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能批釋法屬加諸普通法「政治決定」

【候任特首】乜嘢叫做特首「法定特權」,可以特赦「七警」的「鎮暴違法性」?|丘偉華

2017-4-21 15:35
字體: A A A

當連民主黨都不想再多提,黨主席胡志偉日前提出以「特赦論」來尋求「大和解」,這議題時至今日卻仍然頗惹某些媒體的興趣,當中包括《多維新聞》網和同系的《香港01》,昨日開始先後發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一國兩制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田飛龍的專訪。

專訪其實引述田飛龍主要指,胡志偉的「大和解」建議方向正確,只是未先跟各持份者尋求共識;但他接著卻猶如擺出高姿態,提出北京和特區政府及各黨派,都要有五大「思考」方向。

簡單講,田飛龍提出的五大思考方向,即是「特赦」要依北京的底線、泛民要簽「反港獨」宣言來跟「港獨」公開切割、在立法會也要遏制「惡意拉布」和「本土派」議員、積極理解和跟涉及中港融合的各項計劃合作;到最後,中央才會「靈活回應」,怎樣對待港人對「政制發展」,以至是「經濟轉型與社會重建」等等的「實質性需求」。

在這位大陸法學學者的眼中,之所以要有這種形式的「大和解」,是因為這樣才可帶來,「香港法治鞏固」和「國家認同增進」的「正面效果」;亦因為這樣,佔中的「違法性」和「七警」的「鎮暴違法性」,就不能相提並論,前者罪不容赦,後者卻符合特首「特赦權」這一項「法定特權」,還是特首「綜合治港的一個重要的憲制性責任」。

田飛龍接著就指,中央的確樂見其成「大和解」,「大鎮反」就只是其中的「手段」,來「促成更優『和解』的前提與條件」,追求「一國兩制」的「初衷與目標」,卻原來是要以「國家的主權、安全與發展利益」為「本體」,香港的繁榮穩定與高度自治,就只是「特别的制度方法論和輔助性憲制安排」;當前中央的「大和解」思路,總體上就側重在「經濟民生和對青年成長的支持」方面。

事到如今,胡志偉日前忽然自言在未經「深思熟慮」下拋出「特赦論」,先引來本港各大政治陣營強烈反彈,然後就惹來部分親共陣營擺出強勢高姿態回應,當中來龍去脈,以至其間是否有人決定「忍辱負重」,都實在太過耐人尋味。

(撰文:丘偉華)

分類:|發表於2017年4月21日 下午3:35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反對小圈特首 抗議政治逼害」遊行記者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