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2Talk】《人民日報》都頂唔順抗日膠劇

持行街紙無證童究竟可否在港讀書?│范中流

2015-5-26 20:52
字體: A A A

關於12歲無證童懷仔的風波,已引伸出一個極具爭議的問題:究竟懷仔在只持有行街紙的情況下,在港應否也有接受教育的權利?

有關注人士憂慮,此例一開,隨時會冒出更多個案,令現時的教育系統及資源不勝負荷;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今天就證實,已收到懷仔的入學申請。

翻查資料,2002年時港府就曾行使酌情權,批准過無證兒童在港讀書;但時任入境處處長的葉劉淑儀今天就強調,當時只是基於人道立場才予以批准,除非有特殊理由,入境處才會考慮運用酌情權,並直言收公帑資助的學位,「唔應該畀佢咁讀」。

教育局入境處互相推卸

不過,入境處昨日已經指出,教育局收到入學申請後會諮詢他們,最終懷仔能否入學也是由教育局決定;兩個在今次事件中主要涉及的部門,似乎在示範互卸神功。

但近日有份就事件發起遊行的組織青年新政,則找出2001年保安局發出的聲明,引述局方的說法,稱手持行街紙的兒童,按規定無權入讀本地學校,從而反駁入境處昨日的說法。

查以上各說各話,若果翻查法例條文,卻恐怕是「有得拗」;如果政府是尊重《基本法》,更隨時沒有拒絕的餘地。

法例指明6至15歲「任何兒童」要入學

現時香港政府為6至15歲的兒童,提供9年免費及基礎教育,根據《教育條例》第74及78條規定,家長有法律責任確保子女定時上學,其中第74條第一款列明:

「如常任秘書長覺得有任何兒童不在小學或中學就學而無合理辯解,可在進行他認為需要的探究後,採用指明格式向該名兒童的一名家長發出入學令,規定其安排該兒童定時就學於該命令所指名的小學或中學。」

單是條文中「任何兒童」四字,似乎已反映所指的兒童,應不受國籍、身體狀況甚至是否合法居留的問題所限而有別。

何況,《基本法》第39條中列明: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和國際勞工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繼續有效,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予以實施。

香港居民享有的權利和自由,除依法規定外不得限制,此種限制不得與本條第一款規定抵觸。

《兒童權利公約》保障兒童接受教育權利

在第39條第二款中,所談的抵觸是指「香港居民」,而「香港居民」按《基本法》第24條的定義,是包括永久性居民和非永久性居民,無證童明顯不屬其中。不過,香港屬第一款中提及的公約之締約國及地區,而這些在香港適用的公約之一,就有《兒童權利公約》。

根據《兒童權利公約》第2條,「締約國應尊重本公約所載列的權利,並確保其管轄範圍內的每一兒童均享受此種權利,不因兒童或其父母或法定監護人的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民族、族裔或社會出身、財產、傷殘、出生或其他身份而有任何差別。」第28條就再確認,「兒童有受教育的權利」及「所有兒童均能得到教育和職業方面的資料和指導」。

故此,餘下便只留下兩個問題:

第一,懷仔或其他無證童,是否屬「香港特別行政區管轄範圍內的兒童」?第二,懷仔或其他無證童是否屬於「兒童」?如果兩者答案皆屬「是」,他們是否有接受教育的權利,答案似乎已呼之欲出。

葉劉當年說法或可被司法覆轍

至於此例一開會否觸發更多個案曝光,當中的責任,固然不在這些兒童身上;公眾更應該要問的是,為何執法部門未能嚴格把關,以至讓偷渡及利用假身份的兒童成功入境呢?

再退一萬步說,如果大家認同教育及醫療等,其實都屬基本以至是人道的權利時,當一個無證童有病急需公營醫療服務時,又是否要等到醫管局及入境處互相推卸,從而決定是否「酌情處理」?

最後必須指出,以上的討論,並不涉及「左膠」與「本土」之爭,只是從法律層面提出討論;而2001年時任保安局局長的葉劉淑儀,當天一番表明持行街紙兒童不能在港就學的說辭,或許隨時會面對司法覆核。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5月26日 下午8:5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倫爺網誌│從「談雅然案」探討肖友懷合法來港的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