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星島》:「洪荒少女」傅園慧 親證獲安排周六隨團訪港│丘偉華

亂講對港「基本方針政策」 梁振英「作」法自斃│游清源│社評

2016-8-23 07:00
字體: A A A

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今屆立法會選舉,最荒謬的是單單選舉主任一個人就可以飾演「公」、「檢」、「法」(公安、檢察〔檢控〕及法官)三個角色,藉一紙確認書決定每一個候選人的死活,而所謂的「法理依據」,則是《基本法》第1條、第12條及第159(4)條。
不過,更荒謬的是,由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到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再到行政長官梁振英,都振振有詞的說,根據第159(4)條,「任何修改,均不得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抵觸」,所以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是不可以修改的,云云。
但筆者翻查《中英聯合聲明》的相關條文,以及中聯辦官方網頁的解說,都只能找到與《基本法》第12條相關的「基本方針政策」。
換言之,重中之重的《基本法》第1條,在「基本方針政策」裡根本沒有相對應的文字。
至於第159(4)條,由於不屬於「基本方針政策」,大可大筆一揮、徹底刪除。
順藤摸瓜,刪除第159(4)條之後,即可啟動修改甚至刪除第12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而修改甚至刪除第1條,更加不在話下。
筆者如是說,只是想指出,由選舉主任到行政長官,如果不是視法治為權宜之計,就是連最基本的問題也不熟書。
現在,先看來龍,再說去脈……

 

【當初不是這樣說的!】

簡言之,近日梁振英、林鄭月娥、袁國強都以「任何修改均不得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抵觸」為理由,強調《基本法》第1條不可以修改。
所謂的「基本方針政策」,根據中聯辦官方網頁的解說:
「在经过深入的调查研究后,1983年初,中国政府就解决香港问题形成了十二条基本方针政策。」
換言之,這些基本方針政策早在《中英聯合聲明》正式簽署前已經存在,其中第一、二條是這樣的:
一、中国政府决定于1997年7月1日对香港地区恢复行使主权。
二、恢复行使主权后,根据宪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在香港设立特别行政区,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享有高度自治权。

第二條可以對應《基本法》第12條(即「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
但是,第一條就很難說可以等同《基本法》第1條(即「不可分離的部分」)。
換言之,《基本法》第1條就有可能不屬於「基本方針政策」。
既然如此,就有可能可以修改。

1984年12月19日,中英兩國政府正式簽署《聯合聲明》,上述十二條基本方針政策,不但全數保留,內容更進一步充實,其中第(一)、(二)條是這樣的:
(一)為了維護國家的統一和領土完整,並考慮到香港的歷史和現實情況,中華人民共和國決定在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
(二)香港特別行政區直轄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除外交和國防事務屬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

第(一)條加了「維護國家的統一和領土完整」,有人認為可視為對應《基本法》第1條,但是否等同「不可分離」,仍有商榷餘地。

 

【一炮原來真的可以三響!】

更耐人尋味的是,《基本法》第159(4)條沒有寫入「基本方針政策」。
換言之,「本法的任何修改,均不得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抵觸」,云云,根本不是「基本方針政策」的一部分。
既然不屬「基本方針政策」,即是代表這個條款可以修改甚至刪除。
正是倒吃甘蔗。刪除了第159(4)條之後,就可以修改甚至刪除第12條和第1條(其實正如上述,第1條本身就有可能可以修改)。

 

【官喎!】

筆者本來無意扮演狀師,但既然梁振英等人爭相主演陷害忠良的廣州知縣、山西知縣、山西布政司(按:應為「布政使」),甚至八府巡按,那就只好膽粗粗串演宋世傑!
宋世傑:「老婆,呢班咩嚟呀?」
宋李氏:「官喎!」
宋世傑:「嘩~~!官呀!真架勢嘞!哈哈~~哈哈~~哈哈哈!」

分類:|發表於2016年8月23日 上午7:00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阿修羅暗黑雷動系列之一│<雷動計劃>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