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轉載〉練乙錚:從文化進化的生物遺傳研究看中港撕裂|特約轉載

恐懼鳥

-恐懼鳥網誌

恐懼鳥,男,大學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從小喜歡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和恐怖奇聞,並希望將恐懼在人群中散播。facebook專頁: 恐懼鳥 Scary Bird

世界各地都市傳說系列—「美國政府試藥陰謀?」|恐懼鳥網誌

2017-8-12 22:00
字體: A A A

以下有兩個情景,大家看過後嘗試判斷其真實性:

1)美國政府為了研究某種病毒的發展,讓400多名黑人注射該病毒,但拒絕提供治療,讓他們慘死於病毒手中。
2)美國某機關為了測試一種新藥物,在沒有通告的情況下偷偷把藥物加入無辜市民的飲料裡。

以上兩個情景聽起來頗陰謀論,對吧?只有那些被社會稱為偏執狂的瘋子才會相信的輿論。美國政府是民主文明的國家,絕對不會這樣做……(以下省略一千字反陰謀論者常用的說話)

然而它們是百分百真實的歷史。

第一個情景是指上世紀20年代晚期的「培斯基黑人梅毒實驗(Tuskegee Study)」。其實起初實驗目的是良善,美國衛生署為了研究梅毒發展,讓600多名赤貧黑人(其中200為對照經)簽字同意接受實驗。雖然那些黑人不知道自己被注射是何種病毒,但至少政府承諾願意提供治療。

然而當那些黑人接種病毒後,美國碰巧陷入經濟大蕭條。在缺乏經濟資助下,衛生署竟然悄悄將實驗目的改成「觀察病毒自然發展」。簡單來說,就是眼白白看著那些病人死掉。

當那400多名黑人因為梅毒而眼盲、失智、癱瘓時,實驗人員卻謊稱那是別的病毒所致。最恐怖的是,即使到了40年代,梅毒已經可以用便宜的盤尼西林醫治時,衛生署也拒絕為病人提供抗生素。因為他們決定了讓實驗進行到底—即是所有病人變到屍體為止。

這宗黑暗實驗是直到公民運動盛起,再加漫長的抗爭,到了1997年美國總統克林頓才代表政府正式公開道歉。

第二個情景是惡名昭彰的CIA洗腦實驗「MKUltra計劃」。首先,MKUltra計劃是確實存在的項目來,美國政府也公開承認了。其次,雖然很多荒間流傳很「超自然」的實驗真偽未能確定,但那些有充分文件證明存在的實驗依然讓人心寒。
例如小編上述提及的是LSD(迷幻藥)實驗。CIA為了測試LSD的洗腦能力,但深知一種藥物很有危險性,其人體實驗很難從正規途徑獲得批准,於是收賣了一批妓女和名流,讓他們在派對和妓院偷偷在嫖客和賓客的飲料落LSD,而探員則躲在單面鏡後面,記錄服用者所有異常反應。

除了嫖客和賓客外,同樣的實驗也發生在囚犯、精神病人和癮君子身上。CIA的文件也白字黑紙寫道:所有實驗對象都是「那些無力反抗的人」。
有時候少數的變態行為遠不及瘋狂的政府機器來得恐怖。
所以很多網民都不相信什麼魔鬼附身論,但基於美國政府過去種種黑歷史,人們不禁萌起一個猜想:連串喪屍事件,是否政府又或藥廠的秘密試藥引致呢?
要探員在邁阿密街頭偽裝成毒販,然後用實驗藥假扮成毒品一點也不難。首先,正如小編剛才提及,邁阿密流行買毒品的方式是隨街找個藥頭,而不是找個穩定的來源。其次,近年流行的新興毒品無論樣式或名字都不停變換,這方式很容易讓別的藥物魚目混珠。

最可疑的地方是,除了少量大麻外,驗屍員未能在Rudy Eugene的血液找到毒品。雖然他們在胃裡找到數顆未知的藥丸,但該藥丸不屬於任何已知的毒品,包括浴鹽又或其他新興毒品的變異體。這狀況和那個向警察噴血的麻醉師Dr. Zachary Bird很相似。

另一方面,網民又留意到那些「喪屍」異常有力、極富攻勢性、難感到痛楚等特徵,和傳說中的「超級士兵」很相似。所以網上又開始流傳「CIA在街頭試驗超級士兵藥」一論。

當然毒販為了節省成本,隨便合成一種藥物出來害人也是可能的。但講到最尾,我們可以知道的東西是有限,因為所有真相都隨著Rudy Eugene被射殺而石沉大海,那個販賣喪屍藥的神秘毒頭亦都再隱身於混亂的街道裡,等待下一個受害者……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分類:|發表於2017年8月12日 下午10:00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撞樣」陳帆言論出位 遠勝其餘決策局長|甘樂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