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升為有線寬頻提供注資計劃現場總結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他由諧星變小生|陳頌紅網誌

2017-4-21 14:00
字體: A A A

碰到熟人,不好。

尤其當那個熟人,其實已經十九年沒見過面,已經由半熟不生,變成半生不熟,就如歌曲《天各一方》裡的獨白一樣:「我哋會點吓頭,問候一下,然後已經唔知講乜嘢好。」

最尷尬是,大家剛好「搭檯」搭在同一桌,上半場一輪寒暄之後,真的找不到更有意義的話題。於是,大家惟有低頭吃、低頭玩手機,以應付無話可說的下半場。

最麻煩是,「熟人」可能基於禮貌,或者家教,嘴唇帶點震顫地說,偶然也有看我的專欄。這麼一來,為了在他面前扮文化人,本來還想趁午飯時看《蘋果日報》app的娛樂版,也不好意思看了,連忙改看《時代》雜誌,努力裝高級知識分子。

不僅如此。

本來,那天我最想吃的,是咖哩斑腩飯。但你知道,吃咖哩的時候,嘴巴會不時沾上黃黃啡啡的咖哩汁,吃完後,身上又會散發一陣歷久不衰的咖哩體味,「熟人」就坐在身邊,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只好改吃茄汁石斑飯。

還有,那天我早餐吃不飽,很想吃一頓可以捧著肚子離開餐廳的午飯。但又是因為「熟人」,我小口小口地吃,也不敢把盤子裡的飯「三扒兩撥」地吃光光,免得太像餓鬼,太沒儀態。結果,吃完午飯回家不久,又要找餅乾、果仁醫肚。

英國德罕大學生物人類學家Katarzyna Nowak,可能會把我這種行為,歸納入「觀察者效應」中(observer effect,並不等同於「旁觀者效應」bystander effect)。觀察者效應本來的定義,是指實驗對象因為知道正受觀察,便有意無意地,因應研究人員的估測,而改變自己一些行為。後來此效應也適用於因別人期望或預算,而令行為改變。例如察覺到老闆在附近看著自己,會表現得比平日落力;例如捧著熱湯時,旁人一句「小心倒翻」,反而更容易倒翻。

跟伴侶上街,有時候會遇到他一些女粉絲,如果是漂亮的,他立刻變得溫柔斯文,瞬間由諧星化身小生,也是同樣道理。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分類:|發表於2017年4月21日 下午2:00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永升注資有線 董事會主席邱達昌見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