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壓力會改變擇偶條件

林奮強「盲批」曾俊華 亂提「黑洞」盡顯理財無知

2014-3-4 00:40
字體: A A A

新一年度《財政預算案》公布的同一天,同時發生《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遇襲事件,以至連日的新聞焦點,幾乎鋪天蓋地關注香港新聞自由的明天,而當事件開始從公眾眼球中淡出,《財政預算案》的討論也開始重新浮現。

事實上,這一份的《財政預算案》不算廣獲好評,最少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民調顯示,市民對這份《財政預算案》的評分及滿意度均甚低,箇中原因,或跟預算案未有照顧中產的需要,加上早已預告會減少「派糖」,因此在不同階層都難獲歡心。

前行政會議成員林奮強也在商台《在晴朗的一天出發》節目中,毫不留情狠評這份預算案,不屑地指「我以為有幾個亮點,但亮點一個都冇,概念上嘅黑洞就有幾個。」

究竟什麼是「概念黑洞」,這個似乎是林奮強的獨特用字,他在節目中未有解釋當中的含意,但倒有舉例說明的。

指財爺應發展醫院酒店商場

黑洞一,就是他批評曾俊華,指對方把公共開支維持在本地生產總值百分之二十的水平,認為是自製樽頸,「百分之二十的緊箍咒,我哋咁多年來,都從來冇一個財爺話建議要係百分之二十,咁多年嘅財爺,從來都未曾嘗試有個咁強大意見,話長遠計都係百分之二十。」

林奮強認為,把公共開支維持在本地生產總值百分之二十,「係好違反一個有彈性嘅應使則使原則」,「比如我見到劏房嚴重啦,咁係應使啦,醫療,排隊嚴重啦,所以我哋應該起新醫院啦,我上次都講話起9間伊利沙伯醫院啦,咁經濟發展我哋知啦,酒店商場又唔夠,搞到有中港矛盾,咁又要使啦,而家連地鐵都唔夠,即係你數埋呢,香港乜野都唔夠,咁應使則使,應該大力投資」。

不過,他指出,他認為現時情況是,「我哋要使嘅嘢就唔使,社會嘅需要呢,就任人擔櫈仔排隊,咁即係話,如果我今日起多兩間醫院,哦!唔好意思,我今年個20%就用完咗啦,咁你啲公屋要再等下一年啦,到你起咗十幢公屋,哦唔好意思,到你嗰啲做地呀,商場酒店嗰啲,就要等」。

適逢同日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召開記者會發表報告,小組主席謝曼怡就在記者會上解釋,20%上限並非硬性指標,但她同時堅持「量入為出」這原則。

究竟香港公共財政的理財概念,是應該「量入為出」還是「應使則使」?公平地說,就連曾俊華本人,也曾說過要「應使則使」的,惟「量入為出」更是「天條」,因為《基本法》第107條寫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財政預算『以量入為出』為原則,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並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

20%「緊箍咒」實沿用多年

其實,在條文中的「相適應」,英文用字是「commensurate」,即相稱之義,簡單來說就是成比例,如此說來,既有條文列明應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那20%這個比例的設定,本身似乎就合乎《基本法》的精神。而且,當中其實也有其彈性,因為如果需要增加開支,只是提高GDP,不就可行嗎?

更何況,林奮強理直氣壯地指「我哋咁多年來,都從來冇一個財爺話建議要係百分之二十」,本身就不是事實來的。翻查資料,財經事務及庫務局聯同政制事務局,早在2006年3月,向立法會策略發展委員會和管治及政治發展委員會提交的一份文件中,就解釋過特區政府的理財政策,當中第9段是這樣寫的:

「在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期,公共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例平均約為16%。其後該比例不斷上升,並於2003/04年達至22%的高峰。有見及此,政府承諾將公共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例控制在20%或以下。」

由此可見,20%這個比例,追溯歷史,其實奉行了長達最少10年,既然如此,是反映原來林奮強對香港的公共財政是沒有基本認知嗎?

