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罕有評梁君彥裁決涉干預立會 上周拒評行管會追討薪津|甘樂宜

鍾樂偉

-韓國評論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系博士候選人,喜歡研究兩韓政治與社會文化。

紀念 20 年前的今天,韓國經濟宣佈破產!|鍾樂偉網誌

2017-12-5 15:00
字體: A A A

眼看著今天因韓流帶動,首爾的鬧市都是綻放著五光十色的閃耀光芒時,難以想像 20 年前的今天(1997 年 12月 3 日),這個曾幾何時被譽為亞洲四小龍之一的冒起經濟強國,卻因為面對國內外史無前例般惡劣的經濟危機,結果在無法償還債台高築的國家欠債,最終被迫需要向當時的國際貨幣基金會(IMF)申請援助,從它們手中借入過百億美元的緊急資金,來解決即時危機。而在 IMF 得到資金的同時,亦印證了韓國國家經濟,一夜之間由經濟強國,變成了破產國家,經濟被迫由外國接管。因而 1997 年的今天,韓國社會稱那一日為韓國歷史上,自 1910 年 8 月 29 日簽署成為日本殖民地以後,第二日的「國恥日」,因為那一天,韓國又再失去國家自主權,再一次被「殖民」。

透過數年前的韓劇《請回答 1994》中,當劇情發展說到 1997 年的冬天時,我們知道不景氣的經濟環境,對剛剛踏入職場生涯的多位男女主角,還有主理棒球隊的成東鎰,都帶來極嚴峻的打擊。大部份剛入職加入金融業的新社員,都因為企業財困而無法為員工支薪,有的更甚至在資不抵債的情況下,把全部工人解僱,被迫倒閉。韓國經濟從 80 年代急速起飛,到了 90 年代初踏入亞洲經濟的先進之列,一家又一家的經濟發展引擎,韓國大財閥在終日以借貸來繼續擴張發展,而韓國人一直活在如鋼索式的發展模式之中。這個經濟泡沫,踏入 1996 年進入最高峰的一刻,因為當年韓國成功加入象徵著發達國家之列的「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但意想不到的是,不消一年之內,他們從天堂下跌至地獄,成為如過街老鼠的經濟失敗國。

話說回來,其實韓國經濟早於踏入1997 年的開始,便已有泡沫爆破的先兆。原來剛步進 1997 年的大門時,接二連三的打擊就已不斷地向韓國經濟襲來。先是來自日元的大幅貶值,使韓國對外出口成本大規模上升,造成一直賴以出口為生的大部份韓國企業面對沉重打擊。其後,因為出口萎縮,韓寶鋼鐵工業公司也無力償還借款而成為第一間崩塌的韓國財閥。兩個月後,三美綜合特殊鋼公司與真露公司也同樣因資不抵債而倒下。不足三個月後,韓國一大汽車品牌 KIA 汽車,因投資失去可償還能力,進入了清算狀態,瀕臨破產後由韓國政府出面,指令現代收購 KIA 公司,才勉強捱過了即時倒閉的危機。

但是,更嚴峻的環境出現在當東南亞發生金融風暴後,韓元兌換美元的匯率不斷下跌,從 9 月 至 11 月的間韓圜貶值了 50%。雖然貶值有助出口,但反過來說也導致外債比例特高的韓國,其債務升至天文數字水平和進口成本大增。這樣,外匯危機再加上貨幣衝擊,同時使韓國股市失去信心,股市其後下瀉了接近 70%。

面對這種千瘡百孔的局面,韓國政府不斷提出穩定金融形勢的措施,然而多是事與願違,因為一方面不少韓國財閥在 90 年代初進行過度擴張,事實上企業根本兼顧不了過多業務,到經濟危機爆發後,已無能力償還欠下的債務;另一方面,就財閥一間接一間倒閉,韓國銀行與其他金融機構的呆壞帳飆升,也做成了連銀行體系也面對崩塌的危機;再加上終日以舉外債來作經濟發展動力的韓國政府,當匯率大覆下跌後,國家外匯儲備只剩下 70 多億,不足以應付 1100 多億已到期的外債。最終,韓國政府逼於無奈地於 1997 年 12 月 3 日,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簽署援助協定,向韓國提供 210 億美元備用信貸,但從此 12 月 3 日便成為每位韓國人心目中的「國恥日」。

