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收回高球場建屋 梁振英未效法解土地不足

李家傑針對港大民調 徒添市民憂中央干預

2014-3-4 23:42
字體: A A A

恆基主席李兆基長子、身兼恒基中國董事長兼行政總裁的全國政協常委李家傑,今日在港澳政協與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會面期間,點名批評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李家傑指出,港大民調總是在關鍵時候,發表對中央、特區政府、愛國愛港陣營不利的民調結果,為反對派訴求營造民意基礎。

李家傑又指反對派一直在操弄民意,愛國愛港陣營必須扭轉民意上的被動,對症下藥。李家傑建議由八大商會設立民意調查基金,邀請國際著名機構與中文大學及科技大學合作。他又指,因為香港大學的品牌加上其他因素,令鍾庭耀做的民調成為最具影響力的一個,這個局面必須予以改變,愈快愈好。

董建華郝鐵川曾表不滿

李家傑指責港大民調總在「關鍵時候」發表針對政府的民調,到底關鍵時刻所指的是甚麼時間?《852郵報》翻查資料,發現能證實香港及中央政府曾公開對港大民調表示不滿的,包括在2000年,時任行政長官董建華由於有感民望拾級而下,於是透過行政長官高級特別助理路祥安,要求當時的港大校長鄭耀宗及副校長黃紹倫向鍾庭耀施壓,要求港大停止有關行政長官及政府的民意調查。

此外,在2012年,中聯辦文體部部長郝鐵川批評鍾庭耀有關香港人身份認同的調查,將中國人和香港人的身份予以對立,做法不夠科學。恰巧,當年香港人自認爲中國人的比率,由2008年的接近40%,下跌至當時的不足20%。由此路進,李家傑所指的「關鍵時候」,有可能是指香港官員民望低落、或者香港市民厭惡中國人情緒高漲的時候。

倘若港大民調資訊只選擇在這些日子或年份進行民調,則李家傑的指控或者成立。然而,本報翻查港大民調網站,發現不論特首是誰、特首的民望高低,均會在每一個月進行及公布特首民望調查。同樣道理,無論香港人的本土意識增加減弱,有關香港人身份認同的調查自1997年起,亦是每半年便風雨不改發布一次。

另外,本報並未發現港大民調曾因任何特別事件,打破上述的民調規律。因此,除非李家傑一如董建華的思考模式,認為港大民調須在政府民望低的「關鍵時候」,即必須停止做研究,否則李家傑的指控,是「肯肯定」不能成立。

李家傑意欲在港大以外另起爐灶,其實並無問題。正如香港電台引述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蘇鑰機表示,做民調沒有專利,任何組織都可以做,問題是做出來的調查是否有公信力。李家傑提出由八大商會設立民意調查基金,如果這個基金並無任何附帶條件,則香港社會應當無任歡迎。

中大民調拒受操控

然而,倘若李家傑及其商會朋友要求中文大學及科技大學在「關鍵時候」停止民調,或者要求大學們操弄民意改為中央、特區政府或某一方面說話,則屬於嚴重干預學術自由的行為。中大亞太研究所社會與政治研究中心聯席主任鄭宏泰今晚回應時便強調,中大會堅守科學、理性及客觀的原則,不接受任何有操控的民意研究。由此看來,李家傑認為中大和科大較易合作,恐怕是一廂情願。

須知道,學術自由得到香港的《基本法》(見註)所保障,是香港不容挑戰的重要價值。客觀中立的民意調查所以重要,是因為它能準確地反映一地的民情,讓當地政府知所參考。

然而,文化人梁文道在上星期的反滅聲遊行中,便曾痛陳現時的香港政府,就像一個患上癌症的病人,當醫生正確地診斷他患上疾病時,病人不是感謝醫生的正確診斷能讓他及早治療,而是不接受現實把醫生殺死。

梁文道的說法,本來是應用在香港政府打壓新聞自由的做法。想不到言猶在耳,李家傑今日竟然又在與張德江會面期間,顯示了原來某些既得利益者為了自身利益,對香港的學術自由亦正磨刀霍霍,完全不願意接收及理解民間的怨氣。李家傑的言論,雖然未必能夠代表中央的想法,然而,香港市民看在眼內,肯定對中央政府會否試圖操弄香港民意,又多了一分疑懼。
(註)
根據《基本法》第一百三十七條,各類院校均可保留其自主性並享有學術自由,可繼續從香港特別行政區以外招聘教職員和選用教材。

(原圖來自美國之音(左),蘋果日報(右))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4日 下午11:4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商台員工離職被指要承諾守秘 律師:可以拒簽 現無義務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