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反離保」紀念書遭全面查封

一地兩檢的六個不可能│范中流

2015-5-22 13:45
字體: A A A

關於足以主宰高鐵是高速還是低速的一地兩檢問題,在近六年時間了無寸進下,因嚴重超支加無限期延誤等爭議爭議,在「火燒連環船」效應下重新再惹關注,以至不斷有人重提當年早已提出的所謂「解決方案」。到周三(20日)晚,無綫新聞則有以下報道:

據了解,負責內部設計的承建商已經按政府指示,假設實行到一地兩檢,去研究如何分隔過境禁區。內地和香港首次實行一地兩檢,是在西部通道。當年是經人大常委會批准,在不改變邊界之下,容許香港的司法管轄區,伸延到內地。

換言之,政府的取態,似乎是會在西九的高鐵總站落實一地兩檢;但方案都尚未確定,以至隨時不獲通過或面對法律挑戰,當局現時已要承建商作研究,是否又徒添額外成本,令超支更嚴重?還未計如果有關部分一直未能落實,當日招標時,又為何可落實相關車站設施的設計?

再整理坊間曾討論過的所謂「一地兩檢」方案,在《基本法》框架的限制下,其實已有著六大可能,足以為一地兩檢判「死刑」。

第一,是不可能由內地人員跨境到香港執法。「法律學者」、立法會議員梁美芬近日提出,認為內地執法人員可在香港有限度執法,其「高見」是「同過關有關的法例可以定一個範圍,我覺得這是事在人為。」但除非梁美芬認為,跟內地出入境相關的法例不是「全國性法律」,以至可以凌駕《基本法》第18條中,「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之條文,不然內地人員跨境到香港,只會是無法可執。

第二,不可能有限度執法!綜觀外國例子,有人提出可參考美加的情況,美國在加拿大機場設櫃位,美方執法人員可為前往美國的旅客提前進行入境檢查。但執法人員權力受限制,只限執行出入境相關法例,無權脫衣搜身,亦沒有逮捕權。問題是,美加雙方是地位對等的主權國,彼此間亦沒有獨一無二的《基本法》約束,自然可以訂立協議,如此例子不可能搬來香港。還未計就算是有限度執法,都一樣已經執行了法律,有違《基本法》第18條。

第三,不可能用科技如e道解決問題。本欄早前已就此撰文分析,即使只當市民以e道出境,不經人手,但也已實體地進行了出境的法律程序;如果內地法律不在香港實施,那又如何有邊境可以出入?而且,e道也需要人手協助失靈等情況,以至在出入境時,有海關人員檢查乘客的行李;如此種種,都不能靠科技來解決而需要人手應付。

第四,不可能在列車上檢查及清關。如果退而求其次,當列車離開香港範圍才於車上安排人員檢查,又是否可行?首先的限制,是高鐵線港深廣段在大陸的第一個站,跟羅湖邊境只有數分鐘車程,時間不足以處理手續;其次,檢查行李等也不能靠肉眼,難道屆時列車要配備X光機等設備?

第五,有泛民議員就提出,中央可授權港方人員,執行兩地的出入境法例;惟這個同樣並不可能,並反映建議只是自欺欺人。因為就算是授權了港方人員,也是在執行內地法律,因而有違《基本法》第18條。當遇上個案涉及大是大非關頭或中港根本分歧時,有關人員是聽令港方上司還是更在「上頭」的大陸指令?何況,惡例若開,由此衍生,大陸是否也終有一日,可以授權港方人員在港境內拘捕港人,控以大陸違法的尋釁滋事?

第六,不可能「改變」香港版圖。無綫新聞報道中指,「據了解,為了避免內地人員在香港執法出現的矛盾,另一個建議是「改變」香港版圖」,民主黨涂謹申就提及,有人思考把香港地底一小部分地方從香港版圖劃走,變成內地人員在內地執法。但涂謹申或認為壞處只是香港縮小,但其實更壞處是當《基本法》無到。

有關報道有作出補充,指出香港特區的劃界是由國務院頒令公布,改變劃界理論上不用觸動《基本法》,惟香港特區的劃界,同時也是全國人大在1990年4月4日會議通過的,雖然是指明由國務院另行公布,但已反映程序是觸及國務院及人大之議決。而且,有關的決定載列到《基本法》的相關文件之中,故已被視為是「法律」的一部分。故此,「改變」香港版圖之先,恐怕先要釋法說明權限,然後才作出「改變」;但此例一開,下次是否又可以「改變」香港島變成大陸範圍?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港深廣高鐵工程網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5月22日 下午1:4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袁國強田北辰談高鐵 齊犯「沉沒成本」謬誤│范中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