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定康撰文批特朗普外交點火頭 挫盟友關係削澳洲努力擋中國干預內政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的士司機|姚啟榮網誌

2017-12-25 23:52
字體: A A A

外出工作,到悉尼新的商業中心Barangaroo一個有名的會計師事務所拍攝幾個教學的影片,回程時就在大廈出入口幸運地遇上一輛可載多人的大型的士。把所有的攝影器材搬上車廂後,還有許多空間。一個同事要趕往機場,只有一個同事跟我返回大學,反而覺得浪費了這輛的士。一般而言,這樣大空間的的士叫maxi cab,可遇不可求。每當帶着大量的器材外出,同事就希望召來一輛maxi cab,車廂容納所有的器材,我們又坐得舒服。不過出外多次,還是第一次遇上。司機載着闊邊帽,遠看近看都有點電影《鱷魚先生》(Crocodile Dundee)的主角那副模樣,操着濃厚的澳洲口音。可能剛才等候乘客時抽了幾口煙,所以把他身邊的窗子拉下,讓風吹走煙味。這天天色陰暗,不太悶熱。如此天氣,總比陽光猛烈的一天好。走了一段路,他才把窗拉上,然後又調校音響,播放一些輕音樂,說享受一下吧,今天我的朋友請了假,我是替工。想不到預訂乘客太多,根本沒有辦法完成任務。就像剛才載客經過唐人街一段,塞車半小時,原來的乘客等不及都改乘了另一輛的士,所以才遇上你們。

愛說話的司機不算少,但這模樣的司機的確比較少見。我們的的士經過市中心繁忙的街道,停在交通燈前,看着人山人海,穿梳在行人路、商場、大百貨公司和食肆之間的人,司機忽然說:你看有其中多少歡樂的臉?我不知道這是否一段感歎,還是期待我的回應?如果這是一段獨白,倒使我回想起那些不喜歡城市的人的心聲,好像屬於某一個年代,某一類的態度。原來到今天還有人這樣看一個城市。我想其實並不奇怪,澳洲人選擇居住的地方,還是較為喜歡獨立屋。城市的多層公寓,是讓於市中心工作的人,方便上下班而設的。

我的鄰居史密夫先生一家,孩子都長大了,結婚後組織了小家庭搬了別處。兩老的房子有一千六百多平方尺,要搬家,最好還想是townhouse。Townhouse的谷歌中譯是聯排別墅。但悉尼的townhouse並不定是聯排,有時候是一個小屋邨內一些單層的一個相連房子,也有個小草坪的後院。這些房子擁有不錯的私人空間,也不一定需要和多個隔鄰打交道。住在獨立房子,除了左右的鄰居外,其實也不很瞭解其他的鄰居。說真的,不認識他們的臉孔。究竟歡樂與否?我也不知道。不過一般清晨在路上碰臉,還是會道個早安。每個人有自己的個性,有他們的歡樂和憂愁,不隨便掛在臉上,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如果獨自一個人乘搭的士,我多選擇坐在前面的乘客座位,而不是一般的後座。因為也當司機朋友一般,可以聊聊天打發時間。坐在後座,就表示不想多說話。有一回公幹晚上從國內機場乘坐的士回家,開車的是個年輕夜更的士司機。我坐在後座方便照顧行李,只是間或和他聊天。起初還不覺得有什麼異狀,後來留意一下,原來的士走在快線上,還不時越過對面的行車線。心想這個司機太疲倦了,眼皮也差不多完全閤上,要倚靠公路中央的車道分隔線才能勉強維持方向。到了家下車後,慶祝大難不死,不斷提醒自己,以後晚上歸家,最好還是乘搭火車。如果乘搭的士,一定要坐在司機的旁邊,不斷跟他說話,保持他意識清醒。近日新州政府的宣傳影片又紛紛在電視上播出,片中一部私家車在公路左搖右擺,最後撞上迎面駛來的車。影片的旁白告訴大眾大部分的交通事故,原來都是司機太疲累引致。不由你不信。

每個司機都有自己的故事。只要引他打開話匣子,他們自然告訴你眾生百態。有一回有個司機是澳航退休飛機維修工程師,給栽員後,為了一家生活。當上夜更的士司機,收入不如前,對澳洲的服務表現有些微言。澳航是澳洲最大的航空公司,原來Qantas的名字,是Queensland and Northern Territory Aerial Services的英文簡稱。澳洲國內航線有百分之65由澳航經營,國際航線中,百分之14的乘客都是澳航的乘客。但澳航曾經因為要減少虧損,把部分的維修工程轉移國外,這個給我遇上的的士司機,可能是其中受到影響的一個,難怪有他的獨特看法。

的士的競爭對象不斷增加,不能不改善服務,爭取乘客好感。最近的一項調查了2,000名悉尼居民的報告中,指出三分之一曾經使用共享汽車服務如Uber,GoCar和GoBuggy。其實共享是個誤導的概念,這些接載乘客的服務都再不是共享,而是跟的士一樣,提供專門的接載服務。彼此的不同,就是乘客可以隨便在街上召喚的士,共享服務要通過智能手機程式。不過因為是公幹,我還是覺得撥電話召喚的士最方便,那一端的服務生只會問你簡單的幾個問題。掛上電話後,很快你會收到的士公司的短訊,通知你掛着某個車牌的士正在前來。如果你用智能手機召車,的士公司會利用你手機上的家居地址的GPS定位,確認你所在。看來為了方便,乘客反而暴露了私隱而不知,真的快要進入了一個監控的社會了。

(圖片來源:Screen Australia)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分類:|發表於2017年12月25日 下午11:52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假如明天核戰】朱福強:Look at the brighter side,班賣港賊全都死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