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逢國:體育學院教練需申「良民證」 政府應擴至所有體育界別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致命美味|陳頌紅網誌

2017-12-1 14:00
字體: A A A

高中的時候,能去旺角花園餐廳吃一個雜扒餐,有牛排、豬排和腸仔,已經覺得很奢侈。儲夠了錢,可以吃再貴一點的常餐(抑或叫做「特餐」?忘了),在羅宋湯之外,還多一道法國蝸牛做頭盤,簡直像過節。對於一個窮學生來說,「美國牛排」已經夠高級,來自遙遠得像世界盡頭的「法國蝸牛」,就更加不得了。如果吃蝸牛時,手勢純熟,左手拿著鉗子,右手拿著叉子,很優雅就能把肉輕輕挑出來,總有點以為自己是名門淑女的錯覺。雖然,第一次吃蝸牛,比第一次吃魚生的感覺好得多,但其實還是喜歡吃蝸牛下面的薯蓉多一點。

近年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就不想吃蝸牛。可能是某一次下雨天之後,在地上看到很多蝸牛在爬,滑滑的一團半透明東西,當時立即聯想到大感冒時擤出的濃濃鼻涕,之後對蝸牛就產生了抗拒。

不吃蝸牛,應該也沒有什麼損失,尤其在看完一些有關蝸牛的報告之後。今年七月《時代》周刊指,除了帶來瘧疾的可惡蚊子之外,蝸牛竟然是世上最致命的第二號殺手生物,每年有二十萬人,因為蝸牛而命喪黃泉(第一位的蚊子,每年令七十五萬五千人死亡)。牠們比外形更醜陋的毒蛇、蝎子、鱷魚、鯊魚等,對人類更危險。

英國艾希特大學的科學家指出,人們總以為蝸牛算不上害蟲,所以對牠們掉以輕心。由於蝸牛會吃泥土,泥土裡面有一種由生物死亡、腐化而產生的腐殖質,所以蝸牛體內有很多有害寄生蟲,例如血吸蟲,法國絲蟲,或者廣東住血線蟲。如果我們隨便吃下未經特別處理內臟,也沒有完全煮熟的蝸牛,就有可能被這些寄生蟲侵入身體,引致腦膜炎或者肝腫脹。

雖然可食用的法國蝸牛跟普通蝸牛不同,但已動搖不了我戒吃蝸牛的決心。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分類:|發表於2017年12月1日 下午2:00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美籍華裔學者張翔傳任港大校長 認同與中國大學合作並接觸教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