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高:這個選舉過程,是透過全民表決,把絕對權力交到一人手中,這是我拒絕同意的事。

吳靄儀踢爆袁國強 早知一地兩檢無可能│范中流

2015-5-22 11:57
字體: A A A

為解決一地兩檢的爭議,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與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日前到深圳,與港澳辦官員會面商討;同日晚上,無綫新聞引述政府消息,指政府內部有多套「一地兩檢」方案,而袁國強在當日會面後,就表示雙方目標是在高鐵通車前,處理好「一地兩檢」的法律問題,同時指「高鐵其實係經濟交通民生嘅事,唔希望喺呢方面將問題太過政治化。」

高鐵配合大陸「四縱四橫」規劃屬政治工程

如果高鐵只是經濟交通民生之事,又豈需要特區的首席法律顧問出馬?最少,相關法律問題已涉及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的憲制層次;何況,高鐵香港段既是內地規劃「四縱四橫」高鐵網絡的一部分,由來都是一個政治事件。最重要的是,昨日一篇文章,就間接踢爆袁國強本人,於一地兩檢的法律立場,是如何前後矛盾,以至在涉及利益衝突下,同時示範如何打倒昨日的自己。

立法會法律界前議員吳靄儀昨日便發表文章,以〈提醒懶惰議員〉為題提醒公眾,近日所有針對一地兩檢的所謂「解決方法」,早於當年立法會討論高鐵撥款期間已經提出:例如深圳灣口岸的「一地兩檢」,其實並非高鐵香港段可參照的「先例」,因深圳灣口岸根本在大陸境內;「法律學者」梁美芬接受無綫新聞訪問時提出的美加例子,亦是主權國之間的協議,香港跟內地卻不存在如此對等關係,且受《基本法》第18條約束。

政府曾秘密諮詢大律師公會

吳靄儀同時透露,原來在2007年初,立法會審議《深圳灣口岸港方口岸條例草案》時,泛民已警覺到,不能讓它含混變成在香港實行一地兩檢的先例,且由於涉及重大憲制及法律問題,政府當年更秘密諮詢過大律師公會之意見。

其中提出的一點,就是當時人大授權港方在內地境內執法,為何未經納入附件三就可在特區實施。大律師公會意見認為,那也是內地一次過性質的行政決定,無一般規範性,是故不是「法律」;惟政府就堅持人大決定是「法律」,卻「同意」大律師公會不必納入附件三,成了極壞的先例。

吳靄儀認為,當年驚動人大常委會及國務院,費勁打開一地兩檢之門,志不在深圳灣口岸,其實是為高鐡一地兩檢鋪路及試水溫。她同時「溫馨提示」:「純屬巧合,2007年的大律師公會主席,今天是律政司司長!」說的正是袁國強。

換言之,今時今日到大陸商討一地兩檢的袁國強,跟當年領導大律師公會,向政府提供法律意見,以至認為一地兩檢,會如何破壞一國兩制與港人治港的袁國強,其實是同一個人!

而袁國強打倒昨日的自己,更早有前科!

去年6月,國務院突發表二萬三千字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大律師公會當時發出聲明,引述律政司司長袁國強2008年出任大律師公會主席期間,公會對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三權合作論」的回應,以反駁《白皮書》中將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列為「治港者」,要求他們愛國。

回應《白皮書》袁國強已打倒當年自己

但當時已貴為律政司司長的袁國強卻回應,稱:「我唔明白點解大律師公會有呢個講法,呢個絕對唔係我理解呢個《白皮書》嘅意見」,強調自己不認同公會的看法,同時更為《白皮書》辯護,堅稱「治港者」包括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即試問就係話如果我哋香港無司法,我哋點樣去執法呢?無執法,我哋點樣去如何管治一個地方呢?所以兩個係無衝突嘅。」試圖將法官和「治」(管治)扯上關係。

一天之後,袁國強再向傳媒解畫,引述《基本法》104條指條文已規定法官與司法人員,也要與特首及主要官員議員一樣,都得宣誓擁護《基本法》,和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已是愛國愛港的體現,是「愛國愛港在《基本法》中對他們的要求」,真人示範把愛國愛港四字,硬套入《基本法》框架之上。

最後,他更索性講明,自己當年是從法律專業角度看問題,現在他就從「整體政治角度」分析。

當年《852郵報》就曾有文章指出,袁國強如此隱含認同法律不過是整體政治中一部分的思維,他往後在律政司司長任上,真的遇到大是大非的問題時,究竟是會站在公義一方,還是繼續替政治服務?現時看來,在一地兩檢一事上,似乎是一語成讖。惟有人卻可厚顏呼籲,不希望問題太過政治化,不是在自打嘴巴嗎?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5月22日 上午11:5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超人四叔彼得狐的枕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