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國教:活在自己國家的低端人口|全民教育局HKEd4All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笑翠鳥|姚啟榮網誌

2017-11-27 23:52
字體: A A A

最近一個網站舉行澳洲最受歡迎雀鳥選舉,暫時領先的是有「垃圾鳥」外號之稱的白䴉(ibis),又稱赤鷺。根據中文維基百科的注釋,澳洲白䴉是一種在澳洲隨處可見的大型鳥類,在公園、港灣和河畔出沒。近年來因為飲食習慣不佳,被澳洲人稱為「垃圾鳥」。「飲食習慣」是人類文化特徵,「大吃大喝」就是一種特別的吃和喝的文化。維基形容白䴉這種雀鳥「飲食習慣不佳」真是滿有創意,可圈可點,大有弦外之音。

初到悉尼,見白䴉有長長的嘴,就聯想到鶴(crane)。 讀書不求甚解如我,以為牠是鶴科。其實以前在香港,每天上班下班,見人多過見雀鳥。要觀鳥,不容易。不但要帶備望遠鏡等器材,而且要老遠跑到郊外,花上大半天。那時候培養不到觀鳥的興趣,所以根本不知道有什麼種類的鳥。想起以前學攝影,跟老師和同學走遍大街小巷,拍攝的都是生活照片。有幾回走到灣仔海旁,渡輪靠岸,見到海鷗飛,還有就是老是在半空盤旋的黑鷹。老師打趣的說,黑鷹以前只在半空盤旋,現在越來越飛近地面,恐怕災難將至。那是二十多年前的預言,香港的現況如何,有目共睹。倒是我與老師已經失去聯絡接近十年。他的網站寫過他患喉癌,慶幸得到治療。但資料許久沒有更新,不知道他是否還健在?

白䴉跟其他在城市和人類生活的雀鳥一樣,要覓食生存,都差不多變成「垃圾鳥」。後來細心觀察,發現白䴉和鶴彼此雖然頭形相近,但白䴉的嘴長且彎向內,顏色黑漆,頗為兇惡,就開始懷疑牠們根本不是同類。牠們大概相似之處,恐怕就是同樣是會飛翔的雀鳥。城市的白䴉,總是愛在垃圾桶旁覓食,或是抓着垃圾筒旁,伸嘴往內東扯西扯,結果把垃圾掏出來棄置一地,難怪被稱為「垃圾鳥」。白䴉體形大,見牠覓食的樣子,覺得有點害怕,不敢走近。澳洲人和動物一起和平生活,雀鳥在你身邊覓食,反而並不害怕走近你。因為你吃剩的東西就是牠們的食物。雀鳥變成「垃圾鳥」,就是人類造成的。

有一回在悉尼漁市場,坐在露天椅子上和同事們慢慢吃午餐,身旁就有海鷗和白䴉虎視眈眈,等待你一個不留神,飛過來搶你的食物。草坡地上樹立一個告示牌,警告遊客不要再餵飼雀鳥。不過就有一個女遊客不聽話,把手中的食物拋到草坡,引起雀鳥爭相搶食。大家正在面面相覷,恐怕得罪這個專貴的遊客之際,反而一個收拾垃圾的工作人員,大聲吆喝,阻止了一場雀鳥的混戰。我們心感佩服,但又擔心他的上司事後收到對他的投訴。老實說,我從不懷疑觀光帶來經濟效益,但請不要將不當的個人行為升格為國家行為,再加諸別人身上,變成新的國際標準。既羞辱別人,也羞辱自己。

雀鳥能與人一起生活,彼此共處,並非神話。有一個朋友的後院每天定時有鸚鵡飛來,跟他要食物。只要你願意跟雀鳥打交通,牠們也一樣知道你可以和平相處。悉尼常見的其中的一種雀鳥,叫鵲(magpie),是否和喜鵲是同科,不得而知。鵲在春天交配,誕下幼兒。當人們走近雀巢,鵲以為他們騷擾幼雀,會飛向襲擊。甚至騎單車走過,也毫不例外。鵲原來非常聰明,也有良好的記憶。牠們會襲擊曾對牠惡意攻擊或唬嚇的人。但也有些鵲和人相處融洽的例子。網上其中一個分享,說到一家人每天餵飼飛來的兩隻鵲,建立了良好感情。他們後來搬到街的另一端,數天後鵲竟然找到他們的新住處,飛來相認。這一家當然高興得不得了。

有些人在後院弄了個小小的盛水的擺設,給雀鳥喝水。牠們自然飛來,聚在一起喝水。如果你要觀鳥,根本就不用走到郊外。澳洲有898種雀鳥,其中百分之45是澳洲獨有。澳洲國徽上的鴯(emu)就是其中一種獨有的鳥。鴯不會飛,高度僅次於鴕鳥,只懂得向前疾走,象徵新國家勇敢向前闖,無畏無懼。不過大城市中當然不是牠們棲息之地。要親近牠們,就非到動物園不可了。

我最喜愛的雀鳥,今次選舉中也榜上有名,叫笑翠鳥(Kookaburra),頭大,身長約一呎。笑翠鳥得此名,原因是牠們的叫聲似人的笑聲,非常響亮。清晨五時六時,笑翠鳥的叫聲是大自然的響鬧,吵醒了你,不容易再入睡。據說牠們叫聲其實是表示牠們佔領了地盤,示威不容許其他雀鳥和同類飛近。笑翠鳥外貌頗為得意,但牠是食肉的。牠們吃蜥蜴、蛇、昆蟲和老鼠。笑翠鳥總是定定的站在籬芭、欄杆和樹枝上,向四週注視,看到獵物就會迅速衝向牠。看鳥如看人。雀鳥的行為,不等於牠的外表。如果你看過笑翠鳥的嘴含着蜥蜴時的自鳴得意模樣,就不再覺得牠可愛了。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分類:|發表於2017年11月27日 下午11:52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中華民族到了最低端的時候|葉一知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