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孤獨,只因睡不好?

賈洋鬼子

-臥看千帆過

一個自幼受洋化教育荼毒,不可救藥郤又沾沾自喜,自以為看破世道的白領勞工。

賈洋鬼子網誌│抽UKIP水 看英國異族共處

2015-5-16 10:03
字體: A A A

最近,我心目中的人氣哥法拉奇仍然佔了英國傳媒不少篇幅,今次更關係到他的政治前途。UKIP 在選舉中旺丁不旺席,三百八十八票只換來一個議席,這位國會内唯一代表Carswell 本來就是從保守黨轉過來的,換言之其實没有實質進賬。

目前UKIP 居然有22位歐洲議會議員,但只有一位英國國會議員。看來有一段日子UKIP 在歐洲舞臺的聲音會較在英國本土響亮得多。

今次UKIP 雖然在國會議席上淘不到什麽優勢,但能夠在選舉中取得幾百萬選票,的確使人起了不少遐想。黨内就有事後孔明認為,假如今次競選綱領較溫和一些、法拉奇的推銷手法溫柔一些,說不定會來個議席大豐收!

聽落其實是當局者迷的論調,假如UKIP不高調鼓吹一些偏激的政策,不斷指責各少數族裔的話,UKIP又如何能取得今時今日的曝光率?而領袖法拉奇在選舉後問責辭職,但在三日內就聲稱因為全國執委會慰留,故再出任領袖。他這一退一進,卻掀起黨內的矛盾,有金主聲言即使是暫時的安排也好,都要法拉奇先退下來,讓黨內有空間舉行討論,從新檢討策略、找尋方向。

但話得說回來,今次大選中投票UKIP 的,有一些人公然表示,投票只不過是表達對當權者以及主流政治組織的不滿,並非擁護該黨的信念或主張。

現在選舉已是明日黃花,剩下來的都是鐵杆粉絲,不見得他們會輕易容許政黨作出重大轉變,例如普遍支持者都對安格魯克遜以外的族裔,抱敵視態度,甚至刻意惹事生非。

可能自己在英國都是少數族裔,平日的生活圈子,當然不會主動接觸這些觀念偏執的UKIPers 來白受氣。更不幸的是他們不少都是老粗,一言不合,隨時會講手。英國華人只有三數十萬,人數在主流社會微不足道,UKIPers 或其他反移民團夥平日不會特別針對。相比之下,黑人、南亞、中亞裔人數目龐大,情況很不同。近年由於恐怖主義和其他激進派思想的陰影下,排外組織往往將伊斯蘭教等同支持恐怖主義,越來越敵視對方,彼此關係非常差。

英國事實上已經發展成爲多民族、多元文化的國家,可能由於大家都是少數的關係,我在當地跟不同民族的交往的經驗都很不錯,尤其對伊斯蘭文化頗有好感。我自己曾經在南亞地區工作,發現印度裔跟巴基斯坦、孟加拉人待人接物的作風有頗大分別。

伊斯蘭教徒往往容易接納陌生人,甚至無須「一次生、兩次熟」,對人熱切,卻易流於唐突。當年早上上班,有時路過一家土耳其人開的咖啡雜貨店,自然受濃濃的咖啡香味引進去。記得第二、三次光顧時,老闆如常親切招呼。他問我是在上班吧?然後,突然神色凝重地問:「那你每週薪水有400鎊嗎?」

我當時完全愕然,多年來從來沒有被陌生人如此查問,我呆了一下,隨便和應地點點頭當回答。老闆立即寬容起來,「那就好了!那就好了!我見你假日都要返工。」400鎊一周的入息,在當年算可以讓一家人應付過去。原來他是關心這名瘦削過客的生活狀況。

我當時的房東是非常勤力的巴基斯坦人,儘管已擁有大批物業來收租,但日常正職是的士司機。他見到我們一家人喜歡他的房子,於是非常看重這戶租客。無論任何時間,往往我們一通電話,他都立即駕他的黑色的士來到我門前。

這種重視有時亦會令人莫名其妙!一次他鄭重地問我,可否讓出一個房間來接待他的「兄弟」,那可能是親友、同鄉或者是朋友的朋友。我們一家感到怪怪的。我們一家大細,如何能款待陌生人? 房東就解釋他們如何接待任何需要幫忙的人。怪不得他的房子有大大小小合共八個房間了!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5月16日 上午10:0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常月明網誌│真假乞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