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射出世上最亮光束 亮度為X光機一兆倍│樂思施

轉載│支聯會「六四答問」 26條問題連答案

2015-5-21 17:21
字體: A A A

(編按:有見於外界對六四晚會及支聯會愈來愈多質疑和批評,支聯會今年發表了一份共有26條問題的「六四答問」文件,逐點回應市民的指控和質疑。)

1. 為甚麼有「六四」?

答:1989年4月至6月間在北京發生一場波瀾壯闊、可歌可悲的反貪污、反官倒和爭民主的民間運動(「八九民運」),整場運動由悼念已故前中共總書記、備受人民愛戴的開明領袖胡耀邦開始,一直以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進行。中共政權在鄧小平實際領導下,拒絕接受當時總書記趙紫陽以民主和法治的方式解決,最終於6月3日晚至6月4日清晨,用軍隊和坦克屠殺在北京街頭及天安門廣場和平示威的群眾。是之為「六四」屠殺。

2. 為甚麼要悼念「六四」?

答:在八九民運、「六四」屠殺中被傷害和屠殺的民眾和學生,都是為了爭取公義和民主的理想而被自私自利的暴政者打壓而犧牲。任何有點良心和正義感的人,在有歷史紀念性的日子悼念這批犧牲的民主烈士,並同時紀念八九民運這悲壯的歷史事件,以及對死難者家屬和受難者的支持,同時爭取平反八九民運和追究屠城責任等,這均是應有之義!在南韓,人民每年均會悼念「光州屠殺」事件,台灣亦有群眾每年紀念「二二八」鎮壓事件,都是基於同樣的情操。

3. 為甚麼要出席「六四」燭光集會?

答:在「六四」屠殺後,過去的廿五年多,大陸人民在中共的白色恐怖管治下,對「六四」噤若寒蟬。中共既不公開屠殺真相,亦不准民間調查或公開討論,但在香港這個小小的空間,每年「六四」之夜都有數以十萬計的市民在出席維園燭光集會,悼念「六四」死難者和紀念八九民運,支持死難者家屬和受難者。香港人民以良知和勇氣向強權說「不」,為大陸人民發出良心的怒吼!「六四」燭光集會在人類文明史上留下讓人肅然起敬的光輝紀錄。

4. 出席「六四」燭光集會是否行禮如儀?

答:過去二十五年,市民風雨無間持之以恆地出席「六四」燭光集會,參與者扶老攜幼不是來看表演、找刺激,而是以莊重和嚴肅的態度向八九民運參與者和「六四」死難者致敬。這點敬意是發自內心的真誠,每一個吶喊都是發乎內在的真情。故多年來,儀式都是簡單、樸實和莊重的,以配合悼念的意義。把市民參與看成行禮如儀是完全感受不到集會充溢的真情和誠意!

5. 為甚麼要平反「六四」?

答:在「六四」屠殺中,中共政權和相關領導人,不單犯了政治上的錯誤,更是違反憲法和法律,也是反人道的殺人罪。中共當時把「六四」定性為「鎮壓了一場反革命暴亂」,簡直是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的無恥謊言!一個不肯面對歷史真相,汲取歷史教訓,反而以撒謊和高壓管治人民的政權,是無法使國家長治久安的。「平反六四」就是指政府先從承認史實和承擔責任開始,糾正錯誤,撥亂反正,恢復被誣指「暴徒」的民眾名譽和賠償損失。

6. 為甚麼要「建設民主中國」?

答:民主是普世價值。民主制度下,人民享有平等的自由和政治權利。這是文明國家和社會應有的條件,支持民主是現代文明人應有之義! 香港是中國一部分,香港人爭取自己的民主,亦同時支持和促進建設國家的民主和結束一黨專政,亦是理所當然! 香港的政治在以往百多年來無論是英治時和回歸後,與中國大陸的政治有不可分割的關係。我們參與支持本地和內地的民主化,亦是非常自然合理的!

7. 平反「六四」後,中國政府要做甚麼?

