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擬推「互惠稅」減逆差 不滿向中日韓流失大量資金

鍾劍華

-發牙痕

從事大學教育及研究工作。主要業務範圍社會政策教研之外,好作塘邊鶴。無意撩是鬥非,難免招風惹雨。難免有偏見,偶然有心得。交流分享,思想激盪,賞心樂事。

誰才是政治上的「小確幸」|鍾劍華網誌

2018-2-13 22:45
字體: A A A

有大陸的官員及媒體經常批評台灣人,就是要死抱那一種「小確幸」的心態來強抗中共。又大言不慚說這一種只求偏安一隅、抗拒被中共統一的心態沒有前途,只有融入中共體系之內,台灣才會有更大的發展,才能成為「大確幸」。

中共的官員、國內不少愛黨盲目、愛國憤青、小粉紅及民族沙文主義熱上頭的,近年確實乘着大陸經濟的發展而越來越盲動兼且自高自大,以為只有中國那一套才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標準,這已經是一種近乎病態性自戀的自以為是了。驟眼看來,這似是民族自信的表現。但實際上,卻是極端盲目、缺乏自信、而且是潛藏於民族潛意識中的強烈自卑感觸發的極端反向作用力的結果。

以香港為例,少數民主派及大部份市民的民主訴求,難道真的會動搖中共對香港的管治?如果中共那一套真的這麼偉大正確,還要怕香港搞什麼議會民主嗎?動不動就抬到上「國家安全」的層次來打壓港人的民主訴求,說出來也應該感到羞家。所謂在「經濟急速發展的大好形勢下表現出來的高度民族自信」,說穿了其實只是夜行吹口哨而矣!

中聯辦就連制服團體用什麼方式的步操也想改變過來,要求參與今年五四紀念活動儀式的制服團體,改用所謂的中式步操。其實也是這一種事事要管,不管不痛快,不管不放心的大家長心態,要人人表面上順從,個個都服從單一的標準才感到放心;只要有人不一樣,他們就心裏發毛,就會感到自卑自疑的極端表現方式。

中聯辦官員否認有關說法,只是說願意為希望改變的制服團體提供協助。實情如何當然還有待進一步探究,也不能排除只是有某些與會的人士反應過敏。

但中聯辦以什麼身份,又以什麼理由要參與這一類純屬是香港內部事務的會議?就算真的有制服團體希望作出改變或嘗試,又何須勞動中聯辦提供協助?單是這兩點,已經足以令人懷疑中聯辦是仍然繼續前一屆梁振英政府時事無大小都都插上一手要干預香港的事務,也反映現屆特首林鄭月娥無論如何高聲說特區政府自己會處理好香港的內部事務,但始終都只能繼續任由中聯辦竊奪特區政府的權力,侵蝕一國兩制的基礎。

大扺可以進一步確認,經歷了雨傘運動及青年一代的抗爭之後,特區政府及中央政府都急於要全方位參與香港的青年事務,意圖向香港年輕一代進行思想改造工程。

現屆政府還未上任,這一種意圖已經露出端倪。增加50億元教育開支,中國歷史科成為初中的必修課之外,教育局長表明推行國民教育也是無可避免。還要進一步增加本地學生往內地交流的機會,看來都是要從正規及非正規的教育同時入手,從學童時便開始主動塑造新一代的國民意識,令教育及青少年的培育工作變成所謂新憲政秩序之下的意識形態工具。

對於已經成長都到某階段的年輕一代,不能夠從一開始便洗腦塑造,就只能加大力度作出重塑。對於那些不肯屈服,要以抗爭手段抗衡當權政府的,當權派便絕不手軟,全方位打壓。例如利用執法及法治工具打擊,消耗他們的士氣及戰意,甚至不惜僭建政府的權力,壓縮這一類年輕人在體制內外的空間,把他們人推向死角,送入監牢,摧毁他們的前程,令其他年輕人不敢輕舉妄動,甚至不敢繼續挑戰當權政府的權威。

另一個策略便是要增加現行體制對年輕一代的吸引力,讓年輕一代可以分享到部份經濟利益,提升青年人對現行制度的認同,也要增加他們對現有秩序的服從,因此便要想辦法在不觸動既有經濟及利益格局的情況下,讓年輕一代可以分享到部份經濟利益。所以在政府的構想中,如果首次置業上車盤計劃可以為青年提供更多置業機會,讓他們可以在投資發財的遊戲中分一杯羹,便可以產生雞髀打人牙骹軟的效果。又如果一帶一路真的可以為青年人提供更多發展機會,都可能令更多年輕人變得較為貼服,減低他們的逆反意識。

這一種做法,看來也會針對香港的青年人而逐步擴大。中央官員也好,香港的高官也好,不時要把「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這些美麗藍圖掛在口邊,把香港的未來及青年一代的未來與這些掛上鈎,用意也是十分清楚的。

這一種誘之以利的方法,其實已經在台灣不斷加強。中共控制不到台灣當地的教育,未能插手當地的青年工作,也未能壟斷當地的資訊,更限制不了當地的言論自由,中共就利用自己的經濟力量及及各種官方主導的平台,為年輕人提供更多支持中國共產黨的經濟誘因。在過去幾年,中共便為願意往大陸就業的台灣大學畢業生提供了各種稅務及經濟的優惠,連住屋安排及日常生活都照顧到。對於希望在大陸的龐大市場中分一杯羹,有動機往大陸創業的年輕人,則在多個省市提供了「台青創業基地」,除了行政上的利便之外,還提供了貸款及資助。這個做法雖然效果仍未明顕,但在台灣經濟越來越依賴大陸的前題下,確實有要把台灣青年的未來買起的氣勢。

總之就是要把更多灣的小確幸,轉化成為支持中共的小粉紅。

一方面加強洗腦,另一方面就軟硬兼施的做法,究竟能不能把香港年輕一代對當權政府的逆反意識扭轉,仍是未知之數。當然不能排除,隨著着歲月及其他務實的考慮,會有更多人逐漸調整,選擇識時務。在強大的經濟誘因之下,或多或少也能收買到一些人心。

不過也不能忽略,過去二十年,縱使中央政府及特區政府不斷加強力度重塑香港人的心態,也不斷為香港提供政策優惠,但始終都未能收回香港的人心,近年就更有漸行漸遠之勢。對於年輕一代,更可以說是十分失敗,逐漸失去所有吸引力。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調查,反映「首先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年輕一代,在過去十年逐步減少到只得幾個百分點。

如果中央政府仍然不學懂發財立品,不去提升自己的政治品格來提升其政治認受性,就算真的以經濟實力把反對聲音在一時之間壓下去,也不足以令香港社會長治久安,因為香港始終是一個資訊自由及言論自由的地區。過去20多年做不到的事,不見得在未來20多年可以做得到。而且,花無百日紅,一旦經濟形勢逆轉,政治反彈的力量將會更大,到時造成的破壞也只會更深。

中共挽救自己的最佳方法,還是要向現代政黨及文明政治的方向轉化。今天看似強勢的中共領導,有這樣的政治視野和胸襟嗎?今天香港政府的高層及所謂建制派人物,連捍衛一國兩制的責任也願意放棄,看來也不會有利用香港的獨有優勢,為國家的政治文明發展作出貢獻的氣魄了。

最能說明什麼是小確幸心態的,正是這樣的中央政府及特區政府。

(圖片來源:香港青少年軍fb)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分類:|發表於2018年2月13日 下午10:45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發表評論

讀取中…
Enough is enough|思言財雋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