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剛批「守財」不合時宜獲林鄭讚同 林行止早籲新政府別再行「富太持家」|甘樂宜

【買起香港】出版(1):中聯辦掌聯合出版港人變相進貢西環 「三中商」封殺「黃絲書」為讀者篩選書目

2017-8-3 20:00
字體: A A A

之前探討過紅色資本如何透過買起香港第四權,從而影響本港的新聞自由和自我審查現象,本篇「買起香港」就會介紹港人消閒時愛逛的書店,如何被中資買起,繼而代港人篩選「可讀之物」。

香港有三大連鎖中文書店:商務印書局、三聯書店和中華書局(簡稱「三中商﹞」,但其實「不用分得那麼小」,大家都是來自同一個集團。聯合出版(集團)為全港最大的綜合性出版集團,1988年由幾家歷史悠久的出版機構合併而成,根據其官網介紹,聯合出版的主要業務包括出版、發行、零售與印刷,屬下機構除上述三家書店外,還有萬里機構、新雅文化事業公司、集古齋及中華商務聯合印刷(香港)有限公司等。

紅色書店「總有一間喺左近」

聯合出版旗下的公司在這20年亦不斷擴張,以商務為例,1997年有10家分店,至2017年已有15間市區分店、4家分別位於中文大學、城市大學、理工大學和科技大學的書店,港鐵大圍站、紅磡站、美孚站和東涌站都有分店,連同沙田一家專賣教科書的分店,即全港共有24商務印書局。另一方面,主打本土文化書籍的三聯書店,近年亦積極擴充灣仔、鑽石山及元朗等分店。至於中華書局方面,去年Page One結束機場全數6間分店,改由中華書局進駐,連開5店,現時機場書店只有10間,法資經緯(Relay)和中華書局各佔一半,但前者只有二號客運大樓的分店在禁區以外範圍,而中華書局則在一號客運大樓及有二號客運大樓的非禁區範圍各有一家分店,變相可接觸的讀者人數勝過經緯。


(商務印書局分店圖)

本來一家在市場獨大的機構,在香港未必會引起很大爭議,問題是2015年《壹週刊》揭發,中聯辦原來全資持有一間名為「廣東新文化事業發展」的大陸神秘空殼公司,此公司同時為「新文化事業(香港)發展」的大股東,持98%股權,而「新文化事業」擁有聯合出版集團99.99%的股權,換言之,中聯辦變相可實際聯合出版集團操控。報道又指,聯合出版集團壟斷香港八成出版市場,市民光顧聯合旗下的三聯、商務及中華書局,即變相「進貢」中聯辦。

「黃絲書」「三中商」止步

當一家形同巨獸的集團壟斷香港出版界,必定直接衝擊港人可看的書。2015年《衛報》揭發,《香港民族論》、前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口述,數年前熱賣的回憶錄《改革歷程》,以及由維權律師許志永撰寫的《堂堂正正做公民》等「中共不喜歡的書籍」,「三中商」蹤影全無,報道又引述負責出版《改革歷程》的香港新世紀出版社稱,「三中商」過往也想兼顧商業利益,販賣中國共產黨不喜歡的書籍,最多就是低調一點,但現時此底線都已失守。更甚的是,經歷銅鑼灣書店事件後,連機場都變成「禁書止步」。

就算有政治書獲「三中商」看中引進售賣,都不代表日子會好過。政治書作家林匡正去年在銅鑼灣書店事件爆出後稱,「三中商」會把涉政治的書籍放到店內不起眼的角落售賣,即使是自由氣氛理應較濃厚的大學書店亦不倖免。事實上,多年來出版不少立場偏泛民政治書籍的上書局,2014年年底起亦遭「三中商」大批退書和不進新書,致翌年要開倉散貨,同年的書展亦以欠發行渠道為因,破天荒不推出新書。

「三中商」封殺政治書的情況,在2014年的雨傘運動後越發明顯。傘運後,多位作家亦紛紛出版新書,紀錄及分析這件重大事件,「三中商」對有關書目卻一律冷待。《被時代選中的我們》短短兩星期就售罄兩版,每版數量是數以千本,但「三中商」只入了不足50本發售,就算多了讀者預訂,其總入貨量依然在100本之內。資深傳媒人區家麟出版的《傘聚》雖短時間內出至第三版,但在「三中商」仍幾近不存在,灣仔三聯、銅鑼灣中華、銅鑼灣商務、康怡商務和北角商務當中,只得灣仔三聯有少量存貨,但都沒放在書架上。事實上,「三中商」甚至會影響作家的創作,有傘運書籍的作者本來已確認了新書的封面設計,會有一把顯眼的黃色雨傘,但被發行商提醒,「三中商」正在「封殺」黃傘書籍,甚至如果內容簡介提及太多雨傘運動,很有「黃絲味」的,對方也不會入貨,結果該作者要「自我審查」抹走黃傘。

以為「三中商」是以「我討厭政治」為由封殺政治書的話,就實在太錯特錯,事關一些反佔中的書籍深得「三中商」歡迎。被指是「藍絲扮黃絲」撰寫的《雨傘之殤》,指佔中與反佔中的「真正操盤手」是華盛頓和北京,內容亦圍繞運動的幕後勢力,明顯與左派的觀點相當吻合,但此書在上述的5間分店中,4間都有貨,而且數量還相當多。



中華書局自我審查刪敏感內容

除了發行以外,聯合集團亦會自行出版書籍,但曾爆出自我河蟹刪譯本內容的醜聞。中華書局在2013年出版港大學者高馬可(John M. Carroll)的《A Concise History of Hong Kong》之中文版《香港簡史──從殖民地至特別行政區》。不過被傳媒揭發中文版原來有兩個版本,其中「和諧版」刪走大部份嚴厲批評中國政府的內容,同時中華書店大規模回收原譯版,並以「和諧版」取代之,但高馬可並不知道和諧版的存在;換言之,中華書局是在未有知會作者的情況下,大幅刪除原著的敏感內容。

面對紅色資本大舉入侵香港傳媒,進而影響這個城市之新聞取向或意識形態,港人或想藉書本作逃避或慰藉,只可惜,當聯合出版壟斷了香港出版市場,影響書籍的發行甚至出版,其實已間接操控港人的閱讀空間。更諷刺的是,當大家在聯合旗下的「三中商」為讀書「精挑細選」去政治化的書目中,選購自己想看的書籍時,原來同時亦是在進貢迂迴持有聯合出版的中聯辦。下一集「買起香港」,將會探討近年教育界掀起的簡體字和繁體字的爭議,如何衝擊香港的出版市場。

(圖片來源:商務官網及FB、三聯官網及中華書店fb)

分類:|發表於2017年8月3日 下午8:00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曾鈺成忽然狂撐蔡若蓮 華麗轉身兼變臉盡收國粹精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