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語錄】警隊民望包尾 鄧竟成:不擔心朱經緯案令市民失信心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不變的,是承諾|陳頌紅網誌

2017-12-20 14:00
字體: A A A

每次去台北,都住同一間酒店。一來是懶,已經熟悉了酒店附近的環境,知道哪裡有書店,哪裡是捷運站,哪裡可以喝到美味咖啡,哪裡買得到台灣製造的舒適內衣;二來,酒店門僮、接待員、餐廳侍應,很多都是舊面孔。雖然一年只見面一次(很多親戚也不過是每年才見一次吧?),但當大家四目交投,彼此好像認識,便有一種界乎於陌生與熟悉的曖昧親切。

而在台北的每一個早上,都是留在酒店,吃自助早餐。始終吃不慣道地的豆漿油條,情願吃多士、雞蛋、薯仔、咖啡。那間酒店的自助餐,天天一樣、年年一樣。偶然轉換的,可能是雞肉腸變了豬肉腸,烤番茄換成炒番茄。他們真的可以一成不變,或者,只變一成。

往好的角度看,這也許是我不停去台灣的原因。

只因為,喜歡的,總在那兒。重逢之所以雀躍,是因為它們依然保持著你心目中的那個形象,不會變。像酒店附近的書店、內衣店,誠品裡面一個專賣潤唇膏的小專櫃,一年、兩年、三年,都在原位,守候著愛它們的人歸去。不像香港。商店和顧客之間的戀情,短命得可憐,才剛傾慕,已被迫分開。這些年,白愛、痛愛了多少場,都記不清楚。

有一年去台北,聽一個的士司機講了一個故事:一個街坊小店的業主,向一個租用自己店舖賣擔擔麵的單親媽媽,承諾十年不加租金,讓她有足夠積蓄,把三個子女培育成材。台灣還有這些人情味。在香港,金錢比人情重要,除非那份人情可以換到金錢。

每次去台北,都住同一間酒店。因為她有自家餅店,麵包好吃得很。搭配房間裡的即溶咖啡,已經是很美味的一頓下午茶。最重要是,每次去,都能吃得到,麵包的外形依舊、味道依舊,連價錢都依舊。

在台北,很多的不變,並非守舊,而是令人安心的承諾。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分類:|發表於2017年12月20日 下午2:00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統派新黨4人涉違國安法被捕 上周訪京獲俞正聲接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