答:「六四」平反要做得徹底達至公義的效果,至少須做到以下兩方面工作:

(1) 確立歷史真相—— 這不單靠政府公布官方擁有的資料,而是民間在政府協助下,成立獨立調查「六四」真相委員會(如南非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搜集資料,聽取證供,舉行公聽會,做一份有公信力的真相調查報告,作為歷史紀錄。

(2) 承擔歷史責任,包括——
追究相關人士(如仍在生者)的刑事和民事法律責任。依法檢討,公開審訊和公正判刑,亦要追究相關的政治責任,如免職下台等。
向死難者家屬道歉賠償。最近多個民主國家都對前政府的過錯(甚至已過了數十年至一百年)正式道歉,例如加拿大就以往歧視華人的人頭稅向華人道歉賠償,澳洲、紐西蘭政府向土著民的強迫子女分離家庭推行教育的政策道歉賠償,美加亦曾向本國的日裔國民在二戰時被集體拘留道歉賠償。中共政權有過之而無不及的責任。
透過教育使後代毋忘歷史。中國政府要以德國為師,絕不能學日本政府逃避歷史。要設立「六四紀念館」,編寫教科書,使下一代緊記歷史!

8. 為甚麼在香港建設民主中國?

答:過去百多年,香港這特殊的地方,一直在推進中國自由、民主、進步起著積極作用。今日香港,我們仍可扮演重要角色,保存著民主的火種,就是自由人民法治憲政民主的價值觀,並爭取在香港實現,以成功的經驗提供示範作用。彰顯民主人權法治相對專政的社會主義的優越性,來促進內地的民主。

9. 為甚麼不回大陸建設民主中國?

答:他日中國大陸進行政治改革,有一定程度的開放,我相信不少人會回內地協助建設民主。正如五、六十年代不少攜同家眷、財產回國建設社會主義中國一樣。今日香港,我們仍可扮演重要角色,保存著民主的火種,就是自由、人權、法治、憲政民主的價值觀,並爭取在全港實現,以成功的經驗提供示範作用。彰顯民主人權法治相對專政的社會主義的優越性,來促進內地的民主。

10. 廿六年的悼念,有甚麼成效?

答:廿六年來,香港港市民以堅韌的決心和勇氣,以可觀的群眾集會來為無法發聲的內地人民說出良心話,批判專制血腥鎮壓和平示威的群眾,保存民間的一股正氣和不向強權屈服的精神象徵。 廿六年的悼念亦表示人民沒有忘記過去的苦難歷史,並在香港這自由空間,努力保存歷史資料和紀錄,以至人民的集體記憶,為未來恢復公義鋪路。

11. 香港人不是大陸人民,為何要幫中國爭取民主?

答:在香港居住的大部分人,若持有特區護照,在法律上便是中國人。除了法律外,絕大部分人都是華人血統,對中華文化和民族有深厚的感情和認同,亦會覺得自己是中國人或華人。民族和文化的認同歸屬,與個人是否支持認同或忠於只有數十年歷史的中共政權無必然關係。愛中國不等如愛政府或愛共產黨!支持中國民主化,是理所當然的事!

12. 連中國大部分人都不支持、不理會民主運動,為何香港人要幫他們爭取?

答:如果中國大部分人都不支持、不理會民主,八九民運時,怎會由學運演變至北京百萬人上街爭取民主的運動,更蔓延至全國多個省市呢?為何「六四」屠殺後二十六年,中共要用白色恐怖,不斷監禁爭取民主的異見人士?現時在內地被打壓的,除了組黨結社的抗爭者,還有作家、記者、民間社會活躍人士、維權群體和律師等。 至今中共的維穩費比軍費還要高,就是要鎮壓一切民主運動和社會抗爭於萌芽階段。我們在香港可幫到的十分有限,但至少要為民主、自由、人權、公義,為被打壓弱勢者發聲!

13. 大陸人民的平均文化水平、學歷以至質素都遠低於香港人,若要中國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這是否本末倒置呢?

答:我們從不認為必須中國大陸先有民主,香港才應該或能夠實現民主。在道理上或在現實上都並非如此。從政治發展理論上的民主實踐條件論,香港享有全面成熟的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條件實行民主,我們當然遠比大陸有條件實行民主化。但現實上,在英殖時期以至回歸後,中共都是香港全面民主化的最重大以至最關鍵的障礙。 中國和香港無須亦難以同步實現民主,我們有理據要求香港在一國兩制下,先實踐全面民主,因為這既是為了香港的長治久安,亦也為中國民主發展提供經驗。

14. 如果共產黨倒下令中國社會大混亂,是否繼續維持極權,不爭取民主更好?

答:這是既自私亦是極幼稚無知的看法。首先,極權的特點就是以高壓維持管治,但歷史證明極權經常是不穩定的,極權的倒下很容易引起大混亂。其次,在極權統治下亦經常出現政治鬥爭或瘋狂的政策,從而引起亂局,在毛澤東時代的「三面紅旗」導致大饑荒大逃亡,以至文化大革命的大破壞,及後大批難民便是歷史明證。越共亦曾迫出逃亡潮,以至以萬計船民湧港。 中國實踐有規劃和得人民認同的民主發展,以香港為先,內地亦要尊重人權自由,建立法治廉政,為民主憲政鋪路,這是最有利香港和大陸。

15. 如中國發展出民主政制,香港會否失去優勢,淪為一個普通城市?

