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倡限中國學生留學防竊知識產權 留美陸生上學年破35萬創歷史新高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Bennelong 之役|姚啟榮網誌

2017-12-18 23:52
字體: A A A

地方命名,的確是一樣哲學。澳洲的許多地名,部分來自祖家英國,比較出名的新南威爾士州近郊城市或市鎮有紐卡素(Newcastle)、利物浦(Liverpool)、列治文(Richmond)和溫莎(Windsor)。奧克斯利(Oxley)最多州採用,它分別位新州、昆士蘭州和維士利亞州。其他大部分的地名都來自土著,例如新州的烏魯姆魯(Woolloomooloo)位於悉尼港東部,距離市中心不過1.5公里,由原本的修理船隻的停泊區變成現在的水邊商住地段。泳客天堂邦迪(Bondi)海灘的名字也來自土著boondi,意思有如蘇東坡的詞《念奴嬌赤壁懷古》中的名句「驚濤拍岸」,十分有意境。

當然地方的中文譯名,創意無限,有時帶來特別的效果,令人莞爾。新州近郊西部距離市中心35公里的市鎮叫Blacktown,意思就是黑色的鎮。為什麼得此名,無從稽考。但Blacktown是少數地區住上最多不同種族的人,當然包括許多非洲膚色黝黑的新移民。有如此的巧合,絕不意外。直到有一次看到中文報章,提及悉尼西部的一個市鎮叫霹靂鎮,不明所在。後來唸起英文Blacktown,才猛然驚覺原來霹靂就是black這回事。不過霹靂鎮絕對不是類似美國西部沙麈滾滾的小鎮,沒有居民受到強盜掠奪,也沒有俠士出來仗義打抱不平。

新州的一個南部距離悉尼82公里的大城市,叫Wollongong,中文譯做臥龍崗,與霹靂鎮之名有異曲同工之妙,相信譯者想把它變成諸葛孔明隱世之所,或是武林高手雲集之地。Wollongong的在土著的原來意思,就是南方的海洋。臥龍崗所在,正是海邊,以前是工業重鎮,以產煤聞名。臥龍崗西面是南部高原,山的高度是海抜600-700高尺左右。這樣的山,相信武林高手會嫌棄它不夠深,不夠隱蔽。但臥龍崗有一勝境,為南部的南天寺,由台灣星雲大師籌款所建,1995落成。

南天寺不是少林寺,所以切勿夢想有少林武僧聯羣出現,在廣場上大聲喝斥,大顯武功身手。「南天」的寓意為南半球的天堂,靜修之所。細心一想,為什麼要期望天堂在南半球?此中深意,大家心照不宣。南天寺採用中國宮殿式建築,由澳洲建築師Jones Brewster Regan設計,澳洲工人建造,依山而建,最高點的八層塔是骨灰龕。南天寺由2012開始籌建南天寺大學,就在南天寺以西,要走過跨越通往南北的6線道高速公路的天橋,才能到達。這種渡,由此岸到彼岸,由不悟到悟,確有深意。最近到訪,工程還未竣工。只能看到規模,天橋也未有落成。不過大家也可以嚐一嚐齋菜。地下的一間尚可,菜單上有點心粉麵,也有中西式的飲品。至於近大殿的食堂,像美食廣場的排場,十多塊澳元選擇2個菜加飯或油麵,不見得特別,也稍嫌過於油膩。那天恰好看到一羣高中學生,跟著一個導師,來到寺內修讀佛法,先在大雄寶殿聆聽,再在食堂進餐,也算是個特別的體驗。

近來頻見於新聞的土著名,非Bennelong莫屬。Bennelong是個聯邦政府選區,不是地方名,成立於1949年。新州的州長亞瑟·菲利普(Arthur Phillip)和土著Bennelong要好,把60平方公里的地方劃入一個大選區,叫Bennelong。Bennelong選區於Hornsby和Parramatta 選區之間,包含了十多個地方,其中有許多華人聚居的地方例如Denistone,Eastwood,Epping,Ryde和Carlingford。這些地方也是許多中產階級的聚居地,選民有10多萬。1949起Bennelong都是由執政自由黨的代表勝出,只有一次例外。

2007年,時任總理霍華德(John Howard)競逐連任。霍華德由1974起連續33年擔任Bennelong的聯邦議員,更由1996年起成為總理,也是澳洲史上第2位任期最長的總理。工黨派出曾任澳洲廣播公司的新聞工作者Maxine McKew,以百分之1.4的選票,打敗何華德,一如當年彭定康敗走Bath的議席。McKew勝出,究竟是英雄造時勢,還是時勢造英雄?不過霍華德任期太長,大家對自由黨產生許多不滿,也是原因。事後Margot Saville為這段選舉工程寫了一本書,叫做《The Battle for Bennelong: The Adventures of Maxine McKew, aged 50something》。McKew打敗了何華德,但仕途並未更上一層樓,只做了幾個閒職。2007年聯邦大選輸回給John Alexander,有百分之5的選民改投自由黨,証明大家並不支持她連任,結果她只做了一屆的聯邦眾議員。

Battle for Bennelong再次成為傳媒的頭條,原因是議員的雙重國籍問題導致John Alexander於今年11月11日辭職。Bennelong補選於12月16日,John Alexander捲土重來,許勝不許敗。因為眾議院的執政黨如果輸了這一席,議席就少於半數,肯定變成跛腳鴨,無法執政。反對黨工黨的候選人是前任州長簡納莉(Kristina Keneally),有知名度,果然勢均力敵。選舉期間,大家互挖瘡疤。自由黨政府由總理譚保到部長都空羣而出,親自落選區拉票。其後工黨議員森·達斯艾利(Sam Dastayari)被揭發接受華商為其開支付款及試圖阻撓該黨外交事務發言人在香港會見真普選聯盟召集人鄭宇碩會面,因而受壓辭職,但辭職不能扭轉工黨的頽勢。結果自由黨的John Alexander勝出,重奪Bennelong一席。

Bennelong的中文名,如果翻譯,倒很有趣。臉書上出現過「本內龍」,以為是日本明星。依音譯,可能「班內龍」比較貼切。事實上SBS電視台都維持用Bennelong的本名,反而是最好的選擇了。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分類:|發表於2017年12月18日 下午11:52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一天之內,悲喜交集的韓國娛樂圈|鍾樂偉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