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與蔡若蓮同為教聯人 力撐對方前何苦不利申|皇甫清

【買起香港】食物/食水(1):東江水半世紀輔助變依賴 特府建海水化淡廠隨時又益中國

2017-8-7 20:02
字體: A A A

要買起香港,市民日常生活的必需然在名單之上,最顯然易見的,就是大家扭開水龍頭就能享用的食水。1960年香港由中國大陸輸入淡水,經過逾半世紀的發展,香港的食水近八成都是來自東江水,中國已透過食水這關係生存的要素「買起香港」。

先講香港供水的發展,根據中大學者李家翹在《重寫我城的歷史故事》一書中就指,港英政府在1960年11月與中國政府就香港供水一事簽訂協議,另一方面,亦積極發展水務建設,包括興建船灣淡水湖和萬宜水庫,更在1959年起開始研究,1975年正式投產的樂安排化淡廠。然而,與此同時,中英政府在1979年開始香港前途問題談判,5年後簽訂《中英聯合聲明》,樂安排則1978年停產,4年後以「海水化淡成本高」為由被關閉。然後,香港自主供水的故事就再沒有然後,我城日漸依靠東江水,各水庫的功能亦由獨立集水變成儲起東江水,誠如李家翹在文中所言:「因它要依靠中國供水,香港實質上已提早回歸祖國」。


由研究至正式關閉、「壽命」僅23年的樂安排化淡廠

在港英積極為港尋求自主供水的年代,東江水輸港只為輔助性質。不過自70年代起,中國供水量就逐年增加,由1979年的1.68億立方米,增至1995年的6.9億,至2008年的11億,雖近年轉為彈性供水後,供港水量有所回落至不足10億,但 20%至30%食水來自本地水源,其餘70%至80%則來自東江水的比例仍不變,換言之,香港單是供水一環已為中國掌控


(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研究簡報─香港的水資源》)

其實港人是否需要這麼多東江水?答案又未必,事關至2006年之前,每年輸港的東江水水量均為固定,且逐年遞增,以1989簽訂、有效期為1989年至2008年的第五份供水協議為例,1995年的供水量修訂為6.9億立方米,每年增加3,000萬立方米,至2000年的8.4億立方米。隨後再議供水量的每年增幅,以2008年達到每年11億立方米的最終供水量為目標。不過即使香港的水塘滿瀉,廣東省都不會調整供水量,更重要的是,香港即使未能悉數抽取議定的供水量,也須為議定的供水量十足繳費,而且議定的年內供水量不可延至下一年抽取。


(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資料便覽─東江水輸港概況》)

雖2006年東江水改為以「統包總額」方式供港,即粵港雙方議定每年供水量上限,香港水務署則會參照水塘貯水量和降雨量,按月彈性調節輸港東江水的實際數量,但「倒水落海」的情況仍然出現。事實上,本地水塘幾乎年年滿溢,更將大量乾淨食水排出大海,去年《蘋果日報》就指,自2005年起,因水塘滿溢而排出大海的雨水多達3,790億公升,足夠逾700萬港人一年使用量。

現時不少建制派如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蔣麗芸等,莫不把中央輸港東江水視為恩賜,港人對此應感恩,云云,但世上並無免費午餐,每一滴供港的東江水,都是香港納稅人真金白銀付款購買的,而且更成負責供水的粵海集團一隻會生金蛋的鵝。立法會今年4月發表的研究就顯示,東江水的售價由2006年至2017年增了近一倍,由24.95億港元增至47.78元,而這有增無減的「買水費」亦成負責供水業務之粵海投資(270)的主要收入來源。值得一提的是,亞洲金融風暴期間,廣東省的窗口公司廣東國際信託投資公司(GITIC)出現財困,未能償還兩億美元的債券本金,連帶系內的粵海投資及廣南均出現周轉問題。當時的總理朱鎔基委派當時的廣東省常務副省長王岐山,去收拾這爛攤子。東江水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被注入粵投,令粵投起死回生的(當時港府與粵投簽訂的30年供水協議,估值高達22億美元)。

另外,上述的「統包總額」購水方式,水務署可每月調節供港水量,但前提為每年要付固定水價,而且除2006年起的首三外就每年加價,就算香港沒有取足供水量上限,都要付足固定水價。根據資料,自2006年落實「統包總額」以來,香港都未曾試過取足東江水,平均只取上限之85%,最多是2011年取了8.18億立方米,僅差200萬立方米就達全年上限。一方面固定水價年年加,另一方面香港取東港水又未達上限,即每立方米的東港水售價實比協議所定的還要高。

當社會上要求東江水棄「統包總額」,改以按量收費的方法定水價,民建聯葛珮帆、經民聯盧偉國和工聯會何啟明等,都同撐「統包總額」,聲言按量收費會影響供水穩定,又指改收費方法未必可減水費。不過實情是,深圳和東莞同樣有光顧東江水,但只有香港使用「統包總額」的計算方法,無他,因為香港每立方米的水費都遠超上述兩城(如下圖);如此一來,誰會捨得改以按量收費來為供港東江水徵費?

對於社會上要求研究海水化淡的聲音漸強,政府決定興建將軍澳海水化淡廠,望在2020年落成。不過中國國家海洋局在2015年發表的《2014年全國海水利用報告》就指,全國海水淡化之產水規模日達92.69萬立方米。換言之,海水化淡隨時為中國繼東江水後,另一個循水利買起香港的方法,所謂自主供水還不過是鏡花水月。

一句到尾,香港的供水問題由港英年代開始,根本都是一場政治角力,由起初極力確保香港之主供水能力,到九七大限前途已定後,就高度依賴東江水,甚至變成建制派口中的「要不是國家給香港東江水」。然而港人每年付數十億公帑買水的同時,在取水量和水價等方面,卻任由「國家」予取予求,更成粵海投資的主要收入來源。明天將探討中國政府在食物方面如何從多方面「買起香港」。

(圖片來源:水務署及立法會研究報告)

分類:|發表於2017年8月7日 下午8:02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買起香港】人心要回歸,股市都要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