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啟榮網誌│北海道看花

無證童事件陳婉嫻卸得就卸 向入境處施壓論自揭利用公眾│范中流

2015-5-25 21:25
字體: A A A

12歲無證男童「懷仔」上周在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陳婉嫻安排下,無遮無掩召開記者會事先張揚自首,繼而被安排到黃大仙大成小學接受學習能力測試,結果演變成本土派到大成小學抗議,社會亦激烈討論是否須對懷仔「依法辦事」。

作為事件的始作俑者,陳婉嫻今早就出席電台節目,圖為自己的決定及安排解畫,同時想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稱自己只是協助懷仔自首,又指懷仔逾期留港是犯法,自己事前無從查證其說法是否屬實,應留待兩地政府繼續調查。

另一方面,陳婉嫻又否認,當初是太高調公開懷仔個案,對此也沒有後悔;但她又透露,自己當初接獲懷仔方面求助時,也曾想過「收埋」懷仔,但最後以懷仔已留港9年為由,最後決定索性連口罩也不須戴,讓懷仔等人面對公眾。她承認,如此做法踩界的同時,也是想藉公開事件給予入境處壓力。不過,陳婉嫻今早又說,支持入境處應秉公辦理。

觀乎陳婉嫻今早種種說法,明顯有不少犯駁之餘,更至少有三大不當!

第一,當事人「懷仔」及其外婆本意如果只是自首,其實根本不用事先張揚,甚至不用陳婉嫻如此「幫忙」,兩人最多只是需要一位律師而已。

而陳婉嫻今早說:「佢已經匿藏九年,曾經考慮不讓他出來,曾經考慮戴口罩,考慮過很多內容,不過社工說不需要。」然則,哪是否每名逃犯,都應該在自首前高調在公眾前亮相?這些自首者又要這種「陳婉嫻式」幫忙嗎?若然如此,那香港恐怕會多了很多的記者會,甚至令每個自首都變成做騷。對當事人跟執法人員雙法,又究竟有什麼好處?

第二,觀乎過去這些要向公眾公開的個案,幾乎都是在當事人於現行制度內走投無路,才透過訴諸公眾以圖換取同情,從而望政府酌情處理;但懷仔個案似乎一開始即未經歷當局應有的執法及調查程序,陳婉嫻即已明言希望讓當事人可以留港,既對執法一方構成不必要的壓力,更反映有人視法治如無物。

以去年佔領運動為例,都未見有參加者表示希望獲當局或法庭酌情處理而獲判無罪吧,卻已經被狠斥犯法就是破壞法治;哪現時的陳婉嫻,正是作出最好的示範吧!

第三,陳婉嫻一邊稱支持入境處秉公辦理,一邊又說要向公眾施壓,既是秉公辦理,她當初又為何要施壓?說穿了,她只是在利用公眾。

至於陳婉嫻同時承認,自己事前無從查證懷仔的說法是否屬實,但其實她有絕對責任及基於公眾利益先盡力查證;情況跟一名產品代言人,在產品出事後卻稱自己從未了解過產品的表現一樣。

另外,從人道出發,是否讓懷仔留港,還有著一定討論空間;但明明涉及法律、人情與人道,陳婉嫻卻提出要有大愛精神,最終卻是由交予當局判斷。為了達成目的,陳婉嫻倒是無所不用其極。

最後,陳婉嫻表示自己被罵沒有所謂,同時批評有人衝擊學校與影響小朋友,認為這是意料不及。實情是,反對者只是到學校外示威,陳婉嫻就將他們
說成是「衝擊學校」,指控失實之嫌,更自揭無視這是近年中港矛盾不斷升溫的可能後果。

當建制派近年不斷強調要「依法辦事」,陳婉嫻自己卻支持犯法,她似乎應該記起自己當日評價吳秋北的那一句話,就是「經驗唔夠」吧!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5月25日 下午9:2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洪秀柱父曾受國民黨逼害 台總統選舉變兩女之爭?│范中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