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跳水池池水「立即變綠」之謎解開 承包商倒共160公升雙氧水出事

【大奇蹟日兩周年】任建峰語守住法治勿悲觀 「入咗絕望漩渦,場仗更加冇得打」│方浩文

2016-8-14 18:25
字體: A A A

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兩年前有份寫下律師會「大奇蹟日」的歷史,舉行特別會員大會,通過對前會長林新強的不信任動議。他在會後會見傳媒時說,「喺呢個關鍵時刻,香港原來仲有一班企得好硬淨嘅律師會會員可以企出來,我哋真係好衷心多謝你哋!」若然現時再發生林新強事件,當日熱淚盈眶的任建峰不擔心律師不再企硬,只是不知大家還會否一鼓作氣,拉起「大奇蹟日」的布幕。

【佢哋唔係聰明咗,係正常返】

「如果兩年前冇發生林新強事件,而係喺呢一刻發生,我覺得仍然會有咁多律師企出嚟。不過如果兩年前發生咗林新強事件,而今日再有類似嘅事情發生,唔好話行家,我自己都要諗個業界係咪承受到咁多場呢啲嘢(再發起不信任動議)。因為有啲嘢唔係你可以成日撳掣,撳得越多就越將佢貶值。唔係話啲人有冇勇氣嘅問題,而係有啲嘢搞到習以為常咁,就會有人漸漸都想咁大傷元氣咁企出嚟,業界都唔想每隔三兩年就嚟一鑊。」

儘管如此,任建峰有信心,類似兩年前的「完美風暴」不會再捲起。「唔係話佢哋聰明咗,只係正常返。個別律師會會長有政見,都會好小心咁話呢個係私人身分去做,甚至有啲嘢嘅立場,以我所知係會喺內部傾清楚先出,喺可見嘅將來,唔會再有人好似嗰陣時咁,講完一堆嘢仲要話自己講嘅嘢係代表律師會。」

5623

【當你入咗絕望嘅漩渦,呢場仗就更加冇得打】

當日「企得硬」的律師,任建峰對他們仍有信心,但面對「一國兩制白皮書」、「警察拉人、法官放人」論、「人大831」框架、「司法覆核濫用」論,以及最新鮮滾熱辣的立會選舉「確認書」,不少人都對香港的法治能否「企硬」感憂慮。任建峰認為,在可見的將來仍可保持對法治的信心,但行政的侵入卻不得不提防。「大家都睇到一件一件事,選舉主任、執法者、港大委任嗰陣又咁,你發覺係行政機關有權用盡,仲要踩界或過界,亂咁嚟之後你話司法覆核我囉,咁樣嘅態度,呢個就係對法治嘅威脅。而呢幾年對法治最大威脅嘅當然係831,明明係一樣完全違反基本法嘅嘢嚟,都可以夾硬黑變成白,咪『上樑不正下樑歪』囉。」

行政之手越伸越出,任建峰直言對法治的威脅在這兩年越來越大,不過任建峰認為都不應過於悲觀,「我覺得係而家有太多人太悲觀,如果你咁悲觀係死硬,你唔會有氣力繼續落去,一定係一路有希望先得,而且我永遠覺得你唔知聽日會點,可能聽日係更壞,又有可能係更好,而聽日出現更好嘅轉機可能係因為你今日喺度繼續守住。」

「當你入咗絕望嘅漩渦,呢場仗就更加冇得打。」

【你咁樣同愛字頭有咩分別?】

雨傘運動及往後多場街頭行動,都會大批人被捕,當中不少屬爭議判決,有人在網上針對主審的裁判官,對其口誅筆伐之餘,更動員網上起底,甚至涉出言恐嚇,任建峰直言「我覺得咁樣唔係好啱囉,你咁樣同啲愛字頭有咩分別?有上訴機制嘛,唔使咁樣。」

裁判官就示威行動出現爭議判決,同時亦帶同四個近年經常聽到的字:「法治已死」,任建峰對此講法有所保留,「我覺得社會上睇法治有兩種極端,一種係無論蠶食幾明顯都話冇乜嘢吖,都係咁啫,依法辦事,冇事,另外一種係有咩判決或小小事都扯去法治已死。我覺得尤其是法律界人士有責任一方面唔好危言聳聽過猶不及,但另一方面見到有警號時都要出聲,兩方面都要兼顧,我自己好努力咁去做緊呢樣嘢,要用我哋嘅智慧同學識去作一個平衡。專業人士如果樣樣嘢都政治歸邊嘅話,你嘅可信性都會一路降低。」

dghn

(撰文:方浩文)(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分類:|發表於2016年8月14日 下午6:25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大奇蹟日兩周年】任建峰:睇事多咗份抽離 慎防迴音室效應│方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