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似下屆特區阿二」為林鄭開定三張期票!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抬起你的頭來|陳頌紅網誌

2017-1-1 14:00
字體: A A A

如果有一天,就像某些奇情科幻電影那樣,伴侶被人換了一塊臉皮,我猜,我依然可以憑他的頭頂,一眼就認出他。因為,他頭頂上每一個毛孔、每一寸頭皮、每一條頭髮的粗幼和生長方向,我都瞭如指掌,甚至比我了解自己身體任何一部分都多。

多謝喬布斯,多謝iPhone!自從出現智能手機,我跟伴侶外出時,最樂於跟我「對望」談情的,就是他那一片情深款款的頭頂。有一天我終於忍不住詢問他的頭頂:「是不是有什麼要緊的事?」伴侶這才慢慢抬起頭,怔了一下,微笑著把手機放下。我給他一個like,「還以為你聽不出我的弦外之音。」

且別說應否珍惜相聚時間,有好幾次,伴侶邊走邊回覆短訊,要不是我在旁拉著他,叫他「小心樓梯」,他可能會一腳踏空掉下去。

二O一四年一月號《科學人》雜誌引述《意外分析與預防》期刊一篇論文,指在二O一O年,美國約有一千五百人,是因為只顧低頭玩手機而跌得頭破血流,要送往醫院治理。

論文作者是俄亥俄州立大學的城市規劃教授Jack Nasar,他預計,由二O一O年至二O一五年,玩手機出意外的行人將會以倍數增加,只是很多人可能只受輕傷,而不會到醫院求醫,所以官方數字並不可靠。又或者,不少人因為覺得這樣受傷是糗事,即使遇到問卷調查也不會承認。

《科學人》專欄作者Steve Mirsky指出,根據資料,大部分因為玩手機而受傷的人,都是介乎十六至二十五歲的男性,所以即使受傷,痊癒能力還是尚高。不過年紀漸長,一旦滾下樓梯,撞上什麼東西,後果可不是說笑,因為撞擊力度,是等於質量乘以速度,隨時要你的命。

Mirsky憶及一次在馬路上,看到一個騎著電單車,但雙手完全沒有抓緊扶手,而是只顧寫短訊的極度危險駕駛司機。他駛到這個司機身旁,給他的忠告是:「請你記得填寫器官捐贈卡,因為也許有一天,你的器官可以拯救好幾個人。」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分類:|發表於2017年1月1日 下午2:00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眾新聞》面世 冀以眾養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