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非女生穿短裙被禁考試 網友自拍露腿照聲援

「我們都是XXX」當事人非死即傷 撐屈穎妍如向傷口灑鹽│范中流

2015-5-21 16:37
字體: A A A

被送上斷頭台的羅蘭夫人(Manon Jeanne Phlipon)臨刑前,留下了一句廣為後人傳誦的名言:「自由自由,天下古今幾多之罪惡,假汝之名以行!」痛徹心扉的最後呼喊,同時提醒任何世代在追求平等自由時,有道隱形不能踰越的禁忌線。

但這句名言,近年一直被建制派扭曲來批評追求民主自由的公民社會,指斥這些運動不過是以道德高地的外衣來包裝,實際卻是搞亂香港,卻對香港之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集會自由等核心價值被日漸侵蝕的情況視若無睹。而今天由藍絲發起的「我哋都係屈穎妍!」遊行,就正正是假自由之名而行惡之最佳示範。

藍絲套用黃絲口號手法

「我們都是乜乜乜」這口號耳熟能詳,畢竟這跟年前「我們都是李旺陽」的口號結構一模一樣;這種類似抄考之手法,又正是藍絲去年起一貫之手法,以收集(製造)簽名來營造民意,強調自己和平非暴力(卻又不時有人動手動腳),甚至一樣主辦大型遊行。不過,當這些手法「昇華」至照抄「我們都是乜乜乜」,恐怕已踰越了那條禁忌線!

不妨由過去數次「我們都是乜乜乜」說起!

「我們都是李旺陽」運動的出現,源於因支持民運囚禁累積計達22年的維權人士李旺陽,2012年在接受有線新聞訪問後「被自殺」;事件觸動不少港人義憤,「我們都是李旺陽」的口號與標語,一時廣泛傳揚。

另一個出現類似口號的行動「我們都是劉進圖」。去年2月,《明報》原總編劉進圖在鯉景灣遇襲,一度危殆;外界一般都深信,事涉《明報》過去的調查報道。記協其後也發起萬人參與的藍絲帶遊行,表明傳媒界要向暴力說不。

法國亦有相類口號

「我們都是乜乜乜」也在法國出現,換成法文「Je suis Charlie」!今年初,法國巴黎左派雜誌《查理周刊》遭穆斯林激進份子恐襲,導致17人死亡,全球網民自發以「我是查理」串聯,一方面追悼罹難者,另一方面表達捍衛言論自由的決心,同時向施暴者表態:「殺死一個查理,還有千千萬萬個查理」。

由此可見,以「我們都是XXX」之名而吶喊,當事人幾乎非死即傷;當然沒有人希望屈小姐而流出一滴血,甚至萬一有人真的暴力對待她時,相信被視為立場相反的「黃絲帶」,也必會作出強烈譴責。

當然,藍絲有使用任何口號的自由;但當如今用上「我們都是XXX」時,幾乎等同有人因捍衞自由而流血甚至擺上性命,今天藍絲為了盲撐屈穎妍而發起「我哋都係屈穎妍!」遊行,卻變成是對這個自由精神的踐踏,甚至如向這些因捍衛自由而付出代價的人士之傷口灑鹽。

屈穎妍主動自行「滅聲」

屈穎妍強調自己在寫「自己所相信」的文章,而她近年為撐梁撐政府,屢次發表邏輯犯駁的論點甚至扭曲事實,惟面對批評時,就只多約化成自己是「被攻訐」;至於近日評論警方錯拘智障人士事件,她一句「最多只是蒙冤72小時」,更明顯是無視一個弱勢人士的人身自由被無理侵犯之事實,但她在被口諸筆伐下,不單未能提出任何理據反駁,反把自己塑造成言論自由被打壓的人士,然後拋下一句「恥與為伍」而跟《明報》劃清界線,還呼籲讀者抵制該報。

不過,當屈穎妍寫下如此的文章,近一年來多次向專欄抽稿的《明報》,卻未有任何行動,文章能照樣出街,一個聲稱自己言論自由被打壓的人,在被「滅聲」之前,原來卻會先自滅自己的發言空間嗎?由此可見,「我哋都係屈穎妍!」不單是對言論自由的扭曲利用,更如同向公眾宣示,這班人就是在認同,以歪理及失實言論來攻擊社會中的弱勢。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網上圖片、蘋果日報、幫港出聲fb專頁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5月21日 下午4:3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法政匯思網誌│跟個好師傅──trainee律師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