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議事規則集會:現場警察戒備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伊士活|姚啟榮網誌

2017-12-11 23:52
字體: A A A

走過港式麵包店,想起以前在香港常吃的麵包和西餅,尤其那些忌廉蛋糕,下面是蛋糕,上面塗上不同顏色的忌廉,杏色像杏仁,紫色像芋。小小長方型一片,一口氣可以吃好幾片,但又好像吃也吃不飽。有一種圓形的蛋糕,圓圓的忌廉中間是橙色的像果醬,咬一口忌廉和果醬,沾滿了嘴巴。現在許多新式的麵包店,不曉得是否都是台灣人或大陸人開的店,款式別有不同。他們帶來那些水果西餅和充滿創意的餅食,好看多於好味道,價錢也不便宜,我也沒有勇氣去嘗試。有一回看到一間叫日本麵包店裡出售一些像港式的西餅,仿如重遇故人,買了數件嚐嚐,發覺味道原來不是那回事:可能放得太久了,蛋糕不鬆軟,忌廉也乾巴巴。吃了一口,就知道那些不是即日新鮮出品的蛋糕。

這間日本麵包店的麵包師傅是否真的是日本人,我沒有考證過。店裡掛了一張餅食課程的畢業証書,像是一個日本烹飪學校頒發的,上面有個日本人的名字和簽名。在收銀機前的女士能用普通話和廣東話和顧客交談。如果她不是中國人,恐怕是因為工作的需要,練成了流暢揮流自如的中文。那麼在店內負責烤麵包餅食的可能是她的丈夫,還有一個年輕的像是女兒,不時把熱烘烘的麵包餅食拿出來放在架上。大家排隊等候新鮮出爐的菠蘿包和蛋撻。新鮮的味道,的確不同。

日本麵包店所在的地區叫伊士活(Eastwood)。英文名稱不就是大家熟悉的荷李活電影中飾演獨行俠的奇連伊士活(Clint Eastwood)的「伊士活」。數年前有間新開業的上海菜館伊士活分店,門前的店名竟然把伊士活改為「伊士火」。從譯音來看,這個「火」可能是英文「wood」的普通話音譯。不過這一區多年來中文名稱就叫做「伊士活」,上海菜館對面一間老字號的京菜館就叫做「伊士活」。當然新開業的菜館掛上一個中文名稱,吸引同鄉前來光顧,無可厚非。但把地方的中文名稱擅自修改,就表示有些人那種橫蠻而霸道的態度,不尊重也不理會本來的一貫做法。

家居附近的新落成一座五層高公寓最近上了電視新聞。原來面向大街掛出了英文的公寓名稱,但面向內街的那一端樹立了一塊大石,上面用紅漆刻上公寓的中文名稱,比大街那端的英文名稱更大更耀眼。有議員人向區議會投訴,記者上門,找到一名亞裔的住客,問他有何意見?這個人只是說公寓的中文名稱來自古代,有意思是指優秀的教育中心云云。可憐這位住客弄不清楚什麼是道理,也不知道究竟出現了什麼問題。數天後區議會裁決,認為中文名稱向街是違規。現時這個中文名稱的牌扁已給黑色塑膠袋覆蓋,等待處理。細心想想,整件事其實正是呈現那種傲慢自大的心態。如果大家沒有覺醒,就慢慢變成一個令人擔憂的現象。

伊士活火車站的西端,由原本住了許多香港人變了大陸新移民,由原來多繁體字變多了簡體字,廣東話少了逐漸多了普通話。在這區生活,基本上不用說英語了。普通話和台灣的國語,混成了一體。伊士活有一個夜市,原來好像叫台灣美食夜市。不過近來到過,顧客寥寥可數,空地放了大銀幕放映港產片。要吃港式菠蘿包和蛋撻, 不一定到日本麵包店,也可以到其他港式的包餅店。其些的三三兩兩港式麵包店,主要出售都是菠蘿包、雞尾包和蛋撻,品質非常一貫。

火車站的東端,是真正韓國店鋪的集中地,你可以找到餐廳、麵包店、服裝店、雜貨店、鮮肉店和超市等等。如果你能懂一點韓語,可能明白許多貨品上標籤的詳細內容,也可以跟真正韓國店員溝通一下。悉尼許多日本菜館是中國人和韓國人開的,有些韓式燒烤店是中國人開的。但伊士活的韓國店舖都是由韓國人經營的,非常有韓風,錯不了。韓國人的麵包店也有非常好吃的麵包。所以伊士活一個小社區,有兩個世界。

當然伊士活這像的社區,必然人山人海。如果你駕車前往,必須要考慮等候車位的時間。最近聯邦政府Bennelong區補選,兩大黨(自由黨和工黨)都視伊士活為兵家必爭之地,原因是Bennelong區人口中百分之21有中國血統。工黨兵行險着,前州長Christina Keneally復出出選這區,與上任自由黨議員John Alexander對陣,大家都派出星級議員助選。Christina Keneally 不久前更在伊士活開展選舉工程。不過政治從來都是不一般的玩意。這百分之21有中國血統的選民是否有統一的意願?他們的選票何去何從,惹人關注。不過選民有獨立的思想,不會盲從。至於政客看的都是眼前利益,此刻信誓旦旦,還是要看明天。

(圖片來源:Mapio.net)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分類:|發表於2017年12月11日 下午11:52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中國涉以LinkedIn招納內線 或圖滲透德國顛覆頂層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