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天難以同慶|常月明網誌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告別公關,馬斐森勝沈祖堯|王陸|關公拆局

2017-12-23 08:00
字體: A A A

港大與中大校長明年初同時離職,最近兩人的離別公關安排,值得公眾思考及同業 學習。

馬斐森的告別信,肯定是自我手筆,除了行文風格不易被人模仿,最明顯的證據是連太太Tina的功勞也具體提到,這絕不可能是下屬或外人所能為!

馬斐森在信中鉅細無遺地數算了在港大不足四年的成就,更用數字圖表一再明確交代,三大國際排名由上任時下跌到離任時彈升,令人對他的成績無法質疑。

馬氏一再強調成功原因是「領導有方」,多番用上effective leadership, strong & principled leadship等強力字眼來說明自己把牙醫學院等爛㰙子如何撥亂反正,又強調即使個人不受歡迎也在所不惜。這些陳述肯定有助八大校長聯署一事為他上「洗底」,最後他更以「無悔」來形容佔中時與沈祖堯一起探望學生的決定,並且引述外人意見,認為此舉「有助阻止佔中行動升級」,而「無悔」也成為傳媒的報道重點。

馬斐森絕口不敢提的,是港大在他任內出現嚴重分裂及學生被校方控告等問題。這些歷史事件及趨勢,對港大影響更為深遠。大學排名必會有高有低,但分裂卻可能不能修補,站於公關角度,當然報喜不報憂,這是馬斐森公關經驗與技巧的過人之處。

反觀沈祖堯由於曾倡議不重視國際排名,所以無法能像馬斐森一樣先聲奪人,更沒有把中大及個人的成就如數家珍。

中大校長的告別專訪,只登在〈中大通訊〉,當然是為了方便自己暢所欲言,與馬斐森只發公開信的目的並無二致。

傳媒二手報道這個專訪,幾乎無一不標榜校長因「佔中壓力大消瘦」,事緣2014年佔中運動後的一段日子,他因壓力頗大胃口很差,每朝早只吃麥皮,一下子瘦了十磅左右,然後配合醫學院朋友的建議,以運動及飲食控制體重保持健康。

沈祖堯消瘦的新形象,校內早已議論紛紛,到底是否由佔中所致?翻看2016年10月《經濟日報》網站的訪問,他解釋「前因」是在年初(一月一日)買了不合身的游水褲,被太太指為「買嚟都晒氣」,激將法下承諾一年內必要穿得下,結果10個月減32磅,不單要買新衫,更可穿韓國西裝,「希望不會V型反彈,否則畀人笑死」!

沈祖堯在專訪中又強調:今年曾因拆旗與一小撮學生看法不一樣,招來批評而感痛心無奈,但自己並不是要做一個只會討人喜歡的老師,面對大是大非,個人不能含糊其詞輕易妥協。

雖然有人在網上質疑:令他消瘦的壓力是來自西環而非學生,但由於沈校長的魅力沒法擋,所以記者當時沒有窮追猛打,報道出街後也沒有太大反響。

這兩位大學校長的告別方式迥異,接任的兩位新校長幾可斷言一定不會仿效,兩大的公關大員他日如何配合,新人上任後很快便會知曉。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分類:|發表於2017年12月23日 上午8:00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假如明天核戰】游清源:好囉,來生不做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