過去由特首提出建醫院

至於林奮強批評曾俊華,當香港醫療問題嚴重,卻不願花錢起新醫院,但這個也似乎不是曾俊華的責任,反而更似是梁振英失職。

翻查資料,1994年,當時港英政府在《施政報告》內正式公佈興建將軍澳醫院;前港督尤德爵士,在任時一力倡議成立香港科技大學,行政長官曾蔭權於2006/07年之《施政報告》,也會承諾在東涌興建圖書館、體育館,由此可見,比較起財政司司長,身為特首之首的行政長官,似乎更對提倡興建這些公共設施責無旁貸,但林奮強在指責曾俊華的同時,卻未有對梁振英的《施政報告》作任何批評,恐怕是有欠公平公道,更有諉過之嫌矣。

起商場酒店全港人都歡迎

而林奮強提出的另一個黑洞,就是不滿曾俊華提出,香港經濟會有周期性,而他對此極不認同,「香港經濟唔係周期性,如果做生意咁睇錯會好大鑊,香港經濟係周期性,全球經濟周期性不景時,就會跟世界碌咗落去」,他反駁指,香港其實反而有「結構性的好景」,「客觀上,我哋有結構性好景,冇理由唔起加大投放,我哋起咗啲商場酒店住宅等等,係咪覺得起咗啲大象出來?我諗全香港人都會覺得歡迎;用極之悲觀嘅想法策劃未來,我諗香港人都唔會識笑」。

必須指出,是雖然現時全球一體化,但不代表全球只有一個經濟周期的,簡單如歐洲經濟未見起色,但亞洲經濟特別是中國,卻可以有甚佳的發展力,而香港正因為是其獨特地位,才不致受單一因素拖累吧!但林奮強竟能指香港經濟不受環球經濟影響,實在是匪夷所思。而其實,單是港元跟美元掛鉤,便已是最有力的佐證了。

而就算撇開這個周期性與結構性因素,何以林奮強會認為,商場與酒店這些商業性設施,都應該由財政司司長提出以公帑來興建呢?而當社會上愈來愈大的聲音批評,發展旅遊業令太多旅客來港時,林奮強又有何理據,反映「起咗啲商場酒店住宅等等,全香港人都會覺得歡迎」呢?

拾陳啟宗牙慧轟曾俊華

至於林奮強提出,曾俊華在過去5至6年,派了2300多億元,「咁就唔見咗25間瑪麗醫院,或者唔見咗35間科技大學」,其實只是「拾人牙慧」,把恒隆地產董事長陳啟宗去年轟曾俊華是「大罪人」的說法舊調重提。而且,林奮強跟陳啟宗都「計錯數」呢!

前理大會計及金融學院副教授林本利就曾撰文,指上世紀九十年代初興建的科大,建築成本「埋單」接近40億元,相等於現時的100億元,所以2000多億元實難興建到30多間科大。在2012年時,曾俊華曾撥款150多億元重建廣華和瑪麗醫院,故每所平均不足100億元的金額,又怎夠興建全新的瑪麗醫院呢?而這還未計醫護人員的運作成本。更何況,本港醫療人手不足,但梁振英卻未有大力投放資源作出改善,故就算興建了醫院,也隨時得物無所用。

林奮強聲稱,他成立的智庫「黃金五十,是一個「三非組織」,「唔需要人哋啲錢,又唔需要人啲票,後面又冇任何政治背景」,因此「從來對事不對人」,只是把市民「絕對需要知嘅野,我會畀你知」,但似乎這些「絕對需要知嘅野」,卻是充滿錯漏,以至市民隨時會被誤導。而林奮強曾身為行會成員,單是公共理財原則一部分,焉會不知情?

長和系主席李嘉誠日前稱,香港「有能力的人不出聲,無能力的人爭住做」,他事後高調澄清並非用來形容梁振英,更指如此猜測對特首不公道。而其實有關說話或許需要修正,因為可能「無能力的人」就算不「爭住做」也最少會「爭住出聲」。

順帶一提,林奮強出席的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主持人之一是商台「首席智囊」陳志雲,未知是否因為陳志雲之邀請,林奮強才「賞面」接受訪問,但可以肯定的,是縱使林奮強高談闊論了諸多謬誤與跟事實不符的高見,但陳志雲卻完全沒有作出質疑及質詢,反而多次附和,及充其量只是「糾正」百分之二十的說法是仍未確實的政策,未知「首席智囊」事後又會否以「拍紙簿」自我檢討,原來自己主持節目時,令節目內容「唔夠精準」呢?

(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商台網頁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4日 上午12:4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港鐵改稱會測試國產列車有否含致癌石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