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歌唱大賽冠軍:我們都是英雄,不論我們愛誰、我們是誰,或者我們有甚麼信念…我們都應為社會上的弱者站出來,讓他們變得強壯。

翟紹唐撐袋住先要答三問題 亂談民意示範董朝思維│范中流

2015-5-24 16:30
字體: A A A

今年初獲前特首、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邀請,加入其智庫「團結香港基金」成為成員的前監警會主席、資深大律師翟紹唐,今早接受無綫新聞的節目《講清講楚》專訪,明確表態支持「袋住先」。

翟紹唐解釋支持「袋住先」,當中原因之一,是會「原地踏步」。他先以「開明」之態直言,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有很大修改空間,然而仍認為應先行出一步,更引古語有云:「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袋唔袋呢?)唉,呢個係一個好困難決定,接受咗之後,下一步我都睇唔到向更好方向走,到時我就知道信唔過。但如果第一步都唔行,我行唔到呢步,只係話我唔信你,所以我唔接受,咁永遠坐原位。」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比喻事情必須先開一個頭,才可逐步進行;以至再艱難的事情,只要堅持不懈的行動必有所成。但這套用到政改之中,卻恐怕是絕不貼切!

第一,須知道,政改的千里之行,早已走出了很多步,但現時要落實普選,如果明知向前走的一步將走向不能到達目的地的歪路,哪翟紹唐還認為應「行住先」?

至於翟紹唐認為「下一步我都睇唔到向更好方向走,到時我就知道信唔過」,哪萬一今天接受「袋住先」而往後出事,不是恨錯難返嗎?

事實上,落實普選不像結婚,結婚就算是嫁錯郎或娶錯妻,都尚有一個「離婚」機制,但政改卻不設回頭路,如果屆時真的沒有更好方向走,哪如何是好?到時才恍然大悟「信唔過」,又可以如何?翟紹唐並未能提供答案,比起叫人「結住(婚)先」,恐怕更不負責任,賠上的隨時是香港下一代的未來。

第二,翟紹唐同時還反問否決後的結果,質疑「每個人都上街去示威?香港會點呢?跟著五年、十年,香港點去發展呢?」但翟紹唐不妨回看97後香港一路走來的路,香港的發展其實未有停步;反而令香港競爭力下跌的原因,更多是因為發展單一與官商勾結等造成的深層次矛盾已陸續爆發,加上制度崩壞,萬一通過了現時的政改方案,由提委會延續小圈子的特權,更隨時令現存問題進一步惡化。

更何況,無權無勢的市民爭取應有的權益,為何不是由政府聽取民意作出回應,反要要市民來接受一個有問題的制度繼續存在呢?

第三,身為資深大律師的翟紹唐,今早更同時利用民意數字來表現語言「偽」術,他在回應現時民調有最少三成人堅持「不袋住先」時,竟如此說:「若有三成人的不接受,但有七成人、或多於三成人是接受的,是否有地方可讓步呢?為何三成人覺得不接受,其他的七成人便要被這三成人去牽制呢?」

如此的說法,跟2003年董建華在任時,七一遊行有50萬人上街後,卻換來有人指香港仍有大量市民沒有上街作回應,背後思維實如出一轍,卻同時是陷市民於不義。而這位當年的特首,今天就利用智庫請來翟紹唐加入,似乎更是找到知音人。

須知道,現時反對政改的民意比率,固然已經接近四成,餘下的民意亦不是全部支持方案,最多只有約四成多,所以套用翟大律師的邏輯,大家是否更要思考,為何全港市民又要被這四成多人「牽制」呢?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無綫新聞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5月24日 下午4: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讀者投稿|Wotan:香港中產的諸神之黃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