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惡的勝利獵人│藍嵐網誌

杜小康

-跟紅頂白

半途出家,熱愛葡萄酒。不想花太多時間去鑽研葡萄酒的學問,只想跟好友們一起喝好酒(不太好的也會喝)。

杜小康網誌│杜羅河谷(二)

2015-5-17 13:03
字體: A A A

這次旅程在杜羅河谷過的第一晚,感受到已經近乎遺忘了的寧靜。上牀熄燈睡覺,真的是一點聲音也沒有。不只沒有任何機械聲,也沒有風聲、沒有水聲、沒有蟲聲、沒有狗吠聲、沒有夜梟聲,什麼也沒有,就像是亞杜少時在鄉下生活的那些年一樣。

去年首次到來時,下榻的酒店就在杜羅河沿,會聽到流水潺潺的聲音。而這趟的建築物,是建在離開河邊有一小段距離的小山丘上,所以水聲傳不到上來。不知是因為如此,或是因為經過了一整天的忙碌及舟車勞頓,這晚睡得特別甜。

第二天大清早,吃過早點後便出發到葡萄園去。首先去了當年由 Dick Yeatman 在1927年所種植的葡萄園,這是當年在杜羅河谷的首個單一品種葡萄園,甚有歷史價值。這裡每棵葡萄樹都有八十多年的樹齡,雖然在杜羅河谷多的是,但大多數的葡萄園都是混種的,以單一品種來說,這兒絕對是「冧巴溫」。

看了幾個種植區,便去釀酒廠參觀。釀酒廠建在山谷低處,往下走便是火車站。這莊園是泰萊酒業三個主要莊園之一,出產的葡萄酒用作泰萊砵酒的基礎。相對葡萄田的比例,這釀酒廠不算大,但仍可以妥善處理每年的葡萄收成,可謂頗有效率。

這兒還保留著腳踩葡萄的傳統,每年收割時,莊主本人和家屬會到來小住數天,舉行踩葡萄儀式和慶祝收成,還親自向各有份進行收割的人員道謝。但莊園實在不小,每年的收成頗多,想要全部收成都用腳踩,有點兒不切實際,所以這裡亦加入了機器,模仿腳踩的程序,大大提高生產效率。

吃過午飯便到另一莊園參觀,這裡種植葡萄的方法和之前一間所用的傳統狹窄梯田般種植不同,這裡是用「垂直」種植(vertical planting),即是所有葡萄樹都是沿著山坡的斜度種植,好處是可以使用小型機器耕種,省卻不少人力。這裡的釀酒廠更加大更加先進,相信要處理的葡萄數量亦會較多,那當然釀製出來的砵酒也會多一些。

這天走訪了不同的莊園,各有特色,不是因為想要不同而不同,而是因應各莊園的位置、坐向、地勢等因素,再加以主人的理念和風格而成,各有長處。

明天亞杜會搭火車到河谷的另一處,期待呢!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5月17日 下午1:0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教育工作關注組網誌│孩子看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