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劉淑儀:「以為靚餐靚酒可以擺平我 簡直係荒謬!」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弱女|陳頌紅網誌

2017-12-6 15:33
字體: A A A

正在開會的時候,如果你的男同事忽然站起來,說了一聲「不好意思,我去一去洗手間」,你會有什麼感覺?

應該沒什麼感覺吧?人有三急,很正常。

換了是女同事去洗手間,又如何?男女都有生理需要,照道理,你的感覺不會不一樣吧?

原來,竟然會不一樣。

根據英國《心理學家》雜誌,二OO四年,美國南佛羅里達州社會心理學教授Jamie Lynn Goldenberg做了一項研究。實驗中,一名假裝成受試者的女工作人員,在跟其他受試者開會期間,以「上廁所」的理由,離開了一會。之後,受試者要互相評分。結果,女工作人員得到的負面評語,比其他受試者多,而且在「工作能力」一欄中,她的得分也偏低。

但如果上廁所的是男工作人員,評分和評語,卻不受任何影響。而於另外的比對實驗中,同樣在開會中途走開,而理由換上「要出去拿一些東西」,卻完全不影響男或女工作人員的「工作能力」評分。

這就奇怪了。為什麼男人在開會中途上廁所,好像是理所當然,但女人卻遭到「如廁歧視」?

Goldenberg解釋,女性有月經,會懷孕,一生中有很多這些特別時候,她們的身體都會比較脆弱。所以自古以來,社會普遍認為女性是弱者。如果女性於不斷追求平等的職場上,顯示女性脆弱一面,例如,在開會時要上廁所,便會予人「多忍一會也不行」、「開會前沒有做好『準備』」,甚至「可能她突然月事到來」的聯想。相反,男性上廁所的次數,通常比女性少,如果他們必須在開會時走出去,其他人可能認為,他大概已經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所以容易得到體諒。

開會時上廁所,會令人留下壞印象,那麼,開會時玩手機,是否又好得多?

(圖片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分類:|發表於2017年12月6日 下午3:33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葉劉批評領展疑遭恐嚇「郁新民黨區議員」 李兆富否認:以朋友身份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