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姚啟榮網誌

非建制棄選第一人 胡穗珊:只想盡自己能力推谷投票率|方浩文

2016-10-10 20:01
字體: A A A

胡穗珊在今屆立法會選舉代表工黨出戰九龍東,未能如願當選之餘,更成非建制陣營首位宣布停止選舉工程的候選人,引發後來接連有候選人「棄選」,而非建制亦成功保住議會的少數否決權。胡穗珊坦言,下這個決定時,其實並沒有想太多。

「我當時只係諗一定要有好多人投票」

「最關鍵係喺街站宣傳時掌握到市民嘅情況,就係大家都好舉旗不定,甚至寧願唔投票,去到選前兩三日都仲係咁。我當時只係諗一定要有好多人投票,再加上民主動力個大型民調公布,我難以取得一席,咁何不做決定,畀選民見到非建制候選人係有決心嘅。」

「有人會問點解唔早啲宣布,但睇返成個九龍東候選人嘅路線上,工黨冇乜同人重覆,而路線嘅嘢,冇咗就冇咗,唔係話有三個差唔多嘅政黨,少一個都有其他人承接到,所以一直都冇諗過停止選舉工程呢個諗法。不過去到決定嗰刻,已經覺得選民喺今屆議會似乎最緊張嘅,係點攞到最多嘅席位,明白到之後盡量做啲嘢令到呢個首要目標較易做到。」

「唔敢期望會否有人跟停選,但唔代表冇期望」

九龍東的選情是五區當中最沒驚喜的一個,一直的滾動民調都顯示,五席當中建制和非建制各取兩席,第五席則以「獨立」謝偉俊成數最高,故九龍選情對胡穗珊決定選舉工程時,只佔很小部份。「九東成日出現嘅問題,簡單而言就係熱血公民黃洋達,民主黨同公民黨以外嘅非建制票加加埋埋有六萬幾,理應攞到第三席,但又一直拎唔到,無可否認係一個幾難處理嘅問題,同樣情況會否維持到下屆,很難講。我當時都有諗,叫停選舉工程是否代表可以拎到第三席?其實都係搏一搏,選民點揀係佢哋決定,就算拎唔到都唔代表叫停係冇用,最少超區同港島嗰度真係有用,所以對我而言最大的效果是谷高投票率,令選民重拾信心。」

九龍東的選情不是最大考慮,叫停選舉工程又有否期望過會有人跟從?「最難嘅地方係之前冇人提出過,我冇諗會否有人跟,當然有人跟係好事,因為冇人跟好大壓力,但覺得要畀一個訊息出嚟,盡自己一份力,幫選民達成奪最多議席的目標。雖然唔敢諗會否有人跟從,但唔敢唔代表唔期望,只能夠自己先做決定,再去睇吓有冇其他人跟。我嗰刻真係冇諗咁多,做到幾多得幾多,甚至冇把握停止選舉工程,能夠做到推高投票率嘅目標;呢啲嘢唔係計算好必定成功先做,而係當呢步棋已係最大一步,咁就去行啦。」

「『兩屆嘅飛夾埋嚟,贏硬!』我未至於咁天真」

胡穗珊是四名工黨地區候選人當中,民調支持度最低的一個,由她來停止選舉工程,又是否為了保住其餘黨友?「票係冇得咁過嘅,我自己選擇候選人時都冇咁嘅考慮。的確會有人對工黨嘅整體印象有改善,但有幾多會轉化為選票呢,投一個人有好多考慮,例如勝算及同區其他候選人等。」

不說今屆選舉,今次先參選復棄選,又會否是為了自己及工黨未來四年累積政治資本?「四年係好長,選民亦好無情,你要喺呢四年都要維持到。大眾對你嘅可能印象好咗,起步點高啲,但唔可能唔做其他嘢,隨時有可能因為一啲事而全部還返晒出嚟,『兩屆嘅飛夾埋嚟,贏硬!』我未至於咁天真。選戰向來長打長有,當選後都要為四年後打算,做工黨主席,我係計劃未來10至20年都會喺呢個圈,參政之餘亦會做政策倡議嘅工作,所以考量從來不是以一屆兩屆來起點;同樣地,工黨需要有新嘅領導同改變,選舉只係其中一部份。」

總括而言,由參選至最終停止選舉工程,胡穗珊認為自己是得還是失多?「對工黨嚟講就一半半,成績唔係好好。不過對自己一定係得多,成件事都係一個經驗,由選舉點部署,點證明自己係一個值得信賴嘅候選人,成件事累積咗好多經驗。決定停止選舉工程嘅其中一個得著,其實係喺咁未知嘅局勢入面點樣落決定,不過未至於係最大得著,因為點同團隊溝通合作都好重要。」

(撰文:方浩文)(圖片來源:胡穗珊FB)

延伸閱讀:胡穗珊:工黨係一種價值,唔止係個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0月10日 下午8:01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風火會:有限度的膚淺|讀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