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漁夫被劍魚「刺死」│杜連魁

陳廷清

-浮白過客

半退休專業人,《電影雙周刊》創辦人之一,火鳥電影會份子,老鬼影評人,近年仍醉心於攝影和獨立錄像製作,浮沉於映像文化。

陳廷清網誌│校園欺凌的韓日事件簿

2015-5-31 22:22
字體: A A A

校園欺凌事件,相信每日都在發生,至少這個題材,同時出現在近期上映的韓國片《我要做男神》,以及日本電影《所羅門的偽證》。看來這個題材,是有關青少年電影的普遍素材。只是落在不同電影人身上,會出現不同風格的作品。

改編自漫畫的《我要做男神》,周元飾演的男主角,一開始就扮相老土,受盡同學的欺負,成為他成長的創傷,亦成為日後被攻擊及揭發往績的藉口。但影片卻同時為這類型電影帶出積極的元素,片中的時裝達人成為周元作潮人打扮的指導,他的名句就是:唯一可以打敗有錢人,就是要穿著得比他們更加有型,而不是靠名牌服飾。

影片最後的男神角逐大賽,周元在決賽時雖然被對手打傷,滿臉傷痕依然堅持上台表演,演繹出堅毅姿態,盡顯男性剛毅風格,戲劇性地奪得冠軍,泡製出戲劇性高潮,使片中人物從校園欺凌陰影下解脫出來,創造出新局面。

日本導演成島出改編自宮部美幸同名推理小說的《所羅門的偽證》,卻沒有韓國片《我要做男神》帶著漫畫活潑節奏,而是充滿推理偵查命案的森沉氛圍。影片同樣是有關校園欺凌,甚至發生學生死亡案件,而引起社會和學生自己的關注,要追查同學死亡的真相,並在學校開庭公審,過程相當引人入勝。影片上集,提出「只講不做,偽善者」的金句,在各個同學個性行為的描繪上,都有相當發人深省的細緻刻劃,顯示出同學們比一些老師真誠,教育界充滿偽善的面孔,令人側目。

這兩部有關校園欺凌題材的電影,無獨有偶在情節上,欺凌行為的主導權,都落在家境富有的同學身上,但有趣的是這些人物,在自己本身的家庭,卻是處於被父親壓迫的位置,安宰賢在《我要做男神》飾演的富二代元浩,與清水尋也在《所羅門的偽證》扮演問題學生頭目,都是回到校園就改過頭來,找弱小的同學作為欺凌的對象。似乎這個心理反射因素,成為欺凌行為的源頭,構成校園欺凌類型電影的基礎原始細節,看到表面強者的角色,本身亦備受壓抑因由的另一面。

(img.cinematoday.jp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5月31日 下午10:2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林鴻達網誌│城邦自治的「芬蘭化」狐狸尾巴露出來了