會太差,底線會拉低啲,對好多嘢都冇咁易不滿。喺非洲簡單如拎貨去賣,都要同銀行船公司等周旋兩個星期,咁個人嘅毅力就會練到出嚟。」

生活水準的底線可以放鬆,但方保僑的道德底線卻因尼日利亞而收緊。「因為見得太多貪污,普遍到好似畀小費咁,都已經唔知算唔算犯法。」尼日利亞是一個到處都要講「money money」的國家,方保僑憶述,試過請酒店接線生打電話回香港,對方半夜拍門要小費,翌晨就接通電話。「如果畀貼士唔係貪污,但去到邊都要畀貼士,又係唔係貪污呢?」「經歷過咁嘅地步,反而令你條(道德底線)線守得更加穩,會引以為鑑。」

方保僑踏入社會之前一年,經歷了八九民運,他當時為理工學院會計系學科聯會會長,做過不少事情聲援學運,例如大考最後一日,趁該系三個年級逾900個學生都在考場,刻意提早完卷以準備講稿,呼籲同學考完試到舊新華社聲援絕食學生。八九民運,再加上尼日利亞的經驗,使方保僑的道德底線守得更穩,更令他感到香港這幾年正陷前所未有的倒退。

「我成日形容香港倒退得好緊要,呢四五年嘅香港,係我出嚟做咗廿幾年嘢,史無前例地倒退得好緊要…點解可以『程序上有錯,但冇人要負責』?咁問責制要嚟做乜?又呢幾年多咗上市公司一上市就走佬,你會發現係咪好倒退呢,連一個咁健全嘅金融制度,都會畀啲咁兒戲嘅公司上市,繼而走埋佬。好多嘢大家係咪倒退中呢,點解特首收咗5,000萬,從來冇人有辦法質疑佢嘅?雖然廉署係向特首負責,但係咪代表你可以亂嚟呢?喺尼日利亞一早見到呢啲嘢,會令你條線守得更穩。」

(撰文:方浩文;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分類:|發表於2016年7月16日 上午11:31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立法會選舉投票日前 香港會否出現第二次「騷亂」?│丘偉華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