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立法會選舉結果 – 教育界、會計界、醫學界、工程界、旅遊界】

關於選舉結果,我想說的其實是……│游清源│社評

2016-9-5 17:16
字體: A A A
關於今屆立法會選舉結果,我想說的其實是10點感覺和1個許諾:

1. 關於民心思變:
今屆新面孔特別多,反映民心比四年前更加思變,尤其是梁振英上台後,其「穩『中』求變」徒令香港變得更差。

2. 關於選戰目的: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明(Paul R. Krugman)在2012年3月評論美國總統大選時說:「最終目的並非為了贏得選戰,而在於改變社會。」
香港,無論是議會,抑或是街頭,肯定都會出現改變,甚至劇變。

3. 關於棄保效應:
棄保的最重要意義是「喚醒」(wake-up call),喚醒捍衛維城、支持民主的香港人站起來走出去投票。

4. 關於配票策略:
面對建制派的配票策略,非建制派所受到的攤薄效應,令他們的選情堪憂。而今屆突襲式的棄保效應,雖然惹來批評,但總算有效打亂了建制派的部署。

5. 關於力保議席:
選民力保到非建制派的關鍵議席,令人動容,但經過這麼多年,表面上的逆轉勝,實際上是民主逆轉。
民主的健全發展,應該是愈來愈少「反抗」(fight against),愈來愈多「爭取」(fight for),但近幾年,在梁振英治下,趨勢卻逆轉,變成愈來愈多「反抗」,愈來愈少「爭取」。

6. 關於對抗強權:
由於「一國一制」是「大趨勢」,習慣了自由(尤其是言論自由)的香港人,可說是「打一場無可能取勝的仗」(fight a losing battle)。
本來,出名「識轉膊」的香港人應該不會硬碰硬,但在欺人太甚的情況下,不少香港人(尤其是新一代)還是會「焗打」的。

7. 關於美麗港人:
今屆選舉,再次顯示香港人美麗的一面。支持民主的香港人即使面對鋼鐵的高牆,即使明知自己是脆弱的雞蛋,都可以俯仰無愧地對自己、對親友、對下一代說:「I have fought a good fight. I have finished my course. I have kept the faith. I have fought to the very end.(勉強中譯:我打了一場漂亮的仗。我跑了一段該走的路。我守了一生信守的信仰。我戰鬥戰到最後的戰場。)」

8. 關於拉梁下台:
選戰結果雖然未必足以令梁振英不能「入閘」選特首,但從他「奸」苦經營「港獨」議題,而被「棄保效應」輕易蓋過一事來看,「港獨」不單是梁振英一手炮製的「偽議題」,更是香港人一致公認的「假革命」。
梁振英搞的「仇恨運動主流化」,在「小農DNA」還是大量供應的內地,或仍行得通,但在「西方價值觀」早已飛入尋常百姓家的香港,顯然沒市場。

9. 關於何謂「革命」:
《十月圍城》裡的孫中山,說過這樣的一段獨白:「十年以前,衢雲兄跟我在此討論何謂『革命』?當時我說,革命,就是為了四萬萬同胞人人有恆業,不啼饑,不號寒。十年過去了,與我志同者相繼犧牲。我從他鄉漂泊重臨,『革命』兩字,於我而言,不可同日而語。今天再道何謂『革命』,我會說,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經文明之痛苦,就叫『革命』!」

10. 關於「革命」真義:
「革命」原意為「變革天命」,即是「改朝換代」。
及至清末,「出口轉內銷」,由日本傳回中國,並隨新時代「加送」英文「revolution」的內涵。
簡言之,革命是有大規模人群參與的、高度組織化的、旨在奪取政權並按照某種意識形態,對社會進行根本改造的體制外政治行為。
革命又可以進一步劃分為政治革命和社會革命。
政治革命旨在奪取政權,並改變政權性質,但不對社會結構進行全面重建;
而社會革命的發動者則會在奪取政權以後,改變現存政權的性質,並對整個社會結構進行徹底的改造。(趙鼎新《民主的限制》p.126)
香港新一代心目中的「革命」,是這樣的嗎?

 

1個許諾:

經過這次選舉,令我們更加確信,《852郵報》存在的目的,是和您一起,尋找一個更美好的香港,創造一個更美好的維城。
在尋找的歷程裡,可能會很辛苦;在創造的試煉中,可能會很痛苦。
但在辛苦裡,但在痛苦中,有幸福,有和應,有共鳴!

(圖源:有線新聞截圖)

分類:|發表於2016年9月5日 下午5:16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2016年立法會選舉結果 – 商界(第一)、金融服務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