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幼園虐兒案被指與解放軍有關 公安拘捕女教師與「造謠者」

鍾樂偉

-韓國評論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系博士候選人,喜歡研究兩韓政治與社會文化。

韓劇《今生是第一次》:從《19 號房間》談到「N 拋世代」的婚姻觀|鍾樂偉網誌

2017-11-25 19:55
字體: A A A

置業從來象徵著人生踏入另一階段的指標,韓國人也不例。可惜到了 21 世紀的今天,韓國國內經濟環境的不景氣與工作再不如昔日般穩定,能擁有自己的物業,已再不是現在社會的常態,取而代之,是今天大部份的韓國青年一代,雖然已進入談婚論嫁的年紀,卻因為種種經濟與社會因由,被迫放棄成家立室的目標,選擇過著獨自生活的孤單日子。

近來在韓國社會引來不少話題的 tvN 劇集《今生是第一次》(이번 생은 처음이라),就是以今天韓國青年人面對著人生大計與婚姻取態為故事主線,講述三位有著不同談戀愛與婚姻心境的女子,如何在社會主流環境轉變下,衝擊著她們對生活與人生計劃的看法。女主角尹志浩(庭沼珉 飾)因為負擔不了置業的開支,決定與擁有屋子,但一直被母親逼婚的男主角南世喜(李民基 飾)假結婚,各取所需。另外,志浩的兩位好女性朋友,秀智(李絮 飾)與浩朗(金佳恩 飾)則有著截然不同的婚姻觀:一個愛好自由的戀愛,視與男友相九為開放關係;一個卻視與男友元錫為唯一的結婚對象。可是,他們二人卻不約而同地在婚姻決定上,被傳統價值挑戰,下不定主意。

從開始之初,到近來播出的數集中,劇集《今生是第一次》接連不斷地在劇情滲透出不少情節,都是談及今天即將或剛踏入 30 歲人生的韓國男女性,如何面對傳統家庭中,家人仍舊保留著昔日傳統婚姻期許的價值觀,與今天新時代下,不論男女卻抱持著難以滿足家人,並只想過著單身生活的觀念衝擊。就如劇中的男主角南世喜,一直過著自得其樂,對談戀愛毫不關心的獨身生活,連身邊的朋友也經常取笑他,甚至打賭他是「同性戀」與「無性戀」者。可是,他的媽媽卻是傳統得一直著急兒子的婚姻,經常迫他相親。

同時,對於女主角志浩這個出生於 1988 年(稱為「88 生」),進入 2017 年卻被改稱為「88 萬世代」(即是因工作不穩定,平均月薪只有88萬韓圜)的低薪一族來說,婚姻與談戀愛也是她們從不想到,且遙不可及的人生一部份。我們知道韓國今天青年人一代,除了自創了「地獄朝鮮」一名詞,來描述他們今天生活在一個比封建的朝鮮時代,更不公平更沒有出身機會的地獄世界,更經常把自己定位為「N拋世代」,即生活在今天極嚴峻的韓國社會下,他們因著經濟問題,被迫放棄戀愛、結婚、生子、置業、人際關係與夢想等等的人生目標。結果,劇中的女主角正是今天韓國社會青年人的寫照,她的忽然結婚,不是因為談戀愛,而是為了解決自己的住所需要。所以,看得只從實際角度,有利就結無利就行單身,就是今天韓國年輕一代的婚姻觀。

而因為婚姻為個人生活帶來犧牲,縱使有感情的情侶,也不容易跨越這一關,正如劇中的另一男副角沈元錫,為了滿足女朋友一直夢寐以求達成的結婚夢想,他決議犧牲自己,放棄自己的夢想,改至另一份未能為他帶來成功感的工作。可是,一次又一次的挫敗,令他也開始質疑自己人生,為何要為婚姻放棄自己夢想。最終,他面對不了自己,因而選擇與女朋友浩朗結束七年的愛情長跑。所以,對於「N 拋世代」來說,感情與夢想兩者間的犧牲,他們寧可放棄愛情,享受獨身,但也要維持著自己應有追求的夢想。

這樣今天韓國青年的婚姻觀,就能推演至為何《今生是第一次》的第 13 集裡,女主角會提出的那一本她從少愛看,由英國女作家「多麗絲萊辛」撰寫的短篇小說《19 號房間》。因為該個故事主要是講到一位本來擁有模範婚姻的已婚女性,為了尋找自己獨個兒的心靈空間,決定在家中另覓一個小房間,讓自己可以沉寂躲避一下。可是,後來,當她的家人一個接一個都開始侵佔她的私人領域後,逼不得已她決定在市外一處廉價的賓館,租下一個小房間,每天在那裡平靜地休息一會兒,那怕只是數小時,她的心靈也得到一定慰藉。只可惜最後那個地方,也被她的丈夫發現了,但她卻未有向丈夫坦白,只是在騙她有外遇,結果二人以悲劇方式,完結故事。

2017 年韓國的今天,不少「N 拋世代」的青年人,都因為時代環境轉變,還有種種經濟條件的問題,不再視婚姻生活為人生下一階段必走的路。正如上年統計部公布的數字顯示,2016 年韓國國內男女成婚的數字,是自 1974 年以來最低,只有 28 萬。當中,適齡的 20 多歲青年人接受訪問,只有 4 成表示有把結婚視為人生目標,而工作極不穩定、沒有能力置業與收入低都是他們最主要選擇不結婚的原因。

不結婚而選擇獨居,都是今天韓國社會青年一代最慣常與推崇的生活模式。如《今生是第一次》中提及的小說故事《19 號房間》裡,那位妻子一樣,韓國青年人現在都以希望留一個空間給自己,不受別人干擾,作自我開解或自辯的理由,來解釋為何今天的青年一代,往往對婚姻與婚後生活不再抱有不設實際幻想的主因。又或許彷似劇中女主角的獨白所言:「小說中,接吻之後都沒有故事,是人們不想面對之後發生所謂真正的故事,因為那都可能是黑色,是灰暗的」婚姻對於今世代來說,也許就是那真正故事的開端,沒有人敢觸碰,他們都只是希望留在自己的「19 號房間」。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分類:|發表於2017年11月25日 下午7:55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中西區議會兩議席明補選 選前宣傳品屢遭刻意毀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