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拆解恩倬與地獄使者的關聯?|鍾樂偉網誌

【西九故宮】林鄭450萬顧問費或涉隱瞞開支 利用指引漏洞濫用程序|廣雅仁

2017-1-11 22:39
字體: A A A

西九故宮文化博物館項目由今日開始,一連六個星期假中環展城館作公眾諮詢。身兼西九管理局董事局主席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連同項目建築師嚴迅奇昨日出席啟動禮,並嘗試以一份有32條問答的新聞稿澄清外界對項目的質疑。殊不知,昨日一役卻惹來更多疑問。

涉「拆細」工程避審批

林鄭月娥上週被揭露,涉嫌繞過董事局,擅自委聘嚴迅奇作項目建築師。昨日林鄭月娥親自承認,她是首個接觸嚴迅奇的官員,聘用嚴迅奇亦是她的決定,不過強調自己沒有「偷步」,只是希望做好前期工作,讓董事局可以在有基礎的情況下討論。她又透露,當局與嚴迅奇至少有兩份合同,包括聘請對方作項目設計顧問,顧問費為450萬,由西九管理局支付。

至於為何不在接觸嚴迅奇之前首先知會董事局,新聞稿就解釋,根據指引,低於500萬的顧問合約及其單一招標安排,屬行政總裁、項目監管總監連同財務行政總裁的批准權範圍內,毋須董事局同意。

正如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昨日接受本報查詢時所指,根據政府的說法,嚴迅奇的身份一直是建築師而非設計顧問,像故宮博物館這樣的工程項目,建築師的合同價值一定超過450萬,現在嚴迅奇突然多了一個顧問身份,政府的做法很可能是將一張工程合同「拆細」來逃避審批。

涉利用指引漏洞隱瞞開支

有會計界資深人士向本報透露,一般公司設定審批限額是為方便管理層運作,但如果事件性質特殊,亦須提前知會董事局。在故宮文化博物館的項目中,35億元的建築費用必定需要經過董事局審批,但林鄭月娥現時的做法,則是利用指引的便利,將35億建築費拆細支付450萬予嚴迅奇,意圖規避審批。

該人士指出,雖然林鄭月娥的做法屬權限之內,但在這件事上就明顯讓人覺得,她是利用指引的漏洞作為自己獨行獨斷的藉口。

林鄭月娥昨日在記者會主動提及,因為項目保密性高,所以在前期籌備工程只有包括她在內5人參與,除她以外,還有西九管理局行政總裁栢志高、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馮程淑儀、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副署長吳志華以及前建築署副署長鄧文彬。

該資深人士指出,一般企業為了避免公司內部有人濫用程序,用支票向客戶支付酬金時,支票簽署者及入賬者必須是不同人,企業通常亦會要求支票由兩位授權人士共同簽署,則簽署及入賬的程序就應須由三位人士完成。如果按林鄭所說,核心小組僅有五人負責,則令人質疑支付嚴迅奇的450萬元酬金由誰入賬,若相關程序全是由林鄭月娥或栢志高,或者他們兩個負責,則有別於一般的商業做法。核數師在核對賬目時,若發現同一人參與多個程序,或有高層人士參與入賬的程序,一定會多加追問;如果核數師沒有發現問題,則更令人質疑,有關人士入賬時可能涉及隱瞞開支。但如果入賬者是西九會計部,則代表該項目不只有五個人知悉,推翻林鄭月娥昨日的說法。

關梓謙:董事局決心隱瞞 公眾不會知道真相

於今屆特首選委會選舉會計界成功當選的「民主進步會計師」關梓謙接受《852郵報》查詢時表示,行業規定中並無成文規定,要求支票簽署人和入賬人身份要不同,但在商業交易中,大部分有關聯的公司為了避免予外界有「左手交右手」的印象,都會選擇用不同公司及董事名字來簽署。這樣的情況,不會引起不熟悉內部運作的公眾懷疑,不過熟悉行業的核數師在查冊時,必定會知道公司和公司,以及董事及董事之間的關係。

關梓謙又指,因為核數師的責任是為公司服務,其角色亦不允許其直接向公眾披露公司情況,所以一旦核數師發現數目有問題,會首先向公司管理層報告,看他們如何處理。他續指,如果像西九故宮博物館這個項目,董事局都屬於「自己友」,可以預料即使核數師發現賬目問題,如果管理局有心隱瞞,公眾亦不會知悉。

(撰文:廣雅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分類:|發表於2017年1月11日 下午10:39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林鄭應該即刻引咎辭職![林行止導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