接受 IMF 注資後,韓國政府也要因 IMF 的要求,把經濟內部帳目全數給 IMF 和盤托出地公布,並落實嚴厲的穩定經濟計畫以及廢除當初使韓國發展起飛的重要經濟體制和做法,包括整頓金融、緊縮對大財團貸款、降低經濟成長率等多項配合措施。不少財閥因而被政府「放棄」後,連韓國第 12 大工業集團漢拿集團也要宣佈破產。

其後,企業大量倒閉、失業人數大量增加至 7% (IMF 在韓國人口中是指「I’m fired」),不少失業中年漢,因不敢告知家人已被公司開除,那些年韓國出現了一個奇怪現象,就是不少身穿西裝拿著手提包的中年男人,每天早上假扮上班,其實都是走到山上的行山徑無所事事。有些資不抵債的韓國人,更因被逼上梁山而選擇自殺,1998 年時,每十萬個死亡人口中,有 11.6 個是因經濟危機而自殺。一時之間韓國人對未來失去期望。

在韓國人眼中,1997 年的冬天特別寒冷,但面對著經濟崩潰的事實,韓國人未有放棄對國家的支持。就在國家失去償還外債的時候,為了兌換外匯償還外債,韓國舉國國民主動把自家的金飾、金龜捐獻給國家,連韓國的奧運金牌得主也把金牌無償捐給國家(這是仿傚 1907 年時,韓國因對日本殖民地威脅時未有能力償還賠款,舉國上下出現捐金救國運動)。雖然這些都是杯水車薪的行動,但足以顯示出韓國人依然相信國家,能夠在短短 20 年間從一個一窮二白的落後經濟,躍飛成為世界第 11 大經濟體,那些年的奇蹟故事。

1998 年接手這個經濟亂局的新總統金大中,認清了韓國國內扭結的政府與財閥的不正當關係,方是導致韓國經濟陷入危機的主因。因而,在上往後立刻提出改變財閥控制韓國經濟命脈的經營模式,政府決定利用權威直接介入財閥結構的調整,對沒有競爭力的財閥不再提供無償的支援,例如大宇集團就是在這個時候遭遇了解體的命運。

「捐金募銀」的舉國運動掀起國民與國家共渡時艱的決心,最終在 2001 年 8 月,韓國提前 3 年清償 IMF 的緊急救助貸款,不再受援助條件的鉗制,成為最早從亞洲金融危機中恢復的國家。在韓國人眼中,這是他們創造的又一奇蹟。

最近韓國有經濟機構在「IMF危機」20 周年紀念之時,就國民對國家面對危機的挑戰,進行了民意調查。當中大部份的受訪者都表示,發生在 1997 年的韓國 IMF 經濟危機,是韓國過去 50 多年來,為國家帶來最嚴峻與動盪的經濟與社會危機。事過境遷 20 年後,IMF時代雖然已成為歷史過去,但因 IMF 而帶動的經濟與勞動力市場轉型問題,至今仍深遠地影響著今天韓國經濟的發展。

自 2000 年代開始,韓國大企業借以緊縮來向勞工「開刀」,把昔日的終身制勞工紛紛開除,並改以短期合約(非正職)方式來聘用新員工,大幅度減省工人原有的勞工保障與應有的福利。另外,自 IMF 危機以後,韓國金融體系為了避免再一次因企業與銀行借貸問題,而衍生宏觀的經濟危機,金融機構因而轉向把借貸動力,從企業轉向個人戶推銷,大力支持信用卡消費,導致家庭負債率不斷飊升。這些問題,因而一直從 2000 年代開始植根在韓國經濟之內,在後來大舉支持財閥發展的李明博總統時代,更變本加厲的膨脹起來,且深化了韓國的貧富懸殊問題。

20 年前的今天,韓國經濟因泡沫爆破而留下了一個深遠的傷疤。當年,舉國上下的民眾憑著咬緊牙關的努力,不消兩年再一次創出神話,成功擺脫叫他們感到羞恥的經濟危機。但傷疤只為韓國財閥帶來些微陣痛,韓國政府於經濟復甦以後,再一次以「大到不能倒」的思維,毫無保留地支持著財閥的擴張發展之勢。2017 的今天,韓國經濟進入了迷失時代,當財閥已坐大變得有恃無恐與橫行霸道的時候,民眾的生活卻未有從它們手上,平均分享到應有的經濟成果,反而更感到生活卻是越來越百上加斤。向財閥「開刀」固然是大勢所趨,但試問敢下這一刀的總統,面對有可能失去財閥這個國家根基支柱的支持時,所面臨的動盪,又有誰可以有這樣的決心行事?

(圖片來源: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分類:|發表於2017年12月5日 下午3:00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超低淚點|陳頌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