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通過《促轉條例》中正紀念堂或需易名 威權時代相關刑事案需重新調查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旅遊終站|陳頌紅網誌

2017-12-7 14:00
字體: A A A

每次去台北,都住同一間酒店。因為,她房間裡的間隔、窗簾、床頭櫃,都跟我家睡房很相似。

很矛盾。在家的時候,經常把家裡的睡房幻想成酒店房間,讓思想暫代身體旅遊。但到了外頭,又會幻想酒店房間是家裡的睡房。人在異鄉,偶會想家。但問題是,如果身處一個更像家的異鄉,想家似乎只是提示自己身分的方法。

每次在台北的第一個夜晚,躺在床上,看著有點兒眼熟的天花板,有點兒親切的窗簾,慢慢就會混淆不清.到底自己身在台北,還是香港。閉上眼睛,窗外的靜,周圍的黑,讓香港與台北都一樣。幸好耳朵還聽見電視機裡面熱熱鬧鬧的東森新聞,可以提醒我,台北在眼前,香港在身後。

這次去菸廠路的誠品,在廣場外認識了一個賣米餅的女孩。她說,以前,她差不多每年都來香港,因為自小迷戀香港的一切,包括高樓、美食、衣服、明星、歌曲、電視劇等等。最近這兩年,她都有來,但發現人太多、名店太多、街上行李箱太多、冷淡的臉孔太多。而有趣的事物卻愈來愈少,每個商場賣的東西又大同小異,「連電視劇都不比韓劇好看了。」她慨嘆。於是,對香港的愛已經大幅度減退,打算未來幾年,都不會再來。最後她問:「香港變得這麼快,連我都覺得不適應,你們住在那裡,能過嗎?」

不能過,也得過。因為不是在這裡暫住的旅客,遇到不滿,情感受損,可以隨時離開,可以大聲說「我以後都不再來」。

四天很快過去,家,始終是旅遊的終站。每次回來,第一個夜晚,躺在床上,開始遊走於清醒與混沌之際,總是分不清自己身在哪兒。窗外的靜,房間的黑,讓香港與任何一個地方,感受起來都一樣。直至床頭那個有能力破壞一切幻想的鬧鐘響起,才敢肯定,這確是現實得不能再現實的香港。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分類:|發表於2017年12月7日 下午2:00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官媒《吉林日報》罕發核知識專題文章 《環時》:防患於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