答:中國如不發展,有更大的可能會壓制香港的民主,更可能以極權心態操控香港,使香港不斷倒退,這才會使香港淪為中國一個普通城市。 中國若接受以民主改革的方向發展,便會在政策上傾向讓香港在民主上先發展起來。日後中國若能全面民主化,內地各大城市當然會有更大競爭力,但香港絕不應也不能自私地希望他人落後而顯得自己優越;我們要利用已有的優異條件,面向世界,日新月異,創出優越!

16. 支聯會要求中共平反「六四」,是否代表支聯會認可中共政權的合法性?

答:面對正在執政的中共政權,要它承認以往犯下的政治錯誤和違法罪行,並承擔責任,是理所當然的。以道德理由不承認其合法性,繼而認為不應面對這政權抗爭,是一種犬儒和自欺欺人的逃避態度。 爭取「平反六四」是持續了廿五年多民間抗爭的共同目標和口號之一。支聯會其他與之相輔相成的目標口號包括: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17. 會否因為支援中國的民運,反而令香港的民運力量、資金遭削弱?

答:香港相對整個大陸而言,是邊陲的彈丸之地。在政治實力上強弱懸殊。但我們不是以武裝實力支援中國的民運,而是利用這特殊的歷史和地理加上道德的呼喚,以自由訊息的傳播及思想文化的催化,去改變大陸,這是需要民眾的參與、熱誠、理念和勇氣,而不是大量資源和金錢。 以往,香港花在支援大陸民運的資源金錢,相對於本地政黨花在組織宣傳和選舉上的經費,可謂是微不足道的!

18. 大部分人都不在現場,如何得知事情的真相?廣場上可能沒有死傷。

答:問題不是天安門廣場上可能沒有死人,而是在「六四」當天,解放軍戒嚴部隊確實荷鎗實彈殺害了不少人,多位香港記者和學生均曾親眼目睹。這些目擊證人回港後以第一身親述歷史,「天安門母親」群體至今已搜集202名死難者(包括自己親人)遇難詳情。亦有不少文字描述當時在北京醫院堆積如山的中鎗死者的狀況。有證人指出廣場確有人死亡。軍人在「六四」期間在北京屠殺手無寸鐵的平民,是鐵一般的事實!

19. 支聯會廿六年來有何實質成績?

答:支聯會廿六年來,在義工和不少市民支持下,踏實工作,為廣大市民籌備了廿五年的「六四」燭光集會,寫下了不僅是香港,亦是文明社會感人的一頁,以及使人自豪的一章。當然,這個成就是屬於整體香港市民的。 廿六年來,我們延續社區教育,維護保存歷史真相和人民的集體記憶,除了經常到學校舉辦展覽、講座外,每年我們還會郵寄聖誕卡慰問獄中民運及異見人士,以及天安門母親,民主人權復活傳訊、「毋忘六四」長跑、民主風箏行動,「六四」前的民主大遊行。2012年更建立了全球第一所「六四紀念館」(由最初的臨時館發展至現時的常設館),向香港市民、海外和內地遊客提供歷史資料和證物展覽!

20. 支聯會的活動是否騎劫了「六四」死難者 / 「天安門母親」群體?

答:多年來,支聯會和「六四」死難者家屬包括「天安門母親」群體合作無間,並得到他們的信任為他們發聲,並經常在「六四」燭光集會上,播放他們的錄像發言,亦把在香港為他們籌得的捐款信託保管,在適當時候把款項轉交他們。 最近兩位「天安門母親」張先玲及徐珏把在「六四」遇難的兒子的遺物,包括有子彈穿過的頭盔及破爛了的眼鏡捐贈與「六四紀念館」展覽。所謂騎劫,絕對是莫須有的無理指控!

21. 支聯會廿六年來所收集的捐款到底用在那裏?
答:支聯會每年的帳目都經會計師核數後公開。多年來籌得的款項大致用作:
(1) 舉辦大型悼念活動(如「六四」燭光集會、民主遊行等);
(2) 定期作公開社區宣傳教育活動,包括展覽等;
(3) 支付支聯會秘書處和貨倉的租金和員工薪酬;
(4) 資助其他民運團體的活動和對異見維權人士的人道救助;
(5) 2013年籌款購買一個物業作永久「六四紀念館」之用,但仍須每月供款。

22. 支聯會對中共六十多年來的功過得失有何評價?

