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自在就夠好|常月明網誌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鄭若驊公關套路,點畀你估到!|王陸|關公拆局

2018-1-13 08:00
字體: A A A

鄭若驊為甚麼要這麼快出來再見記者,原因只有兩個,一是事先張揚所有違規構建物會盡快「撥亂反正」,二是高聲宣告堅決不會辭職。

這是政府內部統一口徑的結果,否則工程進行時必會招來航拍全天監察及傳媒實時報道,令事件無法在最短時間平息解決。

因此,鄭若驊在這個記者會的角色,其實是發言人多於當事人;她最想公眾收到的信息,是認可人士已擬好修正方案,屋宇署一批准即可開工,完工後事件即會過去。

交代了這個進展,可以預見鄭若驊會名正言順把事件擱下,不再作公開解釋,直至修正工程完成為止(除非再有新的抹黑材料出籠),亦可預見鄭若驊必須盡快完成袁國強未完成的舊工作及檢控佔中人士的新任務,實踐她在記者會所言,以謙卑心態不偏不倚、毋懼無私為港人服務。

「好官我自為之」「京官豈可罵走」「高官不容屈辱」,是今天政府的強勢管治方針,鄭若驊獲特首力撐,因此可以完全不按公關常理出牌,所以迄今回應的安排及信息,完全與公眾期望及專家評論相反。

自上星期六僭建消息見報後,無數公關及時事評論員為鄭若驊獻計,建設她應做些甚麼來「控制發展」「減低損害」以至「扭轉局勢」,可惜鄭若驊「道不同不相為謀」,以至這些建議(不論是出於真心或假意)都變成一廂情願,而鄭若驊的言行亦越來越出人意表。

例如大多數公關專家都贊成鄭若驊盡快向公眾毫無保留道歉,今後盡量保持公開透明甚至邀請傳媒人入屋參觀以證明購入後從未改動……不過這些建議絕非循鄭若驊與鄭月娥的思路出發,所以一定不會成事,即使日後鄭若驊或因「個人不能預見或控制理由」被迫辭職,相信也不會公開宣布及道歉,讓批評者自以為是沾沾自喜。

作為發言人,鄭若驊可以把講稿讀完便算,回答任何問題只重覆先前答案,答完即走誓不回頭……若換了是事件當事人,則肯定會甚少用這類手法,因為不想記者覺得自己傲慢或心虛;但鄭若驊成竹在胸,深信自己向屋宇署交代即已足夠,一再致歉只是徇眾要求;一旦完成修正工作,即可抽身而退。如果這是鄭若驊作為律政司司長對解決事件方法的理解,則其採用現時公關的手法無可厚非,因為傳媒及公眾不能與之爭拗,亦沒有甚麼方法可再跟進。

特首及建制派現時的統一口徑是司長只是「敏感度不足」「不涉及隱瞞」,只要屋宇署能盡快批准及協助完成修正工作,輿論的壓力即可先淡化後淡出。鄭司長最新的公關策略是甚麼,公眾不易猜到,唯一肯定的是,大家期待馬時亨當年的九十度鞠躬,今天不單經已落伍。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分類:|發表於2018年1月13日 上午8:00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林鄭指事出特殊准鄭若驊做兼職 西九故宮館同樣理由避公眾諮詢|皇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