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戰立會】何君堯僅多李卓人約5500票奪尾席 更足證周永勤遭「強力部門」迫退可信?│范中流

關於選舉後,我想說的還有……│游清源│社評

2016-9-8 17:21
字體: A A A
關於今屆立法會選舉後的感受,我想說的還有10點:

1. 關於誰輸誰贏:
公民黨「表輸實贏」(請看陳琬琛)
民主黨「表贏實輸」(請看涂謹申)
自由黨「表輸實贏」(請看周永勤)
新民黨「表贏實輸」(請看容海恩)
張曉明「有輸無贏」(請看《成報》)
梁振英「表裡通輸」(請看「我本人」)

2. 關於雷動計劃:
實話實說,我只「玩」了一次雷動計劃,而且是在啟動初期「玩」。
我不相信大部分選民是根據雷動計劃的指引去投票的,要信,不如信「棄選效應」(鄺俊宇)、「求變心態」(劉小麗),以至「保命行動」(朱凱迪)。
敗選者歸咎雷動計劃,儼如打完牌哭牌喪、跑完馬哭馬喪、賭完波哭波喪,也許可以令自己沒有那麼難受,但同時卻侮辱了選民的智慧。

3. 關於選民智慧:
選民的智慧再清楚不過,無需什麼「雷動」、「電動」、「衝動」!
以超級區議會的選情為例,選民只需看到三位泛民候選人相繼棄選,即知事態嚴重。
基於常識,自然會票投從政經驗和知名度都相對不如的鄺俊宇。

4. 關於排隊理論:
選民大舉票投鄺俊宇,情形就如在超級市場排隊付費,本來有六個櫃位六條隊,但其中三個櫃位忽然關閉,那三條隊的人群,自然都會湧去最少人排隊的一個櫃位(不妨說「有一個櫃位,叫鄺位」)。
更何況,涂謹申那個櫃位,最初甚至「截龍」,叫人去排「鄺位」呢!
至於其後涂謹申陷於敗選邊緣,固然因為民主黨進退無方,但根本問題,還須看看當今顯學行為經濟學。

5. 關於有限理性:
傳統經濟學都假設人類是完全理性的,但197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百科全書型學者赫伯特西蒙(Herbert A. Simon),則在完全理性和完全非理性之間,提出「有限理性」(bounded rationality)的概念。
西蒙指出,基於一般人可以掌握的資訊有限、能夠掌握的資訊有限、解決複雜問題的認知能力有限,因而所能夠考慮的方案也有限,終而往往都會尋找滿意方案(satisfactory solution)多於最佳方案(optimal solution)。
由此路進,人類,與其說是完全理性的「經濟人」(economic man),毋寧說是有限理性的「社會人」(social man)。
其後,有限理性就成為行為經濟學家所服膺的基本假設。
而行為經濟學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考量,就是「價值函數」(value function)。

6. 關於痛苦快樂:
「行為經濟學之父」塞勒(Richard H. Thaler)在其新著《不當行為》(Misbehaving)裡,用通俗的文字解釋價值函數,並指出「損失帶來的痛苦程度,是獲得所帶來的快樂程度的兩倍」
我的簡單比喻:
你遺失一百元紙幣帶來的痛苦程度,是拾得一百元紙幣所帶來的快樂程度的兩倍。
塞勒的結案陳詞:
「這種在損失與獲得等量的條件下,人類對損失比獲得更加敏感的現實,就叫做損失規避(loss aversion),這套理論可說已成為行為經濟學家的最強大利器。」
緊接地氣:
支持民主的香港選民因為害怕損失立法會的關鍵少數(不想遺失一百元),而情願不去爭取多一兩個議席(放棄拾得一百元),這當然不是最佳方案,但在資訊龐雜、訊息混亂的情況下,卻是滿意方案。
所以,香港選民或者不是完全理性,但也不是完全非理性,而是有限理性的。
他們是在有限的條件下作出理性決定。
說了這麼多,我想說的,其實是:
過度簡化的政客們和過度分析的學者們,不要侮辱香港選民!
大家須認清,最堪侮之者,是為梁振英!

7. 關於振英必敗:
梁振英機關算盡,為求連任,私心妄想,自編自導「港獨」議題,猶幸港人多具智慧,致其奸計不但不得逞,甚至可謂繼「自由行之父」、「港獨之父」後,榮膺「民主之父」。
相傳張良獲世外高人黃石公傳授《素書》,得以助劉邦打天下坐天下,其中有云「敗莫敗於多私」,意謂以天下公器遂一己之私,必敗無疑。
更何況,相傳是曾蔭權的遠祖曾子曾經講過:「用師者王,用友者霸,用徒者亡。」
懂用良師可以成王者,懂用益友可以成霸主,但只懂用乖乖的學徒、劣徒,甚至只懂用歪歪的歹徒、匪徒,就只會敗亡。
梁振英的「師父」是董建華,「朋友」是邵善波,「徒弟」是陳茂波、吳克儉、馮煒光……這樣的班底,只會誤盡蒼生,遑論連任!

8. 關於「協調」選戰:
張曉明為了編寫其「新香港」劇本,在無能無力作出「協調」後,竟不惜訴諸「強力手段」,不但出賣傳統土共(保容海恩棄鄧家彪),甚至恐嚇溫和建制(保何君堯凶周永勤)。
從此,
除了「蛇齋餅粽」,還有「龍虎紋身」;
除了「闔府統請」,還有「殺你全家」;
除了「掌心雷」,還有「黑星槍」!

9. 關於永勤「倦勤」:
周永勤先「被勸退」再「被外遊」,令人想起在杭州G20峰會前夕,200萬杭州人「被外遊」,以至周邊工廠「被停工」,都是「顧全大局」的表現。
繼「北京藍」、「上海藍」、「杭州藍」之後,相信無需太久,就會出現「香港藍」。

10. 關於政治暴力:
朱凱迪一而再、再而三受到暴力威嚇,在灣仔警察總部大門外高喊「人人都是朱凱迪」!
由「人人都是李旺陽」開始,四年來,香港人已經不知高喊過多少次「人人都是XXX」,如今竟然輪到要為候任立法會議員高喊,不禁令我想起古早的24個字:
天發殺機,移星易宿!
地發殺機,龍蛇起陸!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圖源:蘋果日報)

分類:|發表於2016年9月8日 下午5:21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決戰立會】袁國強指政府會「跟進」周永勤「被棄選」 隨時變林榮基式「hea」跟?|王夕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