答:中共建政後的頭三十年,中國是在毛澤東個人獨裁統治下,經歷一場場極左的革命實驗,妄圖要於短期內超英趕美,建立一個共產主義的人間天堂。結果三面紅旗下的大躍進,造成大饑荒,餓死三至四千萬人,其後毛發動文化大革命,在全國掀起人民內部殘酷鬥爭,造成千萬人慘死。這些人禍不是簡單的把毛的功過七三分可說的。毛死後,鄧復出帶動三十五年的經濟上的改革開放。這方向是正確的,但可惜他沒有勇氣和魄力推動政治改革,甚至犧牲了自己一手培植出來兩位開明的領袖胡耀邦和趙紫陽,並以「六四」屠殺扼殺人民對民主改革的訴求。 三十五年持續的經濟開放環境中,政府和官員在沒有政治制衡及人民監督下,利用權力行使經濟特權,操控市場,強徵人民土地,罔顧環境保育和工業安全,而掠奪大量不義之財。在官僚群帶資本主義下,造成官商勾結,貧富懸殊,貪腐泛濫,法治人權被踐踏,這是今日中國崛起付出的代價。

23.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中國的富強,為何仍要反對這政權?

答:首先要說清楚今日的中國是否真正的富強或是怎樣的富強。中國今日的人均生產值(GDP per capita)只是7,300美元,是中等國家而且貧富懸殊,在貧窮地區仍有不少沒有社會保障和教育,雖然中國已有不少億萬富豪。 今日中國雖在世界經濟上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但主要是中國的財富不少集中在黨團企業中,故利用綜合國力來玩國家資本主義的遊戲。但這些財富是絕大部分平民百姓可分享嗎? 中國在國際外交和軍事國防上,表現為一個強國,但對內則對人民和公民社會極度虛怯,每年花數千億元維穩費來監控人民,鎮壓異己。只是用文字倡議民主自由憲政中國的劉曉波被囚十一年,連發放人所共知的「七不講政策」的記者高瑜,亦被判刑七年。 今日中國的官僚權貴,有如清代皇朝的滿族,享有特權富貴。有良心犯卻要陷文字獄,家人亦受株連。這種富強是屬於中國人民享有的嗎?能夠長此維穩下去嗎?

24. 不少中國學生來香港讀書只是希望賺錢,不理政治,支聯會如何向他們宣傳民主或「六四」訊息?

答:共產黨可以剝奪言論自由,控制資訊流通,使人民不知道歷史真相,亦可用宣傳教育洗腦,用權力金錢利誘年青一輩要他們全心全意擁護共產黨。但這些手段總不能全面泯滅人的良知,內地人來到自由的香港,呼吸到自由的空氣和體驗到自由的生活,再接收真實的「六四」訊息,總會反思這大是大非的問題,總會有些人深明大義!總的來說,支聯會對人的良知是有信心的。

25. 為甚麼不悼念其他天災人禍大屠殺,只悼念「六四」?

答:一個自由開放的社會,總有不同的群體和組織,依據自己的感情和信念,去選擇對甚麼不幸的事件或悲劇作悼念。支聯會選擇悼念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作為我們爭取恢復正義和人權及爭取民主憲政中國的必要手段。 中共未來的政治民主改革,必須從肯定八九民運和平反「六四」死難者為起點,因為這是最有象徵意義的行動。若不經此起點,從歷史正義出發,任何民主改革都是虛偽的!

26. 很多中國旅客本身是中共獨裁政權下的得益者,只希望社會安定,支聯會如何向他們宣傳民主或「六四」訊息?

答:現時每年到港旅遊的大陸訪客超過四千萬人次。他們來到這裏,很多時對香港街頭常見的遊行示威,以至法輪功的靜坐抗議感到好奇,不少人會問,香港政府為何不慌張?警察為何不拉人?社會為何如此安定,一切正常?他們漸感到甚麼是自由法治和一些民主的氣氛。內地人不少經歷過政治動盪,故希望安定,但亦會思考中共政權如此富強,仍要高壓統治。如果經濟衰退下滑,政治權鬥,社會可安然嗎? 所以,中國要長治久安,大家可以保障個人的財產和權益,必須有一個良好的管治制度來公平解決社會衝突和合理分配社會資源。民主改革是唯一出路,否則類似「六四」鎮壓事件,將會以不同規模和形式,不斷出現!這是現時的中國人民希望見到的嗎?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5月21日 下午5:2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二千員工包圍麥記美國總部 爭取上調最低時薪│樂思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