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中國女泳手確認興奮劑違規遭取消奧運資格 當局稱將「依法依規」處理

預知死亡紀事:民主黨「二作孽」 立會選舉隨時只得3席│游清源│社評

2016-8-19 07:00
字體: A A A

今屆立會選舉,最大看點其實不是新生力量的抬頭,而是民主黨的「碎片化」(劉慧卿一語成讖,自應己身)。

 

雖則港大滾動民調的準確性惹質疑,但綜觀非建制諸君,民主黨的立會候選人的民調得分,一直低沉,令人「O嘴」!

 

且看民調預測議席數目:

公民黨坐六望七,勢保不失。

工黨(撇除張國柱),坐二望三,有驚無險。

民主黨隨時六變三,勁似細路仔玩何B仔,愈玩愈縮!

 

鐵證如山,1994年10月成立的民主黨果然每況愈下:

1995年有19席

1998年急挫至13席

2000年仍有12席

2004年再挫至9席

2008年尚有8席

2012年三挫至6席

2016年可能只得3席

 

人有病,天知否?

民主黨的病灶有二:

一曰「天作孽」

二曰「自作孽」

 

這兩個孽,是這樣做出來的……

 

【天作孽】

一個月零四日前(7月15日),劉慧卿在回顧25年議員生涯時說,近年很多勢力正操作香港,令香港碎片化,令尋找共識的難度高。

關於「碎片化」,較為學術的說法是「微權力」(micropowers)。

「微權力」是相對傳統的「大玩家」(megaplayers)而言的。

兩個概念都是來自《權力的終結》(The End of Power)這本近年備受Facebook神童朱克伯格重視的奇書。

《權力的終結》是美國權威期刊《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的總編輯奈姆(Moises Naím)的近作。

奈姆指出,傳統的「大玩家」已經不能左右大局,代之而興的是眾多「微權力」(典例是NGOs)。

而其主要論述是:21世紀「沒有任何一個領域可免疫於權力的更易得到、更難運用、更易失去」。

叫「碎片化」也好,叫「微權力」也罷,民主黨都首當其衝、連中兩箭。

第一箭是「民主回歸,卅年無成」。

第二箭是「走進中聯辦,與魔鬼立約」。

直話直說,愈來愈多民眾不再相信可與中共談出什麼,自然也不再相信民主黨。

這是路線問題。

此路原來不通,帶路人被唾罵,就是如此。

天作孽,猶可恕。

自作孽,不可活。

民主黨的自作孽,八個字:做得太少,來得太遲!

 

【自作孽】

‘Too little, too late’是香港前途問題浮現後,香港人不時都會聽到的一句短語,意思是英國在香港民主化問題上「做得太少,來得太遲」。

套用於民主黨,則是培養新一代的工作做得太少,交棒的步伐來得太遲。

都是「大佬文化」惹的禍。

十目所視,千夫所指,2012年的立會選舉,兩大「新人」竟然是50歲的胡志偉和53歲的黃碧雲。

青黃不接,新不如舊,勢成民眾定見。

但見港大滾動民調(截至昨天早上11時),民主黨七名候選人中,只有超區的涂謹申、鄺俊宇,以及九西的黃碧雲和九東的胡志偉有望當選。

假如這是真的,那就意味民主黨的議席由六變四,急挫三成三;而真正的新人就只得「文青味」勁過「乳鴿香」的鄺俊宇(但他其實徘徊在落選邊緣,若考慮到建制派的配票策略,形勢絕不樂觀)。

而新西的尹兆堅和新東的林卓廷,觀乎緊貼排名前後的對手,當選機會都不大,更何況二人都談不上年輕(尹47歲,林39歲)。

至於港島的許智峯……咦?你說的是許金峰還是謝志峰?

(參選立會批發及零售界的區諾軒不談也罷)

即是說,民主黨甚至會由六變三!

那三個更是現任議員!

你說怎麼辦?你說怎麼辦?你說怎麼辦?(此乃前港澳辦主任魯平的金句,他真的一口氣說了三次。)

答案,八個字:屎橋用完,請個神仙!

 

【你說怎麼辦?】

由七日鮮粵語殘片到十九幾組戲港產片,由《民間傳奇》到《雙星報喜》,但凡唔知點埋尾,好多時都會請個神仙出嚟。

是為「屎橋用完,請個神仙」!

民主黨可以用的橋,似乎都已用完,就連告急牌也開始打。

看來,「神仙」下凡,已經不遠!

問題是,可以扮演「神仙」的人買少見少。

李柱銘早已淪為「濫拍」犧牲品。

陳日君無論健康抑或形象,佔領運動後,至今未復元。

數來數去,只剩下陳方安生。

陳方安生會是民主黨的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嗎?

十六個字: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陳太恤髮,都會頭痕!

分類:|發表於2016年8月19日 上午7:00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承建商玩嘢,停工,等索償│劉山青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