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的痛苦|劉山青網誌

首報二戰「最傑出女戰地記者」霍林沃思逝世:刺激的工作使我不怕機關槍

2017-1-11 22:24
字體: A A A

首位報道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的英國戰地記者霍林沃思(Clare Hollingworth),昨日傍晚在香港逝世,終年105歲。霍林沃思被譽為「無可爭辯是最傑出女戰地記者」(the undisputed doyenne of war correspondents),她亦曾表示,「我會在搖晃不定的電梯中感到害怕,但置身於機關槍下我卻不怕,工作帶來的興奮克服了恐懼。」

助難民逃離納粹 被賞識成戰地記者

出生於1911年的霍林沃斯,在英國中部小城李斯特(Leicester)長大,童年時已對寫作、戰事很有興趣。在父親堅持下,霍林沃斯不太情願地到國內的科學學校上課,並到烏斯特市(Worcester)的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 Union)擔任秘書。其後,霍林沃斯先後就讀倫敦大學(University of London)和薩格勒布大學(University of Zagreb)修讀克羅地亞文。

成為記者之前,霍林沃斯熱衷於社會運動。30年代末,她曾為慈善組織協助過千名納粹難民,亦在1938年到達波蘭華沙、邊境城市卡托维兹(Katowice),向逃離蘇台德地區的天主教徒、共產主義者和社會主義者提供援助,包括幫助難民取得英國簽證。同時,她亦不定期為左派雜誌《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供稿。

在波蘭工作的豐富經驗,使霍林沃斯在1939年回到英國、遇到《每日電訊報》(The Daily Telegraph)編輯屈臣(Arthur Watson)時,被聘請為駐波蘭特派記者。獲聘的第二個早上,霍林沃斯就坐上了往波蘭的飛機,並開展她為期42年的記者生涯。

霍林沃斯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事跡,是其報道二戰爆發的獨家新聞。1939年8月28日,她向英國總領事借了一輛房車,駛過禁區進入德國,購買大量菲林及電筒、紅酒等雜物。回程時,一陣強風吹開了原本遮蓋數千架坦克、大炮、裝甲車的屏風,霍林沃斯更發現軍備都指向波蘭一方,遂立即返回波蘭通知總領事,事件翌日登上《每日電訊報》頭版,轟動全球。

德國在9月1日入侵波蘭,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揭開序幕。霍林沃斯當日致電英國大使館報告入侵消息,但由於英德仍在進行談判,大使館官員對霍林沃斯所言充滿懷疑,「垃圾,他們還在談判呢。」(Rubbish, they’re still negotiating.),霍林沃斯只好把聽筒伸出旅館窗外,把納粹德軍的炮火聲傳到聽筒的另一端。

與警察、死神周旋 目擊六四發生

霍林沃斯的採訪生涯充滿驚險,她於1940年報道羅馬尼亞卡羅爾二世國王(King Carol II)退位時,因違反審查條例被捕,為免被送到警局,霍林沃斯在警察上門前脫下衣物,向門外高呼「我沒有穿衣服,你們不能逮捕我」,並把握時間致電駐當地大使館秘書漢基(Robin Hankey),漢基在幾分鐘後到場,把裏著毛毯的霍林沃斯護送到大使館。1946年,大衛王酒店(King David Jerusalem Hotel)發生爆炸案,91人罹難,霍林沃斯和丈夫霍爾(Geoffrey Hoare)當時和酒店只有300米距離,剛好和死神擦身而過。

此後,霍林沃斯先後到過埃及、土耳其、希臘報導,又採訪了巴勒斯坦、阿爾及利亞、中國,也門亞丁及越南等地的衝突。霍林沃斯在1973年被派駐中國,成為首名獲派駐北京的西方媒體記者,亦曾與時任總理周恩來及毛澤東妻子江青見面。直至1981年,她以70歲之齡退休及移居香港,亦曾居於英國、法國及中國,甚至親眼目擊六四事件發生。

霍林沃斯在90歲後視力全失,行動不便,她2004年回顧其職業生涯時表示,「我不勇敢,也不天真。我知道那兒很危險,但我認為能夠見證,能夠做一些甚麼,也是一件好事,現在的我或多或少有點放鬆。我以前會停在車上睡一覺,吃點餅乾、喝些酒,然後又再上路。在那些日子裡,我們總說只要有『T and T』──打字機(Typewriter)和牙刷(toothbrush),就可以去任何地方了。」

六年前,霍林沃斯再接受《每日電訊報》訪問,仍然十分懷念於戰場馳騁的日子,「變老是個非凡的過程。但我只夢想能永遠年輕,我可算是一個年輕人呢」。被問到如果時間倒流,她收到一則報道工作,又會到哪兒去?「我應該會看看文件,然後說:到最危險的地方去吧,因為那兒總會帶來一個好故事。」

(圖片來源:BBC新聞及《每日電訊報》截圖)

分類:|發表於2017年1月11日 下午10:24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奧巴馬,真的,演活了美國夢|